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正直的飯局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五四:正直的飯局

——正直的飯局

中國用佔世界7%的耕地,組了世界22%的飯局,飯是好飯,人不正經了,局就不正直了,飯局從來就不是吃飯的地方,吃的是刀光劍影,吃的是炮火硝煙,吃的是聲色犬馬,吃的是歌舞昇平。無飯局,不中國,中國人民覺得他們需要正直局。

前陣子烏鎮互聯網大佬們拉幫結派的飯局剛火過,這幾天娛樂圈馮導載歌載舞的文工武衛飯局又失火了,傳出來被老百姓看到了。這樣很不好,老百姓本來點著好好的燈,卻看到了州官放野火的暢快,心態難免失衡。但卻又不肯承認階層的差異,非要從“陳道明好紳士”、“女權”、“油膩中年男”等角度對馮導們加以譴責,這對馮導構不成任何傷害的。一群凍死骨望著朱門裡面的飯局說,“這人怎麼把肥肉扔地上喂狗了”、“五個人吃十二道菜,簡直浪費”、“好好的菜不動筷子,怎麼光盯著跳舞的丫鬟”······,這就是對不理解但又想要卻得不到的生活操太多心。

人家其樂融融的一個豪門夜宴,人家苗苗不知道多開心呢,還用得著你關心腳冷不冷、地板涼不涼,那麼大一個豪華別墅會忘記裝地暖嗎?別說腳不冷,就是脫光了身上也不冷。少操點豪門夜宴的心,多關注一下明天大白菜又要漲幾毛。至於很多人說“馮小剛未必小人,陳道明確實君子。”我覺得大家想多了,真要下個結論,我說“馮小剛就是真小人,陳道明也不是什麼君子”,可我覺得沒必要這麼講,幹嘛非得在一個沒頭沒尾醉意朦朧的視頻里給幾個娛樂人物下個嚴肅的定論呢?這本身就不是一個好習慣,這是國產偉光正電視連續劇資深收看綜合症。

那一夜,苗苗表演的是一曲健康的交易舞,豪宅里上演的也是一場正直友誼的飯局,這是人民需要知道的。此外,人民還需要知道,古往今來的飯局,沒有一個純粹的,就連你爸你媽喊你回家赴飯局也都是為了天倫之樂。皇帝的飯局,為了杯酒釋兵權;項莊舞劍的鴻門宴,意在沛公;曹操煮酒論英雄的飯局,意在考察劉備而劉備也給曹操上演了一出孫子戲;西門慶宴請梵僧的飯局,說白了,無非就是衝著梵僧的春藥而已。在上了七道滋補大菜之後,梵僧贈與西門慶百十粒藥丸,按他自己的說法是“快美終宵樂,春色滿蘭房、贈與知音客,永作保身方!”這吃的也是飯,局的卻是春藥。

飯在鍋里,我在床上;飯在局裡,我在桌上。飽暖思淫慾,饑寒起盜心,飯局上都是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多理解啊。小寬老師曾寫了一篇文章,惹怒了很多女性,《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吃飯嗎?》,他認為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我覺得說得挺對,但這不意味著我們要把女人怎麼樣,把女人吃了嗎?雖然陳曉卿老師一直說最好吃的是人。有女人的飯局,就像小寬說的那般,“那頓飯吃的如高山流水,如繞樹三匝,如大珠小珠落玉盤,如溫泉水滑洗凝脂,如春宵苦短日高起,如一樹梨花壓海棠。”不過情感還是不宜霸氣外露,點到為止,“恰到好處,最難將息。”同時,廣大女性也大可不必像遇見流氓一樣,世間偽君子這麼多,我們演一迴流氓又如何?況且飯局上的妹子又不是我們綁架而來,我們貨真價實明碼標價,她們挑肥揀瘦去偽存真。

飯局從來都是政治色彩濃厚的“政&治”局,就像床局一樣,它不再是單純的身體交流,而要背負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就像當年的呂不韋和太后一樣,床上的身體素質和他的政治素質緊密掛鉤,床上的時間猶如他的政治生命。一旦床上的局面出了問題,在政治局面上也要出問題,這不是單純的性能力問題,而是極其嚴重的政治問題、思想問題、忠誠問題。由此可見,越是高層的局,意義越深遠,關係越複雜,就像西遊記當中神仙的飯局一樣。

西遊記里的飯局大概分三種,一種是神仙飯局,一種是妖怪飯局,還有一種是大妖和小仙的飯局,這大概類似於體制內和體制外人士的飯局一樣,改良的消息往往從這類飯局裡傳出來。第一種的神仙飯局就屬於那種高級的、意義深遠的,比如說玉帝的瑤池蟠桃嘉會、太上老君的丹元大會,往往莊嚴肅穆氣勢恢宏,請的也都是些西天佛老、菩薩、聖僧、羅漢,南方南極觀音,東方崇恩聖帝、十洲三島仙翁、上八洞三清、四帝,太乙天仙等,可謂人員眾多,皆有來頭。神仙飯局沒有大魚大肉四喜丸子,估計也不怎麼好吃,但能否吃上,卻關乎面子,就像烏鎮互聯網飯局,那些大佬次次都沒有請馬雲,馬老闆說,請我我也不稀得去。於是自己去達沃斯組飯局,座上都是各國政要名流。名人事多,名人飯局,請誰不請誰的一定要斟酌好,誰跟誰不能坐一桌吃飯的也要事先摸清,否則遇到個齊天大聖弼馬溫,聽說沒請自己,大鬧蟠桃會,結果一場飯局引發了一場血案。

相比之下,西遊記里妖怪的飯局就要煙火氣的多,因為裡面沒有套路,滿滿都是深情厚誼。平頂山蓮花洞的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抓到唐僧後,首先派小妖去請乾媽九尾狐狸來一起吃;小鼉龍抓到唐僧後也派小妖去請舅舅西海龍王來享受;紅孩子捉到唐僧後,派手下去請牛魔王一起共吃唐僧肉;就連黑熊精在偷到唐僧的錦襕袈裟後,也舉辦佛衣會,請了一大堆朋友來準備一邊吃喝,一邊鑒賞;由此可見,底層人士的飯局是利益共享的飯局,是充滿友誼和溫情的飯局,這才是正直的飯局。

金局銀局不如自己的狗局,局有沒有溫度跟吃什麼不重要,跟社會地位相關,就如上述的神仙飯局和妖怪飯局。在水滸中也是如此,當水泊梁山聲勢還沒有那麼浩大時,兄弟們的飯局往往熱情洋溢,溫馨感人,而當有了點發展隊伍壯大時,飯局往往就會出事,比如說在梁山英雄排座次的菊花會上,一開始還是觥籌交錯開懷痛飲,而當宋江興起寫下《滿江紅》詞並唱出“望天王降詔,早招安”時,武松第一個出來反對,“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們的心!”李逵也大叫“招安!招安!招甚烏安!”一腳踢飛了酒桌,好好的飯局成了兄弟反目的“政%治”局。

不光是馮導家裡的文藝演出被詬病,央視春晚有個節目也被人詬病,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外媒記者問,在今年中央電視台春晚上的一個小品中,有一名中國女演員把臉塗黑裝扮成非洲人,這引起國內外網民的不滿。中方是否認為上述行為是種族歧視?發言人耿爽表示,中方一貫反對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我也確實看到了近來不少媒體,特別是西方媒體圍繞此事的報道和評論。這裡我要說,如果有人試圖借題發揮,藉此挑撥中國同非洲國家的關係,那註定是徒勞的。”他表示,中非友誼歷經風雨、牢不可破;中非合作互利共贏,成果豐碩。中非關係怎麼樣,中非合作好不好,非洲國家和非洲人民心裡是有數的。

為什麼註定是徒勞的,為什麼中非關係牢不可破,為什麼非洲人民心裡有數,因為我們懂飯局禮儀,飯局上我們從來不會催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