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負債 正在毀掉一大部分年輕人的生活

我們不窮,只是隨時可能變窮。一想到苦心經營、用心包裝的生活,隨時可能崩塌,誰能不焦慮。慾望有很多段位,高品質的慾望能推動你,不斷改進自己,低品質的慾望,只會摧毀你,養活了無數產業。

今年初,湖北25歲的研究生小羅,在武漢一家小旅館自殺身亡。

家人在整理他的遺物時,在他的手機里發現了這樣一張便簽。

在武漢玩了一年,什麼事都沒做。

沒什麼遺產留下,借了一屁股債,不會還了。

我太幼稚了,大人和我說的都是對的。可惜我明白太晚。

都是我自己的錯,對不起……

他死的那天,支付寶里只剩下7毛錢,可手機里卻有13個網貸app,總共欠了5萬多塊錢。

負債,成了壓垮這個年輕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01

裸辭後成了大城市裡的流浪漢。

小羅出身寒門,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武漢理工大學,本碩連讀了6年,畢業後進了武漢一家央企,隨後被派到工地上鍛煉,每個月能拿到6000塊錢,看上去是份不錯的工作。

但小羅做了半年,就辭職了,回到武漢發展。

爸爸說:‌‌‌‌“離開家的時候,他身上還有一萬塊錢積蓄。‌‌‌‌”

可事實上,這一年,他輾轉網吧、小旅館,靠借‌‌‌‌“網貸‌‌‌‌”過著流浪漢一樣的生活。

直到臨死那天,他的遺物里,只有一個破皮箱、一個雙肩包、幾件舊衣服、一個沒有一分錢的錢包和一部手機。

而他死去的那間小旅社,房費是每天55塊錢。

這間小旅館裡,可能住著無數個心懷夢想年輕人,不甘於平凡,又養不活自己。

這些年,我見過無數這樣的兩難,一邊看不起拖累自己的死工資,一邊靠這口飯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崩潰,放一句狠話,世界那麼大,老子不幹了。

很多人豎起大拇指,說裸辭是一場勇敢者的遊戲。

呸,它不過就是愚昧無知的衝動和自以為是的意淫。

你一窮二白,身無分文,憑什麼裸辭去遠方?

說難聽點,遠方看不上你。

從小羅的便簽里能看得出來,他很絕望。

大人們可能勸過他,應該過一點安逸的生活。

可他一定不甘心,想在有生之年搏一搏,可到最後才發現,現實這麼殘酷,大城市不相信眼淚,也容不下閑人。

02

用借來的錢,假裝生活很詩意。

小羅的死讓所有人都很意外。

爸爸說,兒子剛過完25歲生日,死之前10天還給他充了100塊錢話費,而那時的小羅已經身無分文了。

爺爺說,小羅出事前三天,還在跟他報平安,說一切都好。

同學說,小羅一直聲稱自己在武漢上班,偶然網上碰上,還說要加班。

可突然間,白髮人送黑髮人,這個年,不知道這家人該怎麼過下去。

聽到這裡,很多人扼腕嘆息,如果當初早點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可能也不會走上絕路。

他們理解不了,為什麼那些奮不顧身離開家鄉的人,寧可花著借來的錢,也要假裝生活很美。

有時候,邁出一步,就無路可退了,因為承認失敗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前,我也認識這麼一個90後,扔下家鄉舒舒服服的日子,漂到了北京,住在某個以群組著稱的遠郊區縣,幾百塊錢一個月的群小單間,每天上下班單程兩個小時,拿著微薄的收入,省吃儉用,過了五六年。

以他的收入,在北京干一輩子也買不起房,眼看著租金越來越貴,群組越來越亂,他每個月只好不停地借錢,拆東牆補西牆,連病都不敢生,因為曠工扣工資。

借到朋友都不想搭理他,花唄、小貸、P2P,用盡了今天時髦的金融產品,負債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可他的朋友圈裡,全是滿滿的雞湯,打不死你的會讓你更強大,即使身在泥濘也要仰望天空。

可是沒用,誰都明白,負債已經毀掉了他的未來。

別問為什麼有的人寧可死在北京也絕不回家鄉,因為認命這兩個字太難了。

3

我們不窮,只是隨時可能變窮。

人們都說,90後是不自律、不靠譜、不認真的一代人,他們消費無度、債台高築,賺1塊,花10塊,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死與活。

別說抵禦風險的能力,還完貸款的能力都有問題。

可誰不是呢?

放眼身邊,70後、80後們,為了買房養娃,哪一個不是鮮衣怒馬,欠了一屁股債。

不敢病,不敢死,更不敢失業。

有一次和公司里一個70後中產聊天。

在吃瓜群眾眼裡,他就是個土豪,月薪五萬,北四環有房,專車接送,吃穿講究,算上房產,怎麼也算中產里的中上層。

可就是這麼一個人,經常哭喪著臉跟我說,自己每月要還3萬的房貸,再加上孩子1萬多的學費,基本上只能吃糠咽菜。

什麼是中產?

就是高不成低不就,拚命爬出了底層,又融入不了高層社會,別人覺得你腰纏萬貫,其實口袋裡壓根沒有幾個錢。

最近,看了一份2017白領年度關鍵詞報告,驚訝地發現第一名居然不是窮,而是焦慮。

我們不窮,只是隨時可能變窮。一想到苦心經營、用心包裝的生活,隨時可能崩塌,誰能不焦慮。

這個時代有一種價值觀,我們必須要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才不枉費人生短短几十年。

這種觀點,我不反對,人這輩子,一定要買點自己用不起的東西,因為那是一種嚮往,一種態度,甚至是一件對抗苦逼生活的武器。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好東西能代表你。

自我價值感這種東西,必須得里外一起補。

說白了,自己是個什麼人,心裡沒點數?

關於慾望,一直有很多爭論。

不過我覺得,慾望有很多段位,高品質的慾望能推動你,不斷改進自己,低品質的慾望,只會摧毀你,養活了無數產業。

有時我不想說,卻不得不說,負債,正在毀掉一大部分年輕人的生活。

人活著錢沒了,是挺慘的,不過比窮更慘的是,死了都還不完自己欠下的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Jenny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