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上帝會判斷李敖是英雄還是懦夫

——李敖問題

李敖一生的問題在這裡:私怨蓋過公義,仇恨蓋過理性,而且直認不諱,覺得很有型。李敖不敢以他罵台灣罵同代作家百分之一的凌厲文筆,在晚年時抨擊台海的另一岸。他自己為爭個人的自由坐牢是英雄,劉曉波為爭中國人的自由坐牢,而李敖說他是笨蛋。李敖中晚年恨死了狹小的台灣,猛贊大陸如何有成就,但他病危卻一直在台灣的醫院,未能以統戰上賓進北京三〇一。於此種種,李敖內心明白。李敖不是英雄還是懦夫?上帝會有判斷,如果李敖死而能上天堂的話。

正如常玩Facebook,手機上網搜索,其數據可以分析成人的生活價值觀,一個聲稱喜歡閱讀李敖的人,不同的年齡,若不遵循“情迷李敖、懷疑李敖、離棄李敖”的公式,則顯示此“李敖讀者”的停滯甚或墮落。

李敖雖然口口聲聲講歷史,但性格決定命運,以反叛台大的上一代學術權威開始,被國民政府關了五年。出獄之後,自稱基度山伯爵,以清算蔣氏父子與國民黨為志業。李敖在出獄後的中年,變成一個憤怒的復仇者。

合格的歷史學家必須冷靜平和。滿腔怒火,得出的結論必然偏頗。

李敖詞鋒銳利,文筆超卓,但“治學”的資料範圍卻狹窄。譬如,李敖想將中華民國的根刨挖出來,講孫中山之起家與立國。但是孫中山早年流亡日本,得到日本人的政治和資金資助,東京有大把豐富的第一手檔案。李敖卻從來未去過東京,在神保町和圖書館搜羅。

李敖仇恨蔣介石,罵蔣家不是問題。但李敖引述的資料,也很偏狹。譬如引述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是蔣介石的對頭,後來叛國投靠毛澤東,李宗仁“回憶”中的蔣介石,豈會是客觀真實?又譬如引述金雄白的“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以汪精衛陣營的“證人”否定蔣介石。真正的做學問,不錯,這兩個Sources,是“有用”的(Useful),但決不可視之為“當然”而“足夠”(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李敖的偏見和臆想,貫穿其一生“論述”。譬如其力陳國民黨殘酷,說當兵時“聽過一個故事”:一九五八年台灣大陳島與中共激戰,大陸俘虜了幾個國民黨兵,其後放回。但島上的守軍一通亂槍,擊斃自己的俘虜,軍官大喊:“你們回來做什麼?你們已經進了忠烈祠了!”李敖能煽惑情緒,卻無道理。

李敖說:“我無法找回人證明這個故事,但從小說和歷史上引證,關公被俘,文天祥被俘後歸來,都在城門下被拒絕過。照蔣介石的標準,我懷疑那時若有機關槍,城上的人不會打他們。”李敖的結論:“蔣介石的無情、荒謬與殘忍,在此更添一章了。”

李敖一生的問題在這裡:私怨蓋過公義,仇恨蓋過理性,而且直認不諱,覺得很有型。李敖不敢以他罵台灣罵同代作家百分之一的凌厲文筆,在晚年時抨擊台海的另一岸。他自己為爭個人的自由坐牢是英雄,劉曉波為爭中國人的自由坐牢,而李敖說他是笨蛋。李敖中晚年恨死了狹小的台灣,猛贊大陸如何有成就,但他病危卻一直在台灣的醫院,未能以統戰上賓進北京三〇一。於此種種,李敖內心明白。李敖不是英雄還是懦夫?上帝會有判斷,如果李敖死而能上天堂的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