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那些美到極致的千古佳作 念著念著生活就成了詩

美,是春江花月、賭書潑茶;

美,是相思楓葉、秋水春山;

美,是夢裡軒窗、關山飛雪;

美,是天涯孤鴻、雲中錦字……

美,是一個玄妙的字

只要看到,眼前便盛開了

一片絢爛花海

那些美到極致的古詩詞

總有一句,打動你……

那年青春,是最好的年華,花香風暖,我在這青春里烹茶煮酒,團團歡喜升上心頭。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

試上超然台上望,

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諮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

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蘇軾《望江南·超然台作》

很多的人,很多的事,很多的境遇,若只是初見,一切美好都不會遺失。可惜,驀然回首,卻已是……物是人非,滄海桑田。

時光的流逝,距離的遙遠,可以使人淡忘很多往事,但彼此間的愛意,卻永遠都不會磨滅。正是在不盡的思念中,人的感情才得到了凈化和升華。

沒有距離,便少了思念。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張九齡《望月懷遠》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人生在世,求什麼呢,若有一個人,願意與你生死相隨,這一生,也就夠了。

別過滄海,再沒有見過真正的波浪;永訣巫山,世上哪還有入眼的雲彩?

輕輕揮去一路上迷離的風景,我的心只和你的音容緊緊相依。

見多了舞榭樓台,燈紅酒綠,看慣了鶯歌燕舞,花徑逶迤。就算把俗世的春色盡收眼底,也比不上夢裡看一眼你盈盈的笑意。

世間繽紛,不及你一個眼神……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元稹《離思五首·其四》

年少時,最美的事情莫過於與你相遇的那一刻。

從與你相見的第一面起,就覺得你似曾相識,彷佛多年之前就已與你是故人。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

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

——佚名《茶花》

這世上總有一些人,非要等到千帆過盡,才開始知道回頭;要等到流離失所,才開始懂得珍惜;等到物是人非,才會開始懷念。

韶華流逝,物是人非,風亦感傷,人亦彷徨。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崔護《題都城南庄》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在往陰暗處尋找我們心中的那個人,卻總不見其影蹤,

驀然回首,才發現那人,其實一直就在身邊,只一個轉身的距離,而已……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青玉案·元夕》

從第一次遇見你,思念就在我心中生根發芽,願君如我……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撒向大地,我就開始思念,直到紅日西沉。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李之儀《卜運算元》

有些事,無需等到回憶起來才感遺憾,因為在開始的時候就知道,註定,是沒有結果;註定,要悵恨無窮……

當美好逝去,回憶能挽留什麼?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庄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錦瑟》

十年,是一個恰好的跨度,看似不長,卻足以讓思念發酵成酒,一杯一杯,澆斷了愁腸。

若是不見也就罷了,怕的是風霜滿面,相見卻不相識,就這樣在蹉跎歲月的罅隙中擦肩而過……

一步一遙是想念,一夜一夢是十年……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記夢》

當有了思念,這思念就把我從那孤獨的深淵裡解救了出來。從此我的思念就都有了寄託。

那種深深的孤獨感,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因為我的心裡有你。

——李白《獨坐敬亭山》

池塘之所以清如明鏡,倒映天光雲影,是因為常有活水注入。只有不斷學習的人,才能永葆活力。

人生,就是不斷學習、不斷完善自我的一次旅程。到終點處,誰承載的更多,誰就是勝者。

不斷學習,這是提升自我的唯一法則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朱熹《觀書有感其一》

我多怕,多怕你與你的情誼僅限於一面之緣,我多怕,多怕那份思念變成遺憾,變成淚濕春袖的無奈。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歐陽修《生查子》

幸運的是自從遇見你,我的生命里就有了溫暖,這份溫暖是夜深時家中的一豆燭光,是我心靈的歸宿……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劉長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現在的我很幸福,團團歡喜從心底里升起,為他洗鉛華,為他作羹湯,我就是那個人人艷羨的莫愁女……

冀馬燕犀動地來,自埋紅粉自成灰。

君王若道能傾國,玉輦何由過馬嵬。

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聞虎旅傳宵柝,無復雞人報曉籌。

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

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

——李商隱《馬嵬二首》

時間如流水般滑過,轉眼之間我已年華老去。

而我的生活,正如我當初所想,平平淡淡,卻充滿了樂趣。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

最喜小兒亡賴,溪頭卧剝蓮蓬。

——辛棄疾《清平樂·村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toment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