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大學生艾滋男生佔98% 專家曝4年前大陸就上千萬

中國艾滋病患者有年輕化趨勢,大學成為重災區。北京市教育委員最新的數據顯示,總計1244宗艾滋病感染者中,大學生就佔據了一半,其中男生又佔98.48%。學者何清漣曾表示,中共報道的壞事數字往往比實際情況縮小十倍以上。所以實際情況只能是更驚人。2016年10月,被譽為“中國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潔表示,中國艾滋病的禍源是“血漿經濟”,而不是中共一直說的性傳播。當年主政河南的李長春是罪魁,李長春及相關責任人至今沒有一個受到追究的。

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周二(3月20日)通報了北京高等學校艾滋病疫情,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北京學生艾滋病感染者累計1244宗,其中18至22歲的大學生佔722宗,比去年新增50宗。

但最令人關注的是,感染者中大學生人數超過半數。而大學生感染者中,男生又佔98.48%。當中發現在59所高校中,男男同性傳播的比例為86.7%。

據中共官方國家艾滋病/性病防治中心的數據,從2011年到2015年,感染艾滋病毒(HIV)的大學生數量平均每年增長35%,2015年高校學生感染HIV病毒數量為3236人。2016年,中國平均每天有10名大學生感染HIV。

學者何清漣曾表示,中共報道的壞事數字往往比實際情況縮小十倍以上,而好事數字則擴大十倍以上。

所以艾滋病患者實際數量比北京市教委公布的數字要大很多。

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兒的生活實況:“孩子就像狗一樣睡在牆角,以麥稈當被褥。”(照片由高耀潔提供)

艾滋病防治活動家,被譽為“中國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潔2014年12月1日曾表示,中國實際的艾滋病受害者應在1000萬人以上。

紐約時報發表自由撰稿人羅四鴒的文章指,2010年3月,高耀潔被哥倫比亞大學聘為訪問學者,住在附近一所公寓里,由護工照顧她的生活,深居簡出,繼續她的艾滋病事業,短短几年寫下7本有關艾滋病疫情的書和一本詩詞。

2016年10月,高耀潔接受專訪時表示,她當年隻身出走,就是為了把艾滋病疫情的資料帶出來,留給後人,告訴後人這段歷史真相:中國的艾滋病“血禍”是因為官方的“血漿經濟”導致的。

她表示,中國艾滋病的禍源是“血漿經濟”,不是河南一個省,全國都有,河南是重災區,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在河南省的一些地區就出現了。後來有“艾滋廳長”之稱的劉全喜1992年擔任河南省衛生廳廳長後大力推動,使河南農民賣血成為風潮。特別是由於1992年至1998年主政河南的李長春嚴重瀆職和慫恿,賣血成為河南農民的一種“產業”,在河南大力發展,幾年時間,河南遍地血站,僅合法的血站就230多家,不合法的不計其數,導致艾滋病毒大面積擴散。當年血站多的地方,就是如今艾滋病疫情嚴重的地區。

經過5至8年的潛伏期,1998年至2004年間,李克強繼李長春主政河南期間,大批艾滋病毒感染者相繼發病並死亡。

艾滋病的流行與蔓延,毀滅的不僅是患者個人,還殃及無數家庭、大批青壯勞動力的死亡,甚至導致一些村莊,乃至成片村莊凋敝,滿目瘡痍。

高耀潔總結稱,如果說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是禍首,那麼李長春等則是導致這場血禍的罪魁。這種人為大災難,前所未有。然而,造成這場血禍的責任人,至今沒有一個受到追究的,也沒有一句道歉的話。

河南農民瘋狂賣血

高耀潔表示,河南艾滋病疫情爆發後,當地官員一直在掩蓋真相。官方宣稱“全省累計有5.9萬人感染艾滋病”,這個數字遠不及真實數字的一個零頭。

高耀潔說,中共政府對艾滋病疫區情況捂蓋著,美其名曰“艾滋病保密”,不讓任何人揭發,怕影響他們的政績和官位,凡是有進入艾滋村者,必加以阻擾,輕則趕走,重則拘留審查。村裡若是有陌生人去,揭發,揭發一個人50元,當地政府當年對她的懸賞是500元。中共政府到現在都沒有處理一個人,那些賣血的血官,一個都沒有處理,還在竭力掩蓋。

河南省艾滋病泛濫擴散,始於1992年至1998年,李長春擔任中共河南省長和省委書記大搞“血漿經濟”期間;爆發於1998年至2004年,李克強擔任中共河南省長和省委書記期間。據統計,至少30——50萬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至少10萬感染者死於非命,是上世紀全球最嚴重的污血案。

高耀潔披露,2004年1月23日,當時任河南省委書記的李克強找她談話,李克強說:“河南的防艾工作搞得如何好……”她慢騰騰地回了一句《論語》里的話:“昔吾與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與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李克強書記聽懂了,他說:“對,我應當親自下去看看。”

《論語》中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孔子說:“以前我對人的態度是,只要聽到他說的話,便相信他的行為;今天我對人的態度是,聽到他說的話,還要考察他的行為,才能相信。”

據《亞洲周刊》2007年報導,李長春主政河南時,河南省發起血漿經濟,動員農民賣血漿,當時官方的口號是:“要想奔小康,趕緊賣血漿”。河南省衛生廳在全省宣揚“救死扶傷,賣血光榮”。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賣血致富”的運動。河南當時有200多家合法血站和數不清的非法血站,當時全省有140多萬人賣過血,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可得50元人民幣的報酬。

但收購血液的“血頭”只顧賺錢,用不潔設備及原始采血方式,結果造成大範圍的愛滋病毒交叉感染。

李長春當時隱瞞了15個地區30萬愛滋病患、數萬人因此死亡的真相,封鎖了2000多萬人,使他們處於不能溫飽的狀況。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