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讓他失去十年青春和自由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一部電影讓他失去十年青春和自由

他花了五個月的時間,拍了一部被中共政府查禁的紀錄片,然後被抓,判刑六年。

出獄後的三年半中,他仍遭監視,行動受限,直到2017年底,經過一場艱難而危險的逃亡之旅踏上美國的土地。

有人說,中共政府欠他十年光陰。他說,如果重新來過,他還會做同樣的事。

一場賭上青春的冒險

頓珠旺青,1974年出生在青海藏區一個農民家庭,沒上過學。2007年10月,他和朋友、僧人久美嘉措在青藏高原展開了一場冒險之旅。

他們騎著摩托車,帶著一架攝像機,一個村子挨著一個村子,跑遍藏區,用鏡頭記錄藏人講述生活在共產黨治下的無望和挫折。

十年後,回望這段經歷時,他對美國之音說,拍攝前他把家人安頓在印度,一個人回到中國,他深知這意味著怎樣的風險。

他說:“我百分之百地確定我會坐牢,我不相信中國的法律。我生長在這裡,清楚地知道過去50年來共產黨的策略。當我拍《不再恐懼》這部紀錄片時,我也告訴我的受訪者,你們可能會坐牢、判刑、挨打,但是他們說,如果你能把這些錄像帶交給達賴喇嘛,我們就不會有絲毫遺憾。”

短暫相逢後厄運降臨

因為這部電影,頓珠旺青和英籍藏人德慶邊巴的人生軌跡有了短暫的重合。

上世紀60年代,德慶邊巴的父母離開西藏,定居英國。她在倫敦市郊出生長大。28歲那年,她決定到北京學中文,因為她意識到,想要真正了解西藏,就必須知道中國是怎麼回事兒。

在中國期間,一天,旅居瑞士的藏人朋友嘉央慈誠請她幫個忙。

德慶邊巴告訴美國之音:“他要我2008年3月時去一趟西安,去見一個人,拍一些素材,那個人會給我一些錄像帶。我不了解更多細節,只是很高興能被派上點用場。我從北京到了西安,見到了頓珠旺青,我們在一起呆了一天,我拍了一些視頻,和他聊了聊。我把那些錄像帶從西安帶回北京。此前,他們已經把錄像帶分批寄到了蘇黎世,我很高興能幫忙送出這最後一批帶子。”

西安一別後不久,頓珠旺青就在青海被抓。

他回憶說:“他們把我帶走時,我不知道是去哪兒。我被戴上手銬、腳鐐,頭上蒙了一個頭套。在拘留所里,我的手和腿都被鐵鏈綁起來,胳膊被拽得生疼。他們不拿我當人看,用電棒折磨我,不給我吃飯,不讓我睡覺,折磨了我七天八夜。”

當年7月,厄運也降臨到德慶邊巴的頭上。

她說:“那天,我正準備去上中文課,打開門時,有很多人已經在門外等候。他們告訴我,你必須馬上離開中國。他們說,我參與了一些非法的事。我問他們,我做了什麼?他們說,你自己應該知道。我說,我要給北京的英國大使館打電話。他們沒讓我給任何人打電話,我得立刻跟他們走。我被送上一架飛往倫敦的飛機。”

境內藏人的心聲

與此同時,在瑞士,嘉央慈誠正在加緊將這批偷運出境的錄像帶剪輯成片。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不再恐懼》在北京秘密放映。在瑞士和印度達蘭薩拉,也有很多人看到了這部影片。

這是第一部由中國境內藏人拍攝的紀錄片,也是第一次,上百位境內藏族男女老少的心聲為外界聽到。

他們這樣描述期盼達賴喇嘛回到故土的心情:

“我們把我們所有的祈禱獻給達賴喇嘛。我們所有的祈禱里都有達賴喇嘛。我們或許只是普普通通的牧民,但這是我們的信仰。”

“達賴喇嘛的回歸是我最大的心愿和夢想,但是這看來難以實現了。我只要聽到他的名字,我的內心便充滿了信仰、忠誠和深深的悲傷。現在的局面毫無希望。我感到身心交瘁,就好像一個人獨自走在慢慢無盡的長路上。”

“我60歲了,如果能在臨死前見上他(達賴喇嘛)一面,對我來說比100匹馬和1000頭牛更有價值。”

“如果達賴喇嘛回來,我會高興得跳到河裡去死。”

“六年很長,但是值得”

此時的頓珠旺青還在看守所中煎熬,等待他的是一場秘密審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六年刑期和無盡的酷刑。協助他拍攝的僧人朋友久美嘉措也幾次被拘押,飽受酷刑。

回想聽聞法庭宣判時的心情,頓珠旺青說:“我當然很難過,他們沒有讓律師出席,也沒有告訴我的家人,這是一次秘密審判。六年很長,我別無選擇。但是我覺得和其他藏人的遭遇相比,我的刑罰要輕多了。有些藏人僅僅因為旁觀了一場自焚,就被判了三四年,甚至還有很多人什麼也沒做就被判刑,而我卻拍了一部紀錄片,讓全世界很多人看到。”

在獄中,他第一次看到剪輯完成的紀錄片。獄方的目的是想要從他口中套出受訪者的信息,而他卻沉浸在旁若無人的喜悅中。他說,看到影片最後自己在火車上唱著一支獻給達賴喇嘛的歌曲時,他的心被感動和自豪緊緊包裹。

相隔十年的團聚

2017年聖誕節,經歷了六年牢獄生涯和三年多的監視居住,頓珠旺青逃離中國,輾轉抵達美國。在舊金山國際機場,他擁抱了闊別十年的家人。

2018年2月14日,在美國國會一場有關西藏局勢的聽證會上,頓珠旺青作為證人出席(美國之音視頻截圖)

2018年2月14日,在美國國會一場有關西藏局勢的聽證會上,頓珠旺青作為證人出席。

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對他說:“旺青先生,我們歡迎你來到美國!歡迎來到安全、自由的國度。”

頓珠旺青在證詞中說:“我踏上了自由的土地,但是還有很多和我一樣的政治犯仍然生活在共產黨嚴苛的統治下。”

失去自由的十年,在當年那個小夥子的臉上深深地刻上了歲月的痕迹。但是頓珠旺青告訴美國之音,即使時光倒流,他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

“我會做同樣的事。不僅是我,還有很多西藏的政治犯有著和我一樣的目標。是的,如果重頭來過,我還會這樣做,”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