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不該繼續養活這樣的婦聯了

——作為婦聯里唯一的直男 我一點也不開心

婦聯作為一個群眾組織,其實沒有太多實權,所以為婦女維權並不是為了真正地解決這些問題,而是疏通問題,也就是不讓問題堆積起來。就比如家暴,婦聯就不希望接到受害者投訴之後,受害者繼續向上級部門投訴,鬧得「滿城風雨」。這種態度可能會讓施暴者逃離懲罰,讓受害者因為無知放棄維權。

在中國,婦聯能保障婦女的權益嗎?

編者按:下文為節選

非常困難,就比如我處理的家暴個案,雖然我經手的案子不多(十個以內),但大部分求助的個案,她們面對的不是一次半次的家暴,而是很長的家暴史。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有長達十多年家暴史的案主,案主每次被施暴者打得都很嚴重,而這一次更是被打到頭破血流,打完之後,施暴者就逃無影蹤了。即使後來我們介入了,施暴者也一直採取迴避的態度。

這種長達十多年的家暴史的情況,其實可以要求派出所出手告誡書的。為了更好地為案主維權,我想和案主一起商量來尋求一個能保障她人身安全的方法。但在這時,平時對我支持不多的機構卻突然派了一位曾經與我共事的同事一起處理這個個案,而這個同事卻在未告知我的情況下,勸案主原諒施暴者,讓施暴者承諾不再傷害案主作為解決這件事的方案。但是這種承諾又有什麼用呢?又能為她保障什麼呢?簡直了!說起來我就氣憤。

後來我又去村子裡家訪,跟村委會的人或者施暴者說明家暴是違法行為的時候,他們反而當之笑話,完全不當一回事。

所以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

離開的原因有兩個。第一,無力感。

婦聯作為一個群眾組織,其實沒有太多實權,所以為婦女維權並不是為了真正地解決這些問題,而是疏通問題,也就是不讓問題堆積起來。就比如家暴,婦聯就不希望接到受害者投訴之後,受害者繼續向上級部門投訴,鬧得“滿城風雨”。這種態度可能會讓施暴者逃離懲罰,讓受害者因為無知放棄維權。“離了婚,一個女人又能怎麼辦呢?”這是我一個同事安撫受害者說的話。

而且,並不是員工都有性別平等意識。在一次家暴的案件討論中,一個女同事說:“肯定是因為她(案主)做了什麼,所以她老公才會打她的呀!”聽到一個這個行業的人說出“受害者有錯論”,我尷尬癌真的要犯了。

不過所有事情都有相對性,婦聯有沒有讓你覺得很有趣的地方嗎?

哈,有啊。比過年那些三姑六婆更擔心你找不到對象的,婦聯稱第一,沒人敢稱第二。婦聯有一項特別的任務:營造良好的家庭氛圍,所以會安排政府內部的工作人員相親。相當熱枕了!可惜我拒絕了。婦聯還會組織比如“最美家庭”的投票活動,非常《感動中國》路線,宣傳效果可好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VICE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