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上海公安局長突被抓 搜出六本外國護照!

【暴政下,每個人都是雷洋】文等等在奮鬥:說真心話,是我們的警察職業技能太差了,沒有操作規範,這些警察都是憑感覺約束罪犯。手銬直接銬住送警察局醒酒就可以了。用膠帶,就這幾個兄弟的力道,直接綁到他血液循環不暢,在壓十幾分鐘,是個不醉酒的好人都得死。行業規範很重要,醉酒鬧事罪不致死,警察沒權利剝奪生命。

ComYouthLeague:哪天不是愚人節

RFA_Chinese:【余文生妻子許艷再被以涉嫌“煽顛罪”】傳喚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4月1日上午在家門口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數小時,她的手機也被警方從其孩子手中強行搶奪,給孩子造成驚嚇。許艷表示,警方希望她不要發聲,而她對於丈夫的情況深表擔心。(2018年3月26日,余文生妻子許艷(中)在律師盧廷閣(左)與何偉(右)陪同下,到上海靜安區法院提交訴狀。)

JiangsongWang:日子很艱難,唱首歌激勵自己再難也會為余文生律師堅持下去。《日子》是余文生律師愛聽的歌:我想要幸福的日子,可誰不是宿命的棋子,聚和散並不是人生的停止,為了你我會堅持。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2018.4.1)。

香港動向雜誌消息,3月26日晚,中紀委和上海市紀委副書記帶同10名特警,分乘兩輛小型旅遊車、一輛軍用吉普車直駛張學兵住處,大門遲了近兩分多鐘才打開。張學兵見市紀委副書記等來勢不妙,還強裝鎮靜,表示“正在修改檢查稿向市委、市紀委交代彙報。”上海市紀委副書記說:”別忙了,收拾一下簡單衣服和用品,換個地方有時間給你反思、交代問題的。“隨行人員責令張學兵交出公安局、住宅保險柜密碼和鑰匙等。3月26日上海紀委稱市檢察院在其住宅及公安局長辦公室抄出加、美、英、德、挪威、澳大利亞等國6本外國護照,護照上均使用假名字。據悉,其涉及很嚴重的政治問題、經濟問題,已被雙規。——常邗:隔牆扔磚頭,砸到誰誰都不冤。換句話說,選擇性反腐,反誰誰都腐,絕不會錯。

【阿波羅網編者註:這是2013年香港《動向》雜誌5月號消息,目前在網路正正在流傳】

闌夕:很有意思,美國國務院提議未來加強簽證審核,要把申請者的社交媒體賬號也納入檢查範疇,至於哪些社交媒體是美國看得上的,提案文本里欽定了20個,其中屬於中國的產品有5個:豆瓣、QQ、新浪微博、騰訊微博和優酷,標準真是清奇。

LifeTimeusa:國際奧委會傳來“喜訊”:金正恩答應出席2020東京奧運會。眼下,全世界以攀上金正恩為榮。

【寧贈流氓友邦,勿予卑賤家奴】金正恩訪問中國大陸後,鴨綠江大橋上拉著援朝物資貨車源源不斷,一眼望不到頭……——又開始大撒幣給金正恩邪惡政權輸血了,這應該算是瘋狂揮霍民脂民膏!為啥要大力支持一個邪惡獨裁者的政權呢?惺惺相惜?唇亡齒寒?聯合國制裁是針對貿易的,你黨這贈送的行為,雖然不違反相關協議,但是卻把全世界置於對立面。

李方:請問一月125元能養老嗎?人社部數據,截至到2017年12月底,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參保人數5.1億人,其中,領取待遇人數1.56億人,月人均養老金125元,其中基礎養老金113元。

【陳良宇再也沒了當年的風采】舟未橫‏:陳良宇同志垂垂老矣,在浙江老家別墅靜候馬列毛召喚。遙想當年,左擁右抱12秒,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在那座獸斗場里拼出不易,想起美劇《越獄》一段對白,獄警乙敲詐犯人被開除,臨走對同夥獄警甲說:你也不是好東西。獄警甲:當然不是,咱倆不同的是,你被抓住了,而我沒有!

kaywolf1221:《大佛普拉斯》,這部片實在很不錯,非常黑色幽默,而且讓人猜不出來劇情如何發展,說故事的能力也很流暢,把那種平凡卑微到悲哀的形象用很詼諧的方式表現,劇中印象最深的一句是“社會常說公平正義,但在他們的生命中並沒有這四個字。畢竟他們連捧飯碗都沒有力氣了,哪裡還有空去說這四個字?”

即管笑‏:香港,台灣,連越南也討厭中國人,如果說一個兩個地方討厭可以說有偏見,但眾多地方的人討厭中國人那就不是偏見而是真的令人討厭,中國人出國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暴發戶,沒禮貌,不文明,除了錢什麼都沒有。

【暴政下,每個人都是雷洋】3月7日,陝西咸陽長武縣,一男子酒後隨地小便引發衝突,隨後與到場警察發生爭執。警察對其採取噴催淚瓦斯、膠帶綁手腳等措施並帶至警局,發現其異樣後撥打120確認已死亡。據陝台都市熱線報道,3月7日晚,咸陽市長武縣和境天城小區的陳女士,接到了一個朋友打來電話,說有著急的事想與其見面,熱心腸的陳女士趕緊抱著4個月大的女兒趕往朋友家。就在跟陳女士閑聊的時候,朋友告訴她,她的丈夫死了。記者親自測試,同樣姿勢被警察捆壓11分鐘時就要昏暈過去了。——被膠帶困住手腳,然後兩名警員壓住17分鐘,換誰都要窒息死。應該嚴查有沒有過度執法。//文等等在奮鬥:說真心話,是我們的警察職業技能太差了,沒有操作規範,這些警察都是憑感覺約束罪犯。手銬直接銬住送警察局醒酒就可以了。用膠帶,就這幾個兄弟的力道,直接綁到他血液循環不暢,在壓十幾分鐘,是個不醉酒的好人都得死。行業規範很重要,醉酒鬧事罪不致死,警察沒權利剝奪生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