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龍七公:中國從來不缺漢奸!惟缺懲治漢奸法

按照現有維穩手段,對中毒太深的精日分子,或可強制送他們去學習班反省,但這樣做似乎不太人道。因此,惟有立法,像以色列對付納粹餘孽一樣,不管是個人還是組織,只要渲染、美化侵略者,一律處以重典,否則,類似精日分子的漢奸勢必愈來愈多。

外交部部長王毅近日針對近來“精日”分子不斷挑釁民族底線的行為,怒斥“中國人的敗類”。部長發火,可以理解,因為反映出國人痛恨漢奸的共同心聲。可是部長發怒之後,“精日”分子仍然不可能收斂,也不會絕跡,在神州大地,漢奸從來都沒有絕跡過,而且可能會愈來愈多。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簡稱,指精神上已經把自己視同為日本人,對日本極端崇拜而仇恨自我民族,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恥。說白了,就是漢奸敗類!“精日”近年來愈發猖獗,有在抗戰遺址扮演二戰日軍的,有在抗日紀念館穿日本軍服擺拍的,各種無節操無下限,敗壞民族氣節,侮辱先烈,讓人深惡痛絕。

王毅針對的精日分子,是上海一名男子在微信群中舌戰數百網友,謾罵、污衊南京大屠殺遇難者,被上海警方拘留五日,但釋放後僅隔一天,他就出現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發表不當言論,再次被警方刑拘八日處理。不過八天能改變甚麼?八天後這個敗類又可以再發表精日言論,難道警方再度拘留或終身拘留?

其實類似精日分子在世界各個國家都有,但因為中國在歷史上和日本的特殊關係,是世界上受日本傷害最大的唯一大國,所以精日存在就顯得格外備受關注。從最近的精日活動可以看出,精日分子在中國已不是一個個體現象,而是有組織有活動,相互支持,相互聯繫。

有人說,精日屢罰屢犯是因為處罰太輕,也有不少演藝界知名人士和學者呼籲對精日行徑應該劃明法律紅線,從立法層面進行嚴懲,卻說不上要立何法,不敢提“漢奸”兩個字。事實上,二○○七年,中國社科院學術委員喻權域作為第一提案人,曾要求全國人大制訂《懲治漢奸法》,依法制裁甚囂塵上的漢奸言行,只可惜該提案最終石沉大海,至今仍無人響應。

在中國,幾乎沒有人不懂漢奸,中國人的民族基因也決定了中國人不容漢奸,但中國卻從來不缺漢奸,缺的是一部懲處漢奸的法律。縱觀中國歷史,歷代亡國悲劇很多時候不是亡於外敵,而是亡於漢奸。近代以來,漢奸更是中華民族的心腹大患。抗戰期間投降日軍的偽軍數量兩倍於日軍,再加上各地大大小小的漢奸,漢奸力量超過侵華日軍數倍,這在世界各國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所以,中國比西方任何國家更加需要懲處漢奸的法律。

此外,精日分子泛濫,也折射出社會的潰敗、教育的缺失。抗戰時期的漢奸渣滓雖已被扔進歷史垃圾堆,但當代社會中以各種面目出現的漢奸洋奴仍然層出不窮。有大陸文人曾公開謳歌汪精衛,黑龍江方正縣為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日本“滿洲開拓團”樹碑立傳。甚至還有人為歷史奸相秦檜平反,塑像讓已跪千年的秦檜站起來,各種漢奸的奇談怪論甚至贏得不少叫好聲。而官方教科書也頻頻將愛國主義內容刪除。

所謂精神是民族的嵴梁,如果喪失了精神支柱,這個民族就沒有希望。只不過目前大陸社會,金錢似乎已成為全民精神支柱,社會風氣每況愈下,各種不道德不文明行徑層出不窮甚至超越底線,以致榮辱不分,認賊作父、愛奸恨忠、愛國有罪、賣國有獎,為漢奸賣國賊平反、將民族英雄鞭屍,更成為時尚潮流,精日分子就是在這一潮流中泛起的“沉渣”。

當然,按照現有維穩手段,對中毒太深的精日分子,或可強制送他們去學習班反省,但這樣做似乎不太人道。因此,惟有立法,像以色列對付納粹餘孽一樣,不管是個人還是組織,只要渲染、美化侵略者,一律處以重典,否則,類似精日分子的漢奸勢必愈來愈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