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42大饑荒 馮小剛不告訴你的內幕

當時一味向中央瞞報,導致災害發生初期政府未能儘力於救災之罪魁者李培基、盧郁文二人,49年以後卻成為了政協委員、愛國人士,成了座上賓。蔣介石撥款2億元救災,占當時財政支出的3.8%,相當於2011年從財政支出拿出近4000億元救災。河南分為國統區,日佔區,中共敵後控制區佔據,但三地盤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這次饑荒的衝擊。但在《1942》這部電影里,主要把災區劃給了「國統區」。

水煮百年:河南在近代一直是困苦不幸之地,民國初年,因軍閥混戰,河南省被先後捲入直奉,中原大戰,人民流失。1930年中央政府接收河南,整理財政,進行土地改革,廢除苛捐雜稅,更以河南為例推廣至全國“嚴令各省市永不再增加田賦附加”。在抗戰最艱難的時期,又迎來慘烈的災難,連續兩年全境旱,澇,蝗災不斷,饑荒嚴重,河南情況分外複雜,地方為國統區,日佔區,中共敵後控制區佔據,但三地盤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這次饑荒的衝擊。但在《1942》這部電影里,主要把災區劃給了“國統區”。

水煮百年:1942年河南災民身上貼著的白布是當地中國政府發放的難民憑證,可以憑此在其他地方得到幫助,蔣介石當時在日記中寫道“……河南災區,餓莩(殍)在道,犬獸食屍,其慘狀更不忍聞。……若不使倭寇從速敗亡,或再延長一、二年,則中國勢難支持。……奈何蒼天上帝蓋速救我危亡乎!”最終國家撥款2億元救災,占當時財政支出的3.8%,相當於2011年從財政支出拿出近4000億元救災。

@吳銘: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讀《雪白血紅》,除了林彪這個人,印象最深的是圍困長春,餓死幾十萬。近日重讀,翻到土改中的“過火”行為,也是毛骨悚然。“老人說,有的斬草除根,把一家老少全殺了。吃奶的孩子,扯腿一劈兩半。”(東北野戰軍司令員林彪(右)、參謀長劉亞樓(中)在錦州)

@紹興師爺在北京:從1959年11月至l960年7月,信陽地區為追逼糧食,正式由公安機關逮捕的人數就達1774人,其中36人死於獄中;短期拘留10720人,死在拘留所的667人。(大躍進期間,人民公社大辦食堂)

鳳凰周刊:【1942真相】當時奉蔣命令,河南省各部隊,團體都在搞“一把米”運動,每人每日節約一小匙米,救濟災民,駐紮河南軍隊則“節食救災”,三月為期,從當年12月開始節食,部隊共省出300萬斤小麥用於賑災。當時從陝皖鄂購進的平糶糧2405萬斤,撥交於河南,配銷各縣。當時一味向中央瞞報,導致災害發生初期政府未能儘力於救災之罪魁者李培基、盧郁文二人,49年以後卻成為了政協委員、愛國人士,成了座上賓。(施粥)

@紹興師爺在北京:1960年春,河南信陽出現不許農民逃荒而餓死人事件,李先念去了回來講,整個村莊,婦女沒有一個不穿白鞋的。毛認為,不讓農民逃荒出現的餓、病、死人現象,歸之那裡的地主、富農和反動勢力進行階級報復。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親自考察,結果發現,派民兵把守,不準群眾外出逃荒的統統是貧僱農出身的幹部。

@憂國憂民王全傑:除夕我回到家鄉,在村頭我想到了59年除夕,母親因餓夏初去世,天寒地凍家中斷糧,8歲的我在村邊小麥地里發現一個冰凍的水塘,用磚頭砸開冰面,竟抓到兩寸多長的鯽魚,我喜出望外,連抓了五六條,裝到衣兜,手凍得像個胡蘿蔔,到家烤火疼得我哇哇直叫,但我心裡高興,全家人熬了一頓鯽魚湯,歡度過年。

楊繼繩:記錄中國大饑荒這段痛史,不僅僅是出於我個人人道主義的良知,更是為了保存民族的記憶。一個不敢面對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民族。我們不僅要記住美好,也要記住罪惡;不僅要記住光明,也要記住黑暗。強制地抹去人們對人禍、對黑暗、對罪惡的記憶,有可能使民族和國家陷入更深的黑暗。我寫這段歷史,讓人們記住人禍、黑暗和罪惡,是為了今後遠離人禍、黑暗和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