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中國大陸這群敗類 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寶馬男的一句“不就撞死個人嘛!“我有全保”,令人無語凝噎(以下皆為網路圖片)

一、不就撞死個人嘛!“我有全保”

3月12日,湖南藍山縣。下午四點半的商業街繁華初上,人聲鼎沸。突然,一輛賓士C200直愣愣的衝上步行街,撞上電線杆,一名女子慘遭夾擊,直接死亡,現場慘不忍睹!撞人後,一位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淡定的從賓士車走出,被周圍群眾攔下質問:你怎麼開的車?這位成功人士手拿報紙,面帶微笑從容的說道:我買了全保的。

整個過程中,這個姓黃的成功人云淡風輕、侃侃而談,絲毫沒有一點過失殺人的慌張,更沒有過失殺人的內疚。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奪走了一條命、奪走了一個家庭的女兒,也可能奪走了一個孩子的母親、一個丈夫的妻子。所以說,咱很多國人恨的不是鄉紳富豪,恨的是那群仗著自己有錢有權,就敢於漠視他人生命的“權貴人士”!

二、給我打,公安局長我都能擺平!

“長春砍手門”不知大家是否還有印象。7年前的10月8日下午,高中生吳天昊與素不相識郝志鵬湊巧打了一場球賽。在比賽中,兩人發生口角後隨即就爆發肢體衝突,身強體壯的吳天昊自然是佔盡優勢。中學的藝體生,哪個沒打過架,哪個又沒打過別人?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大不了找個時間約個架,單挑群毆二選一。

可誰知道,輸架的郝志鵬拿出電話,氣急敗壞的說道:爸,我被打了,你們快來。郝志鵬這位父親郝升山可不一般,在當地經營一家煤企,用那時東北最火的話來說:“不差錢兒”。郝升山和妻子杜夏娟聽聞兒子被打後,開著賓士火急火燎的趕到現場。

在路上,他們給混社會的小舅子林忠成打了電話。林忠成帶了十幾個男子,人手一把砍刀。趕到後十幾個人二話不說,直接衝上去就對吳天昊一頓狂砍。而殺人主謀杜夏娟一邊看一邊瘋狂的叫囂道:“我家有的是錢”“給我打,打壞了我花錢治”“給你打殘了我能擺平,新來的公安局長我也能擺平。就是打你”。

數分鐘後,吳天昊全身被砍到體無完膚,頭部十多道傷口,左手當場被砍斷,僅剩一絲皮肉連著。在送吳天昊到醫院就醫時,郝志鵬的母親仍不以為然,一臉囂張的從包里拿出錢說道:“你們要多少錢就開口,我家有錢,不夠我包里還有”。

她們家確實很有錢,但有錢也買不了命啊!9日10時,吳天昊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死亡。

一個開賓士的成功人士,仗著自己有錢有全保,撞死人就敢雲淡風輕,就敢滿不在意。

一個還在讀書的中學生,仗著自己家裡有錢有背景,就敢找父母報仇、以牙還牙。

一個開煤礦的大老闆,仗著自己家大業大,就敢找黑社會替子報仇、買凶殺人。

一個吃穿不愁的貴婦,仗著自己家財萬貫,就敢手舞鈔票叫囂著“公安局長我都能擺平”。

一個混吃等死的二流子,仗著姐夫手眼通天,就敢召集一大群黑社會手起刀落,當街殺人。

在這群人眼中,就是一堆紙、一張支票、一個符號!

他們漠視生命,崇拜金錢至上,殺人不過就是花錢贖命;

他們漠視法律,崇拜關係至上,犯法不過砸錢撈人而已;

他們漠視道德,崇拜利我至上,只要有錢有權,全世界都TM得圍繞我轉!

在李啟銘的車輪下,一名花季少女殞命於此;

在某位明星的演唱會門口,一位武警被當場打耳光;

在勞斯萊斯逆行的車道,一名恪盡職守的交警被瘋狂圍毆;

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咱們有多少窮苦百姓飽經欺辱?

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而多少本該下地獄的惡魔,卻因為有錢有勢,在人間過得有滋有味,極盡瀟洒!

其實,人心哪來這麼多的醜陋。我們仇的不是富,仇的是為富不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