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楊金柱:飛蛾赴火 精衛填海 完成死磕律師從肉體到精神的鳳凰涅槃

——當今中國刑辯律師特點

楊金柱律師認為:刑辯律師只要內心確信當事人無罪,或者案件有錯,就必須較真,敢於抗爭,才能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實現公平正義!較真和抗爭,就是恪盡辯護職責,問心無愧不負所托,就是為辯護成功爭取一切機會,不言放棄。一個不敢進行較真辯護、不敢和違法公權力進行抗爭的刑辯律師,無論其名氣有多大,掙錢有多少,在將來的中國法治史上,也絕對不會留下其身影!

楊金柱律師認為:當今中國做一個合格的刑辯律師應當具有以下特點:

一、人格獨立、信仰法律。

中國幾千年的人治傳統和中央集權制,中國人對權利的崇拜深入骨髓,奴性成為國民性格中最顯著的特徵。建國以來的一系列政治運動,使幾代知識分子不說真話,不敢說真話,中國曆朝歷代“文死諫”的幾千年優秀傳統在短短几十年消失殆盡!當今中國的刑辯律師,有多少人敢站出來,公開宣示自己是獨立人格者和法律信仰者?

陳寅恪1929年在所做的王國維紀念碑銘中提出“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名言,應當適用於中國的刑辯律師們。只有人格獨立、不趨炎附勢、隨波逐流,才能堅定法律信仰。雖然中國當前的司法環境比較惡劣,行政干預司法者有之,法官枉法裁判者有之,公檢法聯合製造冤案者有之,有司敵視和打壓刑辯律師者有之。正因為如此,刑辯律師才要出淤泥而不染,不與違法者同流合污。

沒有獨立的人格,就沒有獨立的思想,沒有獨立的思想,就沒有獨立的判斷,沒有獨立的判斷,就沒有客觀公正的立場。刑辯律師肩負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三個法定職責,既不能盲從當事人,也不能屈服違法公權力!

在權力面前,刑辯律師只信奉法律,只向法律低頭,認法不認人!

在金錢面前,刑辯律師應有尊嚴地去賺錢,不受非法利益的誘惑!

當今中國,只有真正人格獨立、真正信仰法律的刑辯律師,才能走得更遠,笑到最後。

二、家國情懷、心憂天下。

當今中國已進入改革的十字路口,各種矛盾叢生,是向左走,還是向右走,既考驗最高領導人的智慧,也考驗中國人民的智慧。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方略,確實是消除分歧、凝聚共識、指引改革方向的一盞明燈。但是,能否將依法治國的理念落實到治國理政的實踐中,值得期待。

胡適先生說過:萬國之上尚有人類在。家國之上尚有蒼天開眼。天下,即萬物眾生,人類社會的大合集。社會的公平和正義,是人類社會良性發展的必備要素。刑辯律師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法定職責,就要求我們必須以天下為己任,著眼於人類的美好未來,用手中的法律之劍,確保社會公平正義的實現。

刑事法律是一個國家有序運行的基石。刑事法律的正確實施,事關國家的穩定與安全。一名合格的中國刑辯律師,必須首先是一名真正的愛國者,以國家安穩為己任,通過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為國家分憂解難。

刑辯律師應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家國情懷,心繫國家民族前途命運,立足當下,展望未來。中國司法的問題很多,但我們不能絕望,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以個案推動法治,以實際行動促進法治環境的改善。以平反冤假錯案為例,刑辯律師每參與平反一起冤假錯案,就挽救了一個個體,一個家庭,法治就前進一步。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國家法治進步,就是通過一個個具體的案件實現的,刑辯律師應當有所作為,有所擔當。

一個沒有家國情懷、不心憂天下的刑辯律師,無論其名氣有多大,掙錢有多少,在將來的中國法治史上,都不會留下其身影!

三、悲天憫人,堅守良知。

眾所周知,當今國人大部分沒有信仰,無法通過信仰來約束自己的行為,幾十年來中國人思想混亂皆來源於此。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血液中還有一個殘存的道德體系:有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古訓,有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傳統。刑辯律師作為人權維護者,應當秉持人道精神,應當具有人文情懷,悲天憫人,堅守良知。

世間善良之人,皆有悲憫之心。刑辯律師肩負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職責,非善良之心不能為之。刑辯律師身負辯冤白謗洗冤訴屈的重任,是最受社會尊重的職業之一,幫人辯冤白謗,是人權的堅定捍衛者,非悲憫之心不能共情。具有悲天憫人的人文情懷,是一名刑辯律師在業務方面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重要素質。

刑辯律師與公權力抗衡,被公權力敵視,時刻面臨著危險。李庄律師、詹肇成律師為當事人辯護,反遭牢獄之災。當今中國,刑辯律師一邊替人辯護,一邊等待別的刑辯律師給自己辯護。如果沒有悲天憫人的情懷,追求正義的良知,就絕對做不好一個刑辯律師。

中國近十年平反的冤假錯案,均有一批有良知的刑辯律師積極介入,他們收費都很低,甚至免費代理。他們是中國刑辯事業和人權事業的功臣。刑辯律師應當堅守法律信仰,心存良知,以法律為工具,以良知為精神動力。刑辯律師是公民權利的守護者,要以“苟為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勇氣,救人於危難之中,獻身法治。

楊金柱律師近年來和其他刑辯律師共同辯護的全國有重大影響的三大命案(北海命案12人無罪、福建吳昌龍命案二人無罪、益陽陳新平命案一人無罪)宣告無罪,全部都是法律援助,自己承擔差旅費。楊金柱為北海命案捐款30萬元。聶樹斌命案平反宣告無罪,雖然最高法院的判決書上沒有楊金柱的名字,但楊金柱為聶案所做的巨大努力(捐款10萬元差旅費、寫了幾十篇文章、在微信群講了20多課、關鍵時刻公布聶案18本案卷至今被長沙市律師協會立案調查沒有結論),不會被歷史忘記!

一個沒有悲天憫人的人文情懷、不堅守良知的刑辯律師,無論其名氣有多大,掙錢有多少,在將來的中國法治史上,也不會留下其身影!

四、敢於較真、大膽抗爭。

2013年2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進行第四次集體學習時發表重要講話: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2015年8月21日,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全國律師工作會議上指出:律師依法在訴訟每一個環節上較真,有利於司法人員的認識更符合事情的本來面目。司法實踐表明,如果無視律師的合理意見,錯案發生幾率就會上升。根據有關方面對近幾年糾正的一些冤假錯案進行分析,偵查階段刑訊逼供、監督不力,庭審階段不重視律師的辯護意見、降格作出“留有餘地”的判決等,是冤假錯案發生的重要原因。為此,要建立健全充分聽取、認真採納律師辯護、代理意見的制度機制,有效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

2015年9月16日,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指出:律師依法在訴訟每一個環節上較真、在案件每一個細節上挑毛病,有利於司法人員的認識更符合事情的本來面目,從而少犯錯誤,提高司法公信力。

當今中國,司法機關追求高結案率和有罪推定的辦案指導思想,以及“公安做飯、檢察院送飯、法院吃飯”的一條龍作業模式,導致產生了大量的刑事冤假錯案。2017年11月1日,最高法院周強院長指出:“十八大以來糾正重大冤錯案件37件61人”。但這只是冰山一角。

當今中國的刑事法庭,許多刑辯律師都是做的形式辯護。這種配合式的形式辯護,不僅忽悠了當事人,更加重要的是,導致堅守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閘門失守,嚴重破壞了國本根基。

2013年2月10日,楊金柱律師發表蛇年新春獻詞《死磕磕出法治中國》。楊金柱指出:真正的死磕派律師絕不會讓這樣的法庭存在一分鐘。他會怒火中燒,他會拍案而起。他會集中最猛烈的火力,對這樣的法庭予以最猛烈的攻擊。他會把整個案情公佈於眾。既然法庭不會給予公正,那就讓所有的公眾參與陪審。當辯護律師內心感知這個法庭斷然不公,死磕派律師就會毅然把這個法庭搬上舉國關注的舞台,讓這個不公的法庭成為全民審判的被告,讓原來的被告人成為全民傾聽的控告人。

楊金柱還指出:死磕派律師們都必然相信如下的真理:普天下所有無制約的公權力都喜歡肆無忌憚。要把這個肆無忌憚的公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首先必須要有一批先行者和殉道者。死磕派刑辯律師們,無法退卻地必然承擔著這一歷史的重擔。死磕派刑辯律師們,將用他們的赤誠和智慧,甚至用他們的鮮血和生命,一個個、一批批、一群群,在這條布滿荊棘和陷阱的殉道路上,前赴後繼、春蠶吐絲、飛蛾赴火、精衛填海,完成他們從肉體到精神的鳳凰涅槃!

楊金柱近年來辦理過的重大刑事案件,只要內心堅信是冤假錯案,除了在法庭上進行較真辯護之外,還在法律框架內,窮盡一切合法手段,包括採取行為藝術。不拼盡最後一顆子彈,絕不休兵。

楊金柱律師認為:刑辯律師只要內心確信當事人無罪,或者案件有錯,就必須較真,敢於抗爭,才能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實現公平正義!較真和抗爭,就是恪盡辯護職責,問心無愧不負所托,就是為辯護成功爭取一切機會,不言放棄。

一個不敢進行較真辯護、不敢和違法公權力進行抗爭的刑辯律師,無論其名氣有多大,掙錢有多少,在將來的中國法治史上,也絕對不會留下其身影!

五、專業嫻熟,案例為王。

刑辯律師的專業化,是由刑事案件的複雜性決定的,是時代發展使然。刑事案件關係到公民的自由和生命,刑辯律師越專業,越能保障公民權利,防止冤假錯案。

刑辯律師是做出來的。刑辯律師要靠一個一個的案件積累,才能一步一步地登上中國刑辯江湖的金字塔!

刑辯律師要做到專業嫻熟,具有刑辯思維,必須立志,有獻身於刑辯事業的理想,有忍受磨鍊的堅韌,有承受誤解的勇氣,有甘於寂寞的情操。具備了這些品質,經過豐富的實踐,必能鳳凰涅槃,成為一名優秀的刑辯律師。

一個優秀的刑辯律師,具有深厚的專業知識功底是基礎,更加重要的,是要具有刑辯思維。這是刑辯律師的左右手,缺一不可。前者可以通過學習獲得,後者必須在豐富的實踐中鍛煉。刑辯思維是基於職業經驗習慣形成的內心確信,含有內在的合理邏輯,哪怕與法條衝突。法條是實然的規定,刑辯思維是應然的邏輯,法律之所以不停的修正,就是實然法與應然法衝突時,應然法優先。刑辯律師不能沒有刑辯思維,沒有刑辯思維就沒有突破,落入機械適用法條的陷阱,被動辦案,無所作為。

以楊金柱陳光武律師剛剛辦理的柳金龍合同詐騙案為例,威海市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作出不起訴決定。王少光律師僅憑不起訴決定書中的“受害人可以提起刑事自訴”一句話,就認為柳金龍有罪,要代理受害人把柳金龍送進監獄,要攪黃楊金柱陳光武律師的500萬元獎勵金。楊金柱律師在微信群講課以後,劉昌松律師也寫文章支持王少光律師的觀點。在律師微信群,許多律師支持楊金柱的觀點,也有部分律師支持王少光劉昌松律師的觀點。兩種觀點的衝突,高低之分和正確與否,就決定於是否具有刑辯思維。

刑辯律師,案例為王!這是楊金柱律師的信條。

一個成功的刑辯律師,不在乎名氣有多大,不在乎做案件的數量有多少,不在乎掙的錢有多少,而在乎具有重大影響的成功經典案例有多少。一個擁有很多重大影響的成功經典案例的刑辯律師,在將來的中國法治史上,一定會留下其身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公眾號「法律人天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