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峰:黨官淫亂校園 中國淪為沒有公開掛牌的妓院

——中共淫亂的前生今世(8)

2013年5月8日,海南省萬寧市後郎小學6名小學女生集體失蹤,其中年齡最小11歲,最大14歲。6名女生被萬寧市第二小學校長陳某鵬及萬寧市一政府單位職員小忠帶走開房,並遭強姦。

八、國已不國,人已非人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現今淫亂究竟到什麼程度?很難用一句話說清楚。在此,我們只能勾勒一個大概的輪廓:

公開專營的妓院:中國沒有註冊公開掛牌的妓院,因為在中國不需要掛牌,很多場所完全具備妓院的功能,而且,誰都知道那是妓院,大家心照不宣。這樣的場所招牌包括:足療、足浴、洗浴、保健、絲足、SPA、休閑會所、養生會所、等等。

公開兼營的妓院:專營的妓院之外,中國還有數量更多的兼營妓院。這樣的場所包括:賓館、飯店、酒店、酒巴、髮廊、KTV、俱樂部、夜總會、女子會所、男子會所、商務會所等等。這些場所為吸引顧客,一般都容留妓女,或主動暗招妓女。每天把單身房客的房間電話通知妓女,夜半時分,妓女主動給單身房客打電話,詢問是否需要“服務”。

隱形的妓院:又稱為“樓鳳”。就是妓女單獨或合租公寓樓,以此為賣淫場所。這些場所,沒有招牌,相當隱蔽,嫖客先在專業網站購買樓鳳聯繫方式,藉助現代通訊設備或社交平台聯繫妓女。

賣淫場所延伸到家庭:妓女上門服務,極大的方便了嫖客,只要一個電話,雞頭就會就近指派妓女上門服務。家庭嫖客獲得妓女信息的方式五花八門,包括門縫小廣告、戶外小廣告、網路查詢、QQ等等。

站街女:在城市邊緣地帶,或城市外來人口聚集的貧民區,站街女是賣淫的主力。她們一般在傍晚出現有相對固定的地點,直接主動招攬附近獵艷的嫖客,然後,一同前往妓女住處,完成性交易。

中國賣淫場所,高、中、低端齊備,專業、兼營、家族、街頭、網路應有盡有,可為不同地位、不同品位、不同口味的嫖客,提供全天候服務。

互聯網的發達,通訊工具的普及,給淫亂提供了隨心所欲的便捷通道。眾多賣淫機構或團伙,以交友、婚介等名目,招募職業妓女和社會上各種身份的壞女人,包括演藝、白領、富婆、少婦、教師、護士、學生妹等,會員動輒上億,性感艷照,意淫自白,目不暇接,為嫖客提供一夜情等各種方式的服務。

順手百度一搜,各種淫亂案例花樣繁多,不勝計數。在此,我們僅把涉及父母、女兒一類的案例標題,拿出少許略作展示——

父親開店母親放哨讓16歲女兒賣淫賺錢;枉為人母母親讓12歲女兒賣淫親自負責介紹嫖客;讓女兒賣淫養家哪有這樣的母親;惡毒母親強迫親生女兒賣淫從5歲就多次遭強姦;母親與17歲女兒共侍一夫買春藥供女兒賣淫;親生母親逼8歲女兒賣淫接客畜生不如;相差27歲母女同店賣淫;母親唆使女兒與富二代發生性關係自己當女兒面與其性交;母親缺錢裝病逼自己14歲的女兒去賣淫;50歲母親賣淫供女兒上學丟了誰的臉;母親逼兩個未成年女兒賣淫賺錢撫養兒子;母女二人為一罐飲料竟當街賣淫;母親喪心病狂強迫11歲幼女賣淫一次50……

如果說,親生父母都忍心把自己的年幼女兒往火坑裡推,那麼,整個社會淫亂的深度、廣度和力度,也就不言自明了。

九、中共黨官淫亂在校園

中國傳統所謂“天地君親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道尊嚴”,道出了教師在人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明確了教師的天職。校園,本該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翰墨飄香,書聲朗朗”的凈土。然而,校園的圍牆,怎擋得住中共的淫風?從大中小學到幼兒園,照樣是苟苟且且,亂得一塌糊塗。

2014年8月11日,民間組織“婦女權利關注網路”發布《中國校園性侵政府信息公開報告》。報告稱,從2013年1月至2014年5月間,中共官方主流媒體報導校園性侵共計72起,受害女生100人以上。另據騰訊教育對340起在校女童被性侵案統計分析,老師校長施害佔70%。請看案例——

2012年9月-2013年5月間,在曲江區某小學擔任一年級體育老師的潘啟新,利用學生在操場排隊、課間遊戲、玩耍或下雨天在室內上體育課之機,在操場圍牆邊的樹蔭下、體育器材室門口、室內、教學樓下的樹蔭處以及教室內,先後猥褻了20名一年級女生。其中3名女生經婦科檢查,被診斷為外陰炎。

2013年5月8日,海南省萬寧市後郎小學6名小學女生集體失蹤,其中年齡最小11歲,最大14歲。6名女生被萬寧市第二小學校長陳某鵬及萬寧市一政府單位職員小忠帶走開房,並遭強姦。

2013年8月18日,在濰坊昌樂平原村發生一駭人聽聞的強姦案。15歲的女學生張敏,到縣城補習英語回家途中,被她的初中數學老師騙到家中強姦殺害,並碎屍八塊。該老師拒不交待作案經過,導致張敏的最後一塊屍首在9月7日才找到。

安徽潛山縣某小學校長楊啟發,在12年里先後性侵9名女童。其中今年最大的已經20歲,最小的年僅8歲。

湖南嘉禾縣普滿中心小學57歲的老師曾星明,以上課不專心為由,用手摸下體的方式對學生進行“懲罰”。班裡19名女生有16名被猥褻,3名倖免者為教師親戚。

河南桐柏縣黃崗鎮村級小學教師楊士付,在該校30餘年,多年來性侵小學女生多達16名,並威脅受害女生:“敢告訴家長,就剁掉手。”

江西省瑞昌市九源鄉上源村小學,發生多名小學生遭教師性侵後染上性病事件,被教師性侵的7名女童皆為小學二年級一班學生,年齡8至9歲,父母在外地打工,同為留守兒童。涉案教師陶表功年已63歲,為退休返聘的編外教師,擔任該班班主任。

2014年7月5日,雲南省宣威市一位學生家長報警,龍場鎮某村小學一教師吳某性侵小學生。經醫院檢查後顯示,被性侵的8名小女孩處女膜破裂,其中年齡最大的11歲,最小的只有5歲。

媒體曝光的這些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面對如此之多的教師性侵案,民眾憤而感嘆,這些喪失天良的“為人師表”的教師們是誰教育出來的呢?難道不是黨嗎?他們學了馬列理論為何會變得如此淫亂喪盡天良!(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