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文足:「兒子 媽媽去把爸爸找回來」

李文足:我需要跟他們做回應嗎?我的丈夫被抓走一千多天,生死不明。我所有的法院程序都走遍了,沒有任何紀錄。我怎麼樣做?要做什麼?我從北京走到天津,是我的權利,我的自由啊。我所有的行為都是在法律框架之內的。我從北京走到天津去尋找我丈夫的下落,這又怎麼啦?我違法了嗎?是他們沒有什麼法律手續過來把我們強制帶到派出所。完全是他們違法,他們是違法分子、騙子。我需要給他們做正面答覆嗎?我不需要給他們一個交代啊。

李文足資料照片(2016年12月於北京)

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蹤超過千日杳無音訊。他的妻子李文足展開了徒步尋夫,從北京家中走往丈夫被批捕的天津。120公里的路途上,中國國保不斷阻撓。她問:“我尋找自己丈夫的下落,哪裡不對了?”

德國之聲:徒步尋夫進入第七天。目前狀況如何?

李文足:我從北京走到天津尋找我丈夫的下落,昨天在天津被抓到派出所,下午快五點就放了我。我跟王峭嶺、劉二敏今天回到被抓的那個賓館,再繼續走。一到賓館就來了很多國保。把我們3位家屬分別押回各自的住處。

德國之聲:天津警方要求你中斷尋夫行動,你怎麼回應?

李文足:我需要跟他們做回應嗎?我的丈夫被抓走一千多天,生死不明。我所有的法院程序都走遍了,沒有任何紀錄。我怎麼樣做?要做什麼?我從北京走到天津,是我的權利,我的自由啊。我所有的行為都是在法律框架之內的。我從北京走到天津去尋找我丈夫的下落,這又怎麼啦?我違法了嗎?是他們沒有什麼法律手續過來把我們強制帶到派出所。完全是他們違法,他們是違法分子、騙子。我需要給他們做正面答覆嗎?我不需要給他們一個交代啊。

德國之聲:你這個行動的目標是什麼?

李文足:我只是說,我希望相關的人員能夠回到法律的程序上來,希望他們能夠依法去處理我先生的事。

德國之聲:目前你的五歲兒子如何理解這件事?

李文足:他不需要我說。他就是身在其中的呀。因為他的爸爸被捉,他的生活完全就是……比如說沒有上學,媽媽每天要為了爸爸出去辦很多事情。有國保來軟禁我們、恐嚇我們。這些都是他自己經歷的。他身在其中,所以不需要我刻意去跟他去說、去解釋是怎麼樣一回事。他現在年紀愈來愈大,他肯定很清楚他爸爸被捉走了,不在家裡面。

德國之聲:兒子有跟你說什麼嗎?

李文足:他當然會說啊。因為我告訴他,本來我們預計是十天。十天不在家,我肯定要跟他說清楚。就不用欺騙他了。我說兒子,媽媽要出去,從北京走到天津去找爸爸,要把爸爸找回來。以前到天津去我是坐高鐵、坐火車。但我現在什麼都沒有,就是步行。他想跟著我去。他說:“媽媽,我不願意跟你分開這麼長時間,我會想你的,你帶著我一起去吧。”後來我就跟他講,按照這個情況,帶著他肯定不方便。昨天他跟我一個朋友在視頻的時候,他就問說:“我媽媽是不是被警察關到監獄裡面去了?”有的時候我要出去,他問我要幹什麼去,我說我要做些事情,是關於爸爸的。他就會說,“媽媽你要小心,不要被國保捉走了呀,不要被關起來了。”

德國之聲:想跟先生說什麼?

李文足:我就是希望他自己保重。他好(對)我們最重要。我們都在擔心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