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滕彪:「用李明哲案件恐嚇整個台灣」

台灣公民李明哲在大陸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褫奪公權2年,目前被關押在中國赤山監獄。在他被抓一年後的今天,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在台北接受了德國之聲中文網的專訪。

德國之聲:這次來到台灣有什麼行程安排?

滕彪:來台灣有幾個活動,包括今晚(3月19日)聲援李明哲的座談,另外就是清華大學演講,還有參加星期六、星期天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活動十周年的活動,有一個關於台灣、香港、澳門、西藏、新疆的活動。

德國之聲:李明哲被捕一年,目前正在服刑。怎麼看這個案件?

滕彪:這個案件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案件。從一開始,中共就是出於政治考慮來抓李明哲,之後重判李明哲。他被重判五年。儘管在外界的抗議和聲援之下,中共還沒有任何想要提前釋放他的意思。一方面,他在監獄裡邊受到什麼樣的對待,外界也很不容易知曉。他的太太想探望他也曾經被拒絕。中華民國政府方面,施加壓力應該是比較關鍵。但問題就是,中共現在對國際上對人權方面的壓力愈來愈不在乎。它想要用這種案件恐嚇整個台灣、來恐嚇所有想要幫助中國推進公民社會、推進民主的外國人。

德國之聲:中國兩會中透過修憲廢除主席任期,習近平也高票當選國家主席。中國接下來對於言論自由的打壓和民主自由的限制似乎更大,你覺得中國未來的政治情勢如何?

滕彪:習近平成功地修憲並且全票當選國家主席,將會成為終身的元首。中國正大踏步地向極權主義邁進。很顯然,中共對民間的各種抗議活動、維權活動將會更加殘酷的打壓。民間活動的空間會大大地縮小。這樣的話,整個中國的社會矛盾會積累下來,民怨得不到表達和發泄的渠道。所以習的這種作法大大地增加了中國政治的不確定性。從國際角度,愈來愈認識到中共已經是一個完全的獨裁體制。同時,中共在經濟上、軍事上和國際地位上又非常強大,這樣的話,對國際秩序、對整個全球的自由民主是非常大的威脅。西方國家還沒有做好準備去應對中國的威脅。

德國之聲:中國官媒總是報導中國人擁戴國家主席習近平,你是否有接收到中國國內的實際狀況?中國本地的維權人士的想法是什麼?

滕彪:作為關注人權的律師和學者,我特別在意這些反對的聲音。有一些人在推特上表達他們對這個事情的反對、抗議。甚至有人在國內的校園貼出海報。像李大同等等也都是公開表達抗議,還有胡佳等等。但是從全國範圍來看,這種聲音是極其微弱的、非常非常少的。中國有14億人,絕大多數人都不敢公開去表達他們對習近平的不滿。大多數人不敢說話。還有很多知識份子像是人大代表,公開有說話平台的這些人,他們推波助瀾來搞個人崇拜,把習近平擁戴為偉大領袖。這種趨勢發展下去的話,愈來愈像毛澤東時代了。

德國之聲:您全家在異鄉美國流亡生活的狀況如何?

滕彪:在美國已經三年了,我沒有申請政治避難,而是申請傑出人才簽證,已經被批准了。在美國生活要適應新的環境,但我做的事情和思考的東西還是和原來差不多,就是在關注中國的人權、憲政、法治,也參加很多活動來讓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

德國之聲:如何在海外推動民主運動,跟在中國本地進行推動有否落差?

滕彪:從兩方面講,一方面有一些工作更適合由海外來做,因為在國內風險太大。比如說參加一些街頭抗議或是接受一些敏感問題的採訪,還有去國會、去各國政府部門遊說,還有向西方人權機構提供訊息。都是我能更方便做的。但是總的說來,國外不是做推動中國人權事情的主戰場。主戰場還在中國。中國在習近平上台之後的殘酷打壓之下,民間的空間愈來愈小了。很多人沒有辦法繼續做事情。當然還有一些非常勇敢的人在堅持。但是人數少得多,風險也大得多。很顯然,維權人士現在面對一個最困難最危險的時刻。

德國之聲:您如何透過組織性合作推動中國民主發展?台灣扮演怎樣的角色?

滕彪:我和各種推動中國民主還有關心中國人權的團體都有群體合作。包括藏人、香港、台灣和維吾爾族等等。台灣實在非常特殊,也處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也有很多方便來推動中國的民主人權。另一方面,台灣也面臨中共威脅、面臨滲透,推動中國人權和民主化對於台灣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德國之聲:台灣人談到中國常陷入統獨爭論。您觀察台灣人是否關心中國民主化?

滕彪:現在愈來愈多的台灣團體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李明哲當然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例子。我們都非常感謝他、敬佩他。但是也有台灣人不太關心中國的情況,中國的任何情況他們都不關心,認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當然從我個人來說,我完全支持台灣人的選擇,包括獨立建國。但問題就是中國這樣強大的專制政權存在,台灣就不可能成為一個正常的社會、正常的國家。應該通過媒體、通過教育、通過民間NGO,來讓更多人認識到這一點。

德國之聲:中國不斷提供惠台政策,台灣推動中國民主是否將更困難?您是悲觀還是樂觀?

滕彪:從短期來看,現在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止中共向更極權、更野蠻的方向發展。整個西方社會也是採取一種類似綏靖政策。關注經濟貿易、關注其他議題而不太注重人權。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我也不完全悲觀。因為中共的體制是反人性、反人類的。一切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人都會站出來反對,現在是一個互聯網時代、一個全球化時代,中共想要用這種方式來重新恢復極權體制,難度是非常大的,而且它自身也面臨各方面的危機。中國人實現自由民主是必然的,只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在什麼時候完成。從長遠來看,還是樂觀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