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馮小剛曾代言的國產手機品牌出事 負債百億大裁員

事發90多天過去了,前日,金立官方微博正式發布一則《關於金立工業園目前的一些情況說明》,印證了金立手機確實深陷債務危機,且將準備裁員自救。根據公開報道顯示,金立手機自去年底出現資金鏈斷裂問題,債務超過百億元。

今年1月10日,一則“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執保凍結劉立榮持有該公司41.4%的股份”的消息正好印證了該傳聞。緊接著在1月16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凍結劉立榮持有的41.4%金立集團股權,時間均為3年。由此,這3個月以來,有關金立手機債務危機的傳言甚囂塵上。

直到4月2日晚,金立官方微博正式發布一則《關於金立工業園目前的一些情況說明》,印證了金立手機的確存在債務危機,有裁員的準備。根據公開報道顯示,金立手機自去年底出現資金鏈斷裂問題,債務超過百億元。

《情況說明》中透露,上周五(3月31日)正式發文,對金立工業園的部分員工通過協商解除勞動合同,還將採取“N+1”的方式進行補償,分期支付,最長8個月內支付完畢。同時,金立集團方面表示,自發生危機以來,前期我們採取了引資保生產方案,現在將採用裁員降費用的方式。為保證生產線正常運轉,金立工業園不僅保留了約50%的員工繼續生產,同時還有ODM廠商協助生產金立手機,為金立在國內與海外的訂單供貨。

走訪

園區員工正常上班

有同行想來“挖人”

金立工業園位於東莞大嶺山,被稱為“亞洲最大的單體智能終端生產基地”,其佔地258畝,員工最多時可以容納1.2萬人。但在昨日下午5點左右,南都記者走訪金立工業園看到,園區內頻繁有私家車出入,門口只有三五個穿著工服休息的員工。同時,只可見三五個員工結伴,稀稀疏疏地從工作間走出,回到居住區域。

“我們廠一直沒有停工,但也不忙,一天工作個7、8小時。”這位來金立工作一年的員工稱,“今天我們都沒有上班,在休息。關於裁員的事情,我們這些基層員工並未收到具體通知。”

儘管如此,有部分東莞手機企業已聞風而動,前來園區門口打探消息。一位負責招人的企業管理層告訴南都記者,現在東莞手機企業都非常缺人。今天是第一次過來,看看情況,希望能找到有意向跳槽的技術研發人員,普工也行。

金立手機產品

金立手機推新品

但市場反響平淡

東莞作為華為、OPPO、金立等智能手機生產的大本營,其代理門店遍布各個鎮街,隨處可見。但不同於OPPO、華為等手機品牌,有著金立手機標識的代理門店在東莞難覓蹤影。

南都記者走訪莞城西城樓、大嶺山凱東中央街等手機通訊器件聚集的街道看到,一條街道可以看到兩三家OPPO、VIVO、大地通訊的門店,但不見金立。就連莞城西城樓附近唯一一家金立手機代理門店,也在上個月轉讓,變為一家正在裝修的飲品店。

“金立手機並不是說不好賣,相比其他手機,金立手機電池的續航能力沒話說。”大嶺山一大地通訊內的銷售員介紹,“我們曾嘗試不充電,金立手機M7可以堅持半個月。在市場上,金立手機還是頗受歡迎,一個星期也能賣個10台左右。但是,金立手機的廣告量和知名度還是不如OPPO、VIVO。”

南都記者查閱金立手機官方微博看到,從去年開始,其宣傳亮點也在於“拍照”,並發起多次拍照活動。去年以來,金立手機相繼推出了金立M7雙晶元全面屏、金立S11四攝全面屏,主打機身薄、新一代美顏等特性。“以金立近期發布的幾款全面屏新機來看,功能定位重複,差異不大。在向年輕時尚的品牌定位轉型上,很難拼得過O PPO和vivo。”此前,旭日大數據研究總監李春麗接受南都採訪時曾表示。

從金立手機在全國的市場份額變化上看,金立手機的市場份額和銷量並未出現大幅縮水,但也沒有明顯的增幅。根據賽諾數據統計,去年12月,金立手機的市場份額為3.3%,份額縮小0.1%,銷量為1060萬台,銷量變化縮小27萬台,位居全國前十名內。但相較9月、10月的市場份額有了明顯的縮小。銷量方面,除了10月份出現回升,其他3個月份都呈下降趨勢。

同時,根據第三方數據機構GfK數據顯示,2017年金立手機國內銷量排名第七,售出1494萬部手機。但是,這與2017年初劉立榮的國內目標銷量保底3000萬台,挑戰3800萬台相差甚遠。

現狀

資金鏈危機

牽涉至少5家供應商

一方面是業績沒有明顯的增長,另外是如流水般花出去的億元營銷費用,兩者支出和回報不成正比,成了金立手機資金鏈危機的導火索。

截至目前,南都記者梳理髮現,金立手機出現資金鏈危機,至少牽涉5家供應商,分別是歐菲科技、深天馬A、維科精華、深圳華強,還有東方亮彩。

2月7日,歐菲科技回復深圳交易所詢函表示,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及東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立通訊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立”)旗下子公司)欠賬6.26億元,已經申請查封金立在微眾銀行股權、劉立榮持有的金立股權等。

而深天馬A表示,2017年度擬計提壞賬準備18,563.85萬元(未經審計),主要為個別客戶未能按照與公司約定的付款日履行付款義務。金立手機則一直都是其手機顯示屏的主要客戶。

另外,在今年1月26日,維科精華公告稱,由於子公司維科電池第一大客戶金立拖欠應收貨款8409.99萬元;深圳華強在日前披露的2017年年報里也表示,“因收回有困難,公司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湘海電子有限公司及湘海電子(香港)有限公司對客戶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以及東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該兩家公司均為金立的子公司)的應收賬款計提減值準備6442.58萬元。”

同時,廣東江粉磁材股份有限公司在2月底發布的《關於2017年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里提及,公司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東方亮彩精密技術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客戶東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近期出現資金鏈緊張,公司大幅減少對其產品的生產及發貨,基於謹慎性原則對東方亮彩存貨計提跌價準備6,384.00萬元。

在今年3月初,金立集團回應供應商問題時表示道,目前金立集團與其供應商歐菲科技的合作一切正常。

營銷和投資費用超限

現已補救

關於債務問題,劉立榮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金立資金鏈問題爆發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營銷費用與投資費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營銷費用投入60多億元,近三年對外投資費用30多億元,兩項費用接近100億元,對金立資金鏈造成很大影響,導致貨款周轉困難,在拖欠貨款後被供貨商申請資產保全。”

從金立近兩年來的營銷上看,在明星代言人方面,2016年至2017年先後邀請馮小剛、余文樂、徐帆、薛之謙、劉濤、柯潔等擔任品牌代言人;還邀請《人民的名義》中達康書記的扮演者吳剛擔任“首席安全體驗官”。馮小剛、余文樂還專門為其拍攝電影級廣告《手機芯戰》。而在綜藝方面,金立在近兩年曾冠名的節目達12個。

然而,在債務危機爆發後,金立集團也開始了一系列的補救措施。此前,集團內部人士向媒體透露,金立集團處於重組階段,手機還將繼續生產。同時,劉立榮也公開表示,金立將分三個步驟來解決資金鏈問題:“首先,引入合作夥伴,確保生產與銷售;第二,引入戰略投資者,補充資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資產償債,獲取債權人支持。”

目前,金立工業園還在正常生產。在《情況說明》中,金立集團表示:“公司董事會和經營班子對金立的重組充滿信心,金立在全球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等部門的很多小夥伴們仍在崗位一線堅守著。懇請各位給我們多一點時間度過這個難關。”

而在該《情況說明》發布後,其金立集團副總裁還在跑步。隨後他在微博中發布了最近動態,寫道:“馬拉松都可以跑下來的人,沒有什麼難關是度不過去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