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謝幕時刻 李嘉誠給樓市「甩」了幾句話

3月16日,即將年滿90歲的李嘉誠宣布退休,一代超人由此圓滿謝幕。

在此48小時之前,李嘉誠的接班人——大兒子李澤鉅在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會議上連任了政協常委。

在本屆全國政協里,香港有2位副主席和18個常委,李澤鉅躋身其間,屬於7名連任常委之一。李家在中國政壇和商界的影響力,仍然在平穩延續。

李嘉誠和大兒子李澤鉅

準確地說,李嘉誠此次宣布卸任的是兩家“旗艦企業”的董事會主席和執行董事職務,它們目前的名稱分別是: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港股代碼00001)、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港股代碼01113)。

未來,李嘉誠將成為這兩家公司“年顧問金5000港元”的資深顧問。李家第三塊重要資產——李嘉誠基金會,仍然由他擔任主席。這部分的資產大概有300億港元。

至於李嘉誠的小兒子李澤楷早就單飛,其身價超過300億。李澤楷在1999年曾買入騰訊20%的股權,當時出資是220萬美元。但遺憾的是,持有不到兩年賺了將近6倍就賣出了。這部分股權如果拿到今天,市值超過1100億美元,足以讓李澤楷身價超過蓋茨,成為全球第二大富豪。

在3月16日的發布會上,李嘉誠回答了很多問題,其中關於樓市有以下主要觀點,值得我們關註:

1、香港樓市是否見頂?不敢講!

近年來,雖然香港出台了空前嚴厲的調控政策( 大陸人去香港買房,要繳納兩種印花稅相當於房價的30%),但房價仍然迅速翻倍。對於香港樓價是否已經見頂的疑問,李嘉誠表示“不敢講”,他同時指出,過去一兩年香港樓價高了一倍,香港的樓價與一般居民收入脫了節,需要多點公屋、居屋。

點評:李嘉誠的“不敢講”,其實是怕刺激房價進一步上漲,因為他的影響力太大了。而香港政府,正在為房價上漲壓力巨大而頭痛。

正常情況下,一個有競爭力、人口吸引力的城市,房價一定會在通脹推動下不斷上漲,這是大趨勢。近年來, 大陸熱錢急於配置境外資產,香港的樓市就成為便利的選擇。但香港是一個自由港,資金來去自由,所以資產價格波動比較大,風險也比較大。

2、買了自住沒有問題,你只要選擇分期付款能夠負擔得了

至於香港樓市何時應該“上下車”,李嘉誠說,地產的市道和香港人是不是要一直不停地買貴的房子,問題是不一樣的(他大概是想說“投資”和“剛需”的不同)。“假如一個人已經有足夠的錢去買了樓盤,買了自住決定沒有問題,即使將來樓價跌下來,自己住有什麼關係。所以問題是剛才所說的,買了自住沒有問題,你只要選擇分期付款能夠負擔得了。當然,可能未來會加息,但不會加得太離譜,加2%-3%已經不得了,這已經不得了。”

點評:這段話隱藏著李嘉誠對香港樓市最真實的判斷——房價上漲是大趨勢,所以剛需盡量要早點買。你可能買貴,但長遠看這不算什麼,關鍵是你買了沒有。港幣跟美元是掛鉤的,所以未來會加息,但他認為這沒有什麼。

經常看我專欄的讀者會知道,我的看法跟李嘉誠是一致的。當然,這有一個限定條件:適用於有顯著人口增量的、高級別的城市。

3、怒懟“丈母娘剛需”

有房子,你才能叫她“岳母”;沒房子,只能叫她“阿姨”。這是對樓市裡“丈母娘剛需”的最好詮釋。在香港,也存在同樣的壓力。

李嘉誠不贊同年輕人馬上就要買房的觀點。他以自己的經歷舉例,“當時我爸爸逝世,我一個人負擔家裡,我的弟弟、妹妹都在讀大學,除了顧自己之外,我也把家放在心上的,怎麼樣可以令到我媽媽不會對家庭太頭疼。”

李嘉誠說,如果大學還沒有畢業,女朋友就想要一間房屋,這是不對的。他甚至表示,如果女孩子說沒房子就不結婚,那就不如勸她趁年輕再找一個。

點評:大城市房價的確給年輕人帶來巨大的壓力,香港迴旋餘地不大。 大陸情況好很多,雖然北上深房價高不可攀,但二線城市裡還有很多城市房價並不高,比如蘇州、武漢、鄭州、西安、成都、長沙、濟南等。這些城市未來也都很有希望,可以給大家提供更多選擇。

最後想順便分析一下香港樓市的真相,透過香港,我們可以看清楚很多問題。

一般印象里,香港人多地少,住房貴是應該的,政府的確沒有什麼空間增加土地供應了。其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近日,香港地產大佬、中原地產創始人施永青日前在一次訪談中透露:香港空地非常多,目前香港總面積中40%是郊野公園。香港用做城市發展的土地,佔比不過25%,其中用做住宅的土地僅佔7%,這其中還有一些是用在低密度的鄉村丁屋和居屋上面,城區用地佔比才是4%。也就是說,只要再拿2%出來,就可以改善居住面積50%。

聽到了吧!香港只用拿出2%的土地面積,就可以把住宅存量增加50%!

但為什麼香港不這樣做呢?不是不做,而是做不到。董建華當年剛上台,提出了大規模興建保障房計劃,結果遇到香港回歸帶來的“利好出盡”和亞洲金融風暴,再加上這個計劃,香港樓市暴跌。最後,董建華的計劃泡湯,他本人沒有完成第二個任期就辭職了。

經濟學上有個詞,叫“路徑依賴”。香港樓市長期實行“飢餓療法”,所以房價非常高。最終,整個銀行體系、資產價格體系都以樓市為基礎,如果房價暴跌,香港金融體系將崩潰。此外,香港是自由港,能徵稅的地方不多,樓市股市是主要稅收來源。所以,高房價已經成為香港經濟的基礎,這很難改變了。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飢餓療法不能從根本上改變,能不能緩解一下,採用溫和推進的方式解決?

這個也很難。香港利益格局非常複雜,有一些勢力不願意看到香港政府在住房問題上取得突出成績,通過各種方式的博弈(比如環保理由),阻止香港政府增加保障房、經濟適用房(公屋居屋)。比如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香港已無工業,但還有很多工業用地,很難改變用途建成住宅。

香港有自己的特殊性。但“路徑依賴”在哪裡都存在,房價連著政府稅收,房價關係到金融體系的穩定,大幅下跌是任何一個政府都不願意看到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天天說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