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三億人退出中共 律師:共產黨已不得人心

4月1日,來自美國不同地區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及華人民眾在美國馬里蘭州羅克維爾舉辦研討會,慶祝三億中國民眾的覺醒。(攝影:楊浩)

3月23日,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突破三億。4月1日復活節這天,來自美國不同地區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及華人民眾在美國馬里蘭州羅克維爾舉辦“三億退黨大潮與共產主義終極目的”研討會,慶祝三億中國民眾的覺醒。

其中,包含了盲人維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著名客座研究員陳光誠和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也參加了此活動,並且對此闡述了自身的觀察及見解。

給老百姓一條新的途徑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在演講中說,三退既是一個讓大家洗凈自己靈魂的活動,同時也是給老百姓開闢的一條新的需要途徑。

魏京生表示:其實中國大陸人很痛苦,大多數中國大陸人從幼兒園以後,就開始很痛苦,他心裡想的和外邊表現的必須是兩張皮,也就是雙重人格,你要是到處說你心裡想的話,那可能你在這個社會上要遭到各種各樣懲罰,“共產黨的那個統治啊,壓迫啊,不是說僅僅在上面,是一直到小學甚至到幼兒園都在那進行教育,然後在那壓制,你要稍微表現不合他們意的話,你會收到懲罰,所以很多人從小孩從幼兒園開始養成一種說假話的習慣,那個說假話其實心裡是很不舒服的,雙重人格的話對每個人來說是很委屈的,他心裡頭很難受嘛對不對。”

他認為,化名三退,使很多人敢於進來參加三退。所以實際上這個三退,既是一個引導大家洗凈自己靈魂的活動,同時也是老百姓的一種需要,給老百姓開闢的一條新的需要途徑,所以非常的成功。

盲人維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著名客座研究員陳光誠(攝影:楊浩)

公安獄警接到三退電話不吱聲

盲人維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著名客座研究員陳光誠也提到三退的影響,並且以自身在監獄碰到的例子做為說明。

他說:“2008年我已經被中共送進監獄了,我在被中共抓起來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每天找他們,你們不是說按中共法律判嘛,好啊,法律我都記著呢,在腦子裝著,我就找你檢察院,你們現對我違反什麼樣的法規,我就要求你檢察院對於長期對我一家實施非法拘禁的這些共產黨的官員,及他們的爪牙,按照中國的法律進行懲罰,這些都是符合法律的。到監獄也是這樣。”

“有一次我再去找的時候,結果就有一個別的監區的隊長(也叫區長),正好到我所在這個監區來找我,他突然就接到一個電話,但是奇怪,接通電話以後他不說話,就一直在聽,可我們正談著話呢,然後就在那等著他接完電話,自始至終他一句話沒說,掛了電話之後,他說是法輪功打來的,後來他說,‘就是勸我要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這是在監獄裡,這些人是公安獄警,他說完這個話以後我就告訴他,我說,‘你退不退,你退吧,現在就退吧,退了到時候共產黨倒台以後,我可以替你證明’。我說這話的時候,他就這樣一直看著我,我等著他回答,他說,‘真到時候你就不出來作證了’。他並沒有否定,他說了這樣一句話,這就說明實際他心裡是在為自己考慮,至少說很多人是在為自己留一條後路,不管他出於什麼樣的目的,總的方向已經非常清楚說明共產黨已經徹底不得人心,這點是非常非常清楚。”

全球退黨中心副主席、美國天主教大學機械系主任聶森教授(右)(攝影:楊浩)

中共面對三退浪潮的恐慌

全球退黨中心副主席、美國天主教大學機械系主任聶森教授則提到中共面對真相廣傳三退大潮恐慌至極,竟把入隊年齡從7歲降到6歲;只“天滅中共”四個字上頭版,讓錦州晚報停刊。

聶森說,為應對大陸各地傳九評促三退的浪潮,中共從2005年1月開始在全黨全面開展歷時一年半的“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的整風運動,民間簡稱“保鮮教育”。又特意把少先隊的入隊年齡從7歲降到6歲,一下子就增加了1,600萬隊員,同時把入黨入隊資格降低,在校園中“招攬生意”,以增加帳面人頭補足失血人數。

他同時還舉了一個例子,說明中共面對此事的恐慌程度。他說,2009年“十一”前夕,為顯示市面熱烈慶祝氣氛,錦州晚報街頭取景,拍攝錦州市聊西小商品市場,並將這幅照片在9月27日周日的頭版正中央大篇幅發表。不過,在該報發行後被發現在照片的左下角、即市場自行車停車護欄上,赫然貼著“天滅中共、三退平安”的標語,呼籲市民退出黨團隊。

當時,有海外中文媒體轉載了“天滅中共現頭版”的消息,也引起大陸民眾的關注。新浪博客出現《震驚:有人出萬元天價求購買某期〈錦周晚報〉》博文。第二天,上級錦州市委以圖片“違反廣告法”為由,下令該報停刊整頓並封閉報社網站。當局更派工作組進駐該報社徹查,同時勒令回收當日已發行的全部報紙。僅僅疏忽錯登了一個小小的退黨標語,中共就勒令錦州晚報停刊,“天滅中共、三退平安”成了晚報絕版的標語,中共的恐慌瘋狂可見一斑。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攝影:楊浩)

用網路及廣播讓更多民眾認識真相

此外,針對如何讓年輕人和更多民眾能夠關心中國命運的問題時,魏京生則指出,利用好媒體互聯網對年輕人傳播,尤其廣播電台讓更多的民眾知道真相。

魏京生表示,就是擴大對年輕人這些傳播,尤其是網路上的傳播。那麼在這方面加強工作效果是事半功倍。所以共產黨要封網啊,這是一個爭奪嘛,一方面民眾這面要破網,一方面他要封網。

當然很重要一點除了報紙和電視,網路上這些報導以外,還有一個是廣播電台,這個是共產黨不太好封鎖的,他們(中共)探索了幾十年了,這個他們做不到,這是他們的一個弱點。

中國大陸80%的人口還是在小城市或者在鄉下,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廣播其實非常重要。聽美國之音現在也不算犯罪,公開聽。

對於大部分的中國大陸人,那些在小城市農村的中國大陸人來說很重要,他們聽,而且對窮人來說也很重要,現在還在聽廣播,共產黨只能做到把所有的城市圍起來,對城市這一圈能形成封鎖,但是它不能把所有的地方都封鎖,一直都做不到。

中國大陸跟美國不一樣,網路沒有自由,大家在網路上大多數人看不見,城市裡廣播被封鎖了,城市人可以看電腦電視可以翻牆可是農村不行啊,你就是有電腦,他也不一定懂翻牆技術,畢竟落後一些,但是廣播就變得特別重要,而且很多人聽了廣播以後,得到一些被中共封鎖的消息以後,他會很高興的去傳播,告訴別人,然後別人拿收音機也聽,所以廣播其實還是非常重要。

最原始的方式就是口傳口,那你怎麼能禁止,沒法禁止,對不對。

共產黨一直在暗中活動,煽起一股輿論說廣播沒有人聽了,現在大家都在看電腦,看電視,然後還派一些公司花很多錢,美國媒體請公司到國內去調查,有多少人聽美國之音,有多少人聽自由亞洲的,當然他們就說這個比例很低,他們覺得這個結論拿到國會去你看該取消了,浪費錢。

中共在美國國會裡運作,一直想讓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停止廣播節目,但沒成功。

真正認識中共罪惡的根源攜手將它送進歷史

而陳光誠則稱,最重要是讓年輕人真正認識到中共罪惡的根源,不公的根源在哪裡,大家有勇氣有智慧的攜起手把專制政權送進歷史。

他表示,現在這些年輕就包括六四以後成長起來的這些孩子,他們用智能手機,或者用網路技術這個不需要你教他,他們很容易的就會去使用。那麼使用以後看什麼這就取決於兩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就是我們做多少努力,我們做多少這方面的推動,讓他更容易的去看到這些信息。

比如早先自由門,在中國所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那我們現在海外還是可以做到這些事情,讓大家更容易的突破共產黨的這種網路封鎖,看到真實的信息。

那麼另一層面,就是這些年輕人,有沒有這個願望去看這些信息。大家原來都有一種擔心說都是一個獨生子,他們怎麼可能讓孩子去冒這個險,去上街遊行,其實這只是一個方面。

另外,孩子成長起來都有一種或者說叛逆心理也好或者說代溝也好,他們對老一輩所說的一些東西未必全認可,所以取決於讓這些人真正認識到中共這種罪惡的根源,不公的根源在哪裡。

在中國大陸維權人士也好,維權律師也好,成長起來這些,並不一定都是非常高的學歷的,很多基層的,很多不同領域,都參與到這樣一個新興的思想潮流中來,這就說明共產黨的封鎖在早期取得短暫的效果以後,在互聯網興起以後,就失敗了。

其實通過網路,通過現在年輕人圈子的溝通和交流,並不難。那麼從零幾年互聯網開始有到現在十幾年下來,我覺得啟蒙已經完成了,階段性的成果,也就是說覺醒的人數已經足夠的改變中國,但是恐懼還圍繞在這些覺醒人的心中,共產黨清楚,所以它現在也是不斷的用這種製造恐怖的手段,讓這些儘可能的不要起來直接反駁它,最重要的就是大家能不能有勇氣有智慧的攜起手來抗爭,能夠有效果的把共產主義專制政權送進歷史,這是目前最關鍵的一件事情。

其實通過網路,通過現在年輕人圈子的溝通和交流,並不難。那麼從零幾年互聯網開始有到現在十幾年下來,我覺得啟蒙已經完成了,階段性的成果,也就是說覺醒的人數已經足夠的改變中國大陸,但是恐懼還圍繞在這些覺醒人的心中,共產黨清楚,所以它現在也是不斷的用這種製造恐怖的手段,讓這些儘可能的不要起來直接反駁它,最重要的就是大家能不能有勇氣有智慧的攜起手來抗爭,能夠有效果的把共產主義專制政權送進歷史,這是目前最關鍵的一件事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