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修憲實錄: 有代表稱未與公眾討論 指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3月11日,中國人大高票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中國官媒在兩會前突然發布修憲建議,輿論嘩然。修憲表決距2月25日公布修憲建議,間隔不足半月。官媒稱修改憲法得到了廣大幹部群眾的一致擁護。與此同時,網路審查屏蔽刪除大量不同意見。修憲案有無足夠時間論證?是否充分徵求過國民意見?人大代表投票能否經得起歷史檢驗?帶著這些問題,美國之音在修憲表決前後隨機採訪了部分人大代表,其說法不一自相矛盾。有代表稱數月前或去年就開始討論修憲草案,得到民眾一致認可。也有代表承認,他們來北京沒有與公眾見面,都是內部學習,反覆磋商審議。一位女代表矢口否認表決時有反對票。還有人說,“要達到正確的目標,有時可以採用各種辦法”。多名代表為躲避記者追問而逃之夭夭。

(以下採訪對象均為參加修憲案投票表決的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包括遮擋胸前佩戴名牌者。)

記者:修憲的問題準備好投票了嗎?

張紹勇:嗯。

記者:投什麼票?贊成還是反對?

張紹勇:肯定贊成。

記者:有沒有投過反對票或棄權票?

記者:修憲經過充分的民意論證了嗎?有沒有公開討論過?您覺得您能代表人的意見嗎?您的選民民意是什麼樣的?

王小萬離開。

記者:憲法修正案有沒有經過充分的討論?

人大代表:當然是充分的,我們在會上也充分討論了。

記者:向社會徵求意見有嗎?

人大代表離開。

記者:憲法修正案有沒有經過充分的民意討論?

曹清堯:這個修正案經過了充分的民主,大家一致擁護。

記者:有公開討論嗎?什麼時候討論的?

曹清堯:我們代表團都討論了。

記者:公開徵求民眾意見有嗎?

曹清堯:都是按下邊的程序走了。

記者:有沒有跟選民溝通過修憲的議題?您這一票能不能經過歷史的檢驗?

人大代表快步離去。

記者:你們有沒有討論李大同的公開信,要求你們投反對票?您的這一票能不能經過歷史的檢驗呢?

北京人大代表張碩輔未回答,快步離去。

記者:憲法修正案提出之前,有沒有跟公眾討論這個事情?

張輝:沒有,我們只是學習,多次的學習,反覆的磋商,反覆的審議,最終達成這樣一個結果。

記者:您是怎麼跟公眾討論這個事情的?

張輝:我們人大到北京來這幾天都沒有和公眾見面,都是我們自己審議,自己討論。

記者:為什麼在封閉的環境中審議呢?為什麼不向公眾徵求意見?

張輝:這個應該是人大常委會的事。

人大代表:我們人民代表代表全國人民。

記者:有向社會公眾充分徵求意見嗎?

人大代表:徵求了意見。

記者:什麼時候?

人大代表:現在我們的媒體都在廣泛徵求意見。

記者:給了多長時間?

人大代表:謝謝,謝謝。

記者:您自己有沒有徵求選民的意見呢?您的聯繫方式選民知道嗎?在什麼地方可以查到?

人大代表:謝謝,謝謝。

記者:請問您得票率是百分之多少?

人大代表:謝謝,謝謝。(遮擋名牌離去)

里贊:從理論上,我們討論的很早。

記者:具體什麼時間?

里贊:這個很早就開始了。學術界的討論始終沒有停止。

記者:今年還是去年。

里贊:從去年就開始了。

記者:您有沒有徵求選民的意見?

里贊:當然,我們都是代表民意的。

記者:對於修憲有什麼看法?準備投什麼票?

李全文:沒問題,贊同,贊同。(用手遮擋鏡頭)

記者:您這一票能否經受歷史的檢驗?

李全文:能經的住,放心、放心。

高丙偉:多次征過民眾的意見。

記者:從什麼時候開始?

高丙偉:去年,應該從去年就開始了。

記者:您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高丙偉:開會……我從去年就知道了。

記者:您有沒有和選民徵求意見呢?

高丙偉:徵求了。

記者:他們的意見是什麼?

高丙偉:大家都很同意。

記者:有沒有聽到不同的聲音?

高丙偉:沒有、沒有。

記者:您這一票能經受歷史的檢驗嗎?

高丙偉迅速離去。

張伯禮:怎麼沒有充分論證?下面都是反覆論證、反覆討論。

記者:沒有公開報道過。

張伯禮:他公開報道不公開報道那是政府的事,但是我們作為代表,作為選區的居民,都知道這回事,都參加過學習和討論。至於報道不報道,那不是我們決定的。你說怎麼不公開啊?我們已經討論了很久。

記者:您今天這一票能經受歷史的檢驗嗎?

張伯禮:我覺得可以。

記者:為什麼這樣說呢?

張伯禮:那我們就讓歷史看吧,時間會作出決定的!

陳國楨:代表們的討論,關鍵不是在會上討論,我們下來認真地在討論,在研習。大家一致對這個,呃--非常贊同,非常滿意。

(有代表見到記者提問,匆匆跑開)

記者:為什麼憲法一定要跟著黨章走,而不是黨章跟著憲法走呢?

吳秋北(香港代表):我覺得,這個跟我們國家現在的體制,一個行之有效的體制有關。

記者:您有沒有跟選民溝通過呢?

吳秋北(香港代表):您說了什麼選民?

記者:就是關於憲法修改的提案,有沒有跟選民(溝通)?

吳秋北(香港代表):你是哪個記者?

記者:美國之音者。

吳秋北(香港代表):你可能不熟悉我們大陸的一些情況。這個修憲都是經過幾個方面各個層次的諮詢工作才做出來的。是一個全民的意志的一個表現。謝謝。

記者:為什麼沒有公開討論過?您這一票能不能經得住歷史檢驗?

吳秋北(香港代表):(未作答,轉身離開)

記者:為什麼害怕公眾的反對聲音?

王敏剛(香港代表):沒有害怕,沒有害怕。

記者:為什麼刪除(反對意見)?

王敏剛(香港代表):刪除?沒有啊。有反對聲音,假如你們聽不到,現在跟我講。呵呵。

程恩富:任何事情都有反對聲音。不能因為少數反對聲音,我們國家就不前進,就違反多數人的意願了。我們還是少數服從多數嘛。對吧?這是民主的特點之一。

記者:如果是少數意見,為什麼不公開討論,不讓公眾了解這些情況呢?媒體上為什麼不報道?為什麼在網路上刪除這些不同的聲音?

程恩富:這個嘛,就是說,可能因為你要達到一個正確的目標,有時候也可以採取各種辦法。至於有些辦法是不是妥當,也可以由實踐來證明。

竇延麗:經得住歷史的檢驗,經得住人民的檢驗。

記者:為什麼文革後取消了終身制,現在又要恢復?

竇延麗:因為這是人民願意把改革開放的好日子過下去。

記者:您有沒有聽到人民反對的聲音呢?

竇延麗:沒有,沒看到。

記者:在網上沒有看到還是在哪沒有看到?

竇延麗:在哪裡都沒有看到。

記者:您在會場看到2票反對票沒有呢?

竇延麗:我沒看到。(隨即走開)

黃玉山(香港代表):這個並不是終身制。我覺得,終身制是有一些輿論啊,或者國外又一些誤解,因為中國修改。國家主席副主席是通過人大選舉產生的,並不是終身制。所以這是一個誤解。

記者:既然不是終身制,他連任幾屆比較合適?您覺得習主席能幹多少年?

黃玉山(香港代表):呵呵,謝謝,謝謝。

馬善祥(人大代表):這是我在現場寫的筆記。應該說是全體代表中唯一的一個。你們可以看憲法修正案的現場感受。

記者:是不是鄧小平時代已經結束了?

馬善祥:這個問題很不恰當。

記者:習近平比毛澤東還英明嗎?

馬善祥:不能這樣比較。(稍後)你們儘管問。

記者:你有什麼樣的機制,能夠防止領導人犯錯誤?

馬善祥:我沒有這個表達能力。我只有在黨的領導下做好工作的充分的信心。

記者:您有沒有跟公眾充分討論修憲提議?

馬善祥:我們公眾全部支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