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她27歲被封殺,49歲老公劈腿還遭毀容

前不久,邵氏女星李菁獨自在家中離世,卻多日都無人知曉的新聞,引來了不少人唏噓感慨。

媒體起的標題很是聳動:“沉迷賭博敗光家產69歲娃娃影后暴斃家中”,只此一句便概括了一代美人的一生。

舊時光里的邵氏女星,身上似乎都帶有一絲悲劇色彩,她們經歷之坎坷,很難說用一兩句話便能道盡的。

不過,時間是單向的,有的人在歲月里沉落,造就了悲劇了半生。而有的人一生都在與殘酷的命運作殊死搏鬥,於是總能在絕望中尋得一線生機。

後者的代表,比如鄭佩佩,比如邵音音。現年68歲的邵音音,有一張常人看了難免會覺得“嚇一跳”的臉。年輕一代知道她,也是通過她那張略顯“嚇人”的臉。

前兩年有不少媒體把她當做整容失敗的典型案例,來教育愛美的女性千萬別整容……..

但邵音音自己倒看得開,自己向港媒傾訴了她那段整容血淚史。

原來是她十幾歲的時候,去陪朋友割雙眼皮,被整容醫生遊說整容。

她抵抗不了女人愛美的天性,於是花60元買了一針硅膠打到下巴,希望下巴彎彎的更漂亮,卻不料硅膠里含有致癌物質。

後來人至中年,她不幸在家中失足,縫針時又導致硅膠移位,導致臉部歪斜。她本想求醫再整,卻被告知再整會傷到神經,如是這般,整容終變成了毀容。

年輕時的邵音音是極美的。她生了一張瓜子臉,眼睛也是水汪汪的,百媚千嬌的很是撩人。

不過,在那個男權社會,貌美又出生貧寒的女子普遍都很難支配自己的命運。

起初邵音音,是輪船的護士,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得了李小龍的青睞,李小龍叫她去試鏡,因而入了娛樂圈。

因為是新人,邵音音曾被受演藝圈前輩的欺壓。其中最觸目驚心的可能莫過於,她給某個前輩的女兒洗過血淋淋的內褲。

後來她又陰錯陽差的認識了吳思遠導演,被騙去拍了一部風月片。關於風月片這事兒,我們都知道,一旦打上了艷星的標籤,一個女明星而言,想翻身是很難的。

起初,邵音音也是怨過的,但最後她終究選擇了諒解:“什麼坎坷路都是自己找來的,自己不懂得保護自己,很多事情不知道,太相信人家,發生的事情就自己承擔,除非你自殺死掉。”

這之後,她拍了整整十年的風月片,成為了邵氏歷史上最久負盛名的“肉彈”。從窮苦人家的小孩,到最星光璀璨的紅星,在這個過程中,邵音音不是沒有迷失過。

後來回憶起那段時間,她曾毫不諱言的說“一朝得志,自我膨脹的不得了。”

但人生總是磕磕碰碰的,在最紅的時候,她從高處跌下來了。那是1977年,她合作李翰祥拍了《新官人我要》。

《新官人我要》取材於傳統戲曲故事《玉堂春》,是蘇三起解的情色版,堪稱香港香艷電影的里程碑。

憑藉這部片子,邵音音走上了“戛納電影節”的紅毯,那是她前半生最風光的時刻了。

我想那個感覺是我一生當中最忘我的快樂,好快樂啊!康城真的那個海那麼藍,那麼乾淨,路上一點塵埃都是沒有,然後路上一堆好萊塢明星,電影明星電視明星,坐在路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那邊喝咖啡,然後我身邊又有德國翻譯,法國翻譯,又有英文翻譯,還有一大堆電視台的人跟著我走,好開心。

說起邵音音當年的紅毯造型,也是一絕,那日她以一襲粉色肚兜,驚艷了全場。

國際公司也對她有了更深的興趣,美聯社稱她為“China Doll”,一切都指向更好的所在。

但就因為這一句“China Doll”,她的演員夢碎了。“China Doll”這一說傳回香港,被翻譯成了“中國娃娃”,而台灣當局認為應該是“中華民國娃娃”,把她當成大陸間諜。

台灣是當時港片最大市場,被封殺之後,邵氏、嘉禾都不敢再找她拍戲。

不過,比拍不了片,更令邵音音心寒的是人情的冷漠。和一群人接受採訪,媒體會叫她站開一點,因為照片中不能有她,“雖然知道沒有惡意,但那麼多人開心拍照,只有我一個人站在一旁哭。”

而因為怕受牽連,周圍人都不敢跟她講話,“怕空氣里傳到細菌”。

她在台灣生活的母親因為她成為眾矢之的,那些曾經和善的鄰居不僅拿石頭砸她的母親,還燒了她母親的車。

最絕望的時候,邵音音有想過自殺。她把滴露、老鼠藥、洋酒、白酒,還有洗廁所用的白粉等各種具有腐蝕性刺激性的東西兌在一起,想要喝下去了結自己。

但她命大,她的胃受不了,在廁所全吐了出來,那些強腐蝕性的液體甚至把浴缸都腐蝕掉了。

逃過一劫的邵音音,帶著莫大的冤屈和毅力,轉戰到東南亞唱歌,還到了一些歐美國家工作,全世界地奔波勞碌,賺取生活費。

也是在東南亞唱歌期間,邵音音認識現在的丈夫馬來西亞富商陳耀發。

相識不過兩年,邵音音便迫不及待的與陳耀髮結婚了,她把陳耀發視作一根帶她逃離娛樂圈的浮木。

但卻不知她視作救命稻草的婚姻,只是陳耀發同友人開的一個玩笑。

婚後邵音音生下一女一子,但陳耀發出軌就從未斷過。

甚至於陳耀發每一個出軌對象她都見過,邵音音回憶往事時曾表示:

“我的婚姻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婚姻,老公當時都可以帶女人回來睡覺,和兒女同桌吃飯,小三還惺惺作態地說羨慕我的家庭生活很美滿,要認我做姐姐。”

她不是沒有想過離婚,但陳耀發威脅她,如果離婚會把孩子帶走。

而如果打離婚官司,因為之前“脫星”的經歷,法庭肯定不會把孩子判給她,所以這麼多年她也就忍下來了。

不幸接踵而來,不久,邵音音還一跤把臉摔毀容了……

人至中年,事業凋敝,丈夫出軌,還遭遇毀容,一個女人最糟糕境遇不過如此。

被逼到絕路上的邵音音,選擇回到香港重頭再來,即便是沒有了那如花般的容貌。

她演鬼後,她女囚,演婆婆,似乎前半生的風光與她再也沒有任何關係。

但人生總是處處充滿驚喜,2007年,邵音音憑藉《野・良犬》里的惡婆婆,拿下了第27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

回憶站到舞台上接受獎項的那一刻,她說“沒有比我更快樂的人”。

從被趕到絕路,為生計而天南地北地跑,到如今光明正大地站到台上接受認可,對她來說,猶如重生。

4年後,邵音音又憑藉《打擂台》再次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頒獎當日下著雨,因為沒有想過能二次拿金像獎,她穿了雙拖鞋就出門了。

小編覺得,那個穿著睡褲和拖鞋站在頒獎台上,把金像獎獎盃高高舉起的邵音音,可能比多年前那個戛納紅毯上的“中國娃娃”更加光芒萬丈。

即使她已芳華不再。

如今對美貌一詞兒邵音音看得很淡,她也是過來人,很清楚美貌終究敵不過時間的洗刷。

“我可以這樣說,當年我也是最美的。可是三十年過後,她們能有我現在這麼幸福嗎?能像我這樣豁達嗎?”

去年12月,邵音音參加慈善晚宴,她很平淡的對外界透露,自己已患皮膚癌多年,全身也動過多次刀。

對於為什麼隱瞞病情,她說“我想避免人關心”,她說她想忘記自己是病人,想要永遠開開心心的。

今年2月,香港金像獎公布了入圍名單,曾兩度獲獎的邵音音再度獲得了提名。你看,總有那麼一些人,她永遠是擊不垮。

他人的欺辱、欺騙,封殺,婚姻的失敗,美貌的流逝,甚至於生理上的折磨,她都能一一跨過去。

前半生,邵音音是當紅艷星,豪門闊太。這樣的生活,雖然安逸,但卻處處都透著危機。有這些光環加身的邵音音,更像是一朵依附於他人身上的菟絲花,她把命運都託付在了他人手中,自然也隨著人事變遷而顛沛流離。後半生,貌美不再的邵音音反而將命運牢牢的把握在了自己手裡。

她不再怕被朋友欺騙,不再怕愛人離去,也不再怕被生活辜負,憶起昔年總總,也不過是一笑而過。

這樣的邵音音,自然也不會怕他人笑她美人遲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