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年度最佳諷刺故事《房子》

沒想到,十幾年後,我和老黃、老劉又成了鄰居。

我們三人,原來在一個單位工作,趕上了福利分房末班車,三人同時分到了房子。同一幢樓,同一個單元,同一層。一梯三戶,老黃家在東邊,老劉家住西邊,我呢,住中間。

那時候,我們都還年輕,經常在一起串門,喝酒,談人生,夢想著賺大錢。

後來,單位垮了,我們各謀出路。

雖然還是鄰居,但碰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人生不易,大家都拚命地討生活,已經沒有多少閑情喝酒聊天了。

一日,老黃忽然來敲門,告訴我,他把房子賣了。

我問他,為什麼賣房子?他說,他將工作辭了,打算自己創業,可是,啟動資金不夠,思來想去,只有賣掉這套房子。他說,房子賣了20萬,不多,但加上之前的一點兒積蓄,勉強夠了。

我說,房子賣了,你一家四口住哪兒?他那時剛剛生兒子不久,鄉下的老母親和他們住在一起,幫他照看孩子。

老黃說,沒事兒,我跟妻子商量好了,就住在廠里。他想盡辦法,弄了一塊地,投資搞了一個小加工廠。

我搖搖頭,同情地說,那你今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老黃激動地說,沒事兒,創業嘛,哪能怕吃苦呢。我跟老婆拍胸脯說過了,等我將來掙到大錢了,一定買一套大房子好房子,讓她享享福。

老黃搬走了。搬家那天,我和老劉去幫忙,臨別的時候,我們三個大老爺們兒,眼眶都濕濕的。

老黃搬走後,偶爾有他的消息,有說他的廠快撐不下去了,也有說他幸運地接到一筆大單,生意開始紅火起來了。雖然同在一城,但各忙各的,也就漸漸淡忘了。

過了幾年,老劉也搬走了。

搬家前一天,老劉請我過去喝告別酒。老劉告訴我,他把這房子賣了,剛好夠首付,在新區買了一套90平方米的新房子。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老劉的臉紅撲撲的,激動地對我說,這個老小區,已經沒希望了。你看看,還有幾個有錢人住在這鬼地方?兄弟,聽我一句話,跟哥一樣,把這老房子賣了,咬咬牙,貸款買套新房子。我們那個新區還有房源,我們再做鄰居。

我搖搖頭說,我在單位收入不高,像你一樣去貸款,我怕自己連房貸都還不起。算了,我還是守著這老房子,安生過日子吧。

老劉拍拍我的肩膀說,兄弟,膽子要大一點兒,不然,你就守著這老房子等死。你看看我買的那個新區的房子,簡直一天一個價,我買的時候,6000元一平方,這才一個多月,已經快漲到7000了,以後肯定還得噌噌往上漲,再不下手,就真的遲了。

老劉最終沒說動我,我覺得,有個房子住就行了。

老黃和老劉都搬走了。

他們兩家的房子,新房東住了沒幾年,也先後置換了房子搬走了。從此,我的鄰居,就像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只有我一家一直住在這兒。

有一次,在大街上遇到以前單位的工會主席,從他那兒得知,老黃的生意做得挺不錯的,賺了不少錢;而老劉呢,前兩年將新區的房子賣了,又置換成了新城一套更大更漂亮的房子。工會主席感嘆說,他們都越混越好了,聽說你還住在原來單位分的舊房子里?我訕訕地笑了笑。

日子就這樣不咸不淡地過著。

忽一日,有人敲門,竟然是老劉。老劉激動地說,我們又做鄰居啦!

我一臉茫然。老劉指著我家東邊說,我將新城的大房子賣了,賣了300萬,正好買下了以前老黃家的房子。

我詫異地看著他,你瘋啦,花300萬買這個破房子?

老劉幽幽地說,沒辦法,兒子馬上要讀初中了,這裡是全市最好的學區,房子雖然破舊,但是學區好,所以價格特別貴。老劉說,我在房子上折騰了這麼多年,從當初不到20萬的價格,換成了現在300萬的房子,卻沒想到,到頭來還是回到這兒和你做鄰居。就這樣,老劉又成了我的鄰居,只是原來住我家西邊,現在住在了東邊。

又一日,門外響起鞭炮聲,開門看,是有人搬家。走在前頭的人好面熟,老黃!我問老黃,你、你怎麼幫人搬家?

老黃看見我,也一臉詫異,你怎麼還住在這兒?

這時,老劉也打開了門看熱鬧。一聊才知道,老黃不是幫別人搬家,是他自己搬家。他說,女兒馬上要念初中了,這套老房子學區最好,正好原來老劉家的房子要出售,他就將加工廠賣了,又將現在住的房子也賣了,正好湊夠了買這老房子的錢。

老劉,老黃,還有我,我們又成鄰居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