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如果兔子拚命奔跑 烏龜該怎麼辦?

我想每個人成長的經歷中,都會或多或少曾被‌‌“自卑‌‌”的情緒所籠罩。我自己就是一個一直糾纏於‌‌“失敗者‌‌”情結的人。

小時候因為痴肥,體育課上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搬到大城市,因為口音以及內向的性格,成為全班男生的出氣筒;到了高中,進到全省理科實驗班,才知道有些學霸的智商,是自己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初到美國,被身邊同學認為是FOB,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鄉巴佬;混進所謂的世界名校,看到身邊一大波牛人,陷入平庸的沮喪;好不容易擠到紐約華爾街,看到名校中選出的所謂‌‌“精華‌‌”,才開始面對自己綜合能力的缺失;

再回到香港,身邊很多投行同事的業務能力與人際能力都遠勝於我,只能在高壓力的環境下苟延殘喘;從乙方轉到甲方開始做PE投資後,當跟索羅斯的兒子同桌鬥智斗勇時,才能深刻體會‌‌“家學淵源‌‌”與‌‌“贏在起跑線‌‌”對一個人的意義;

由外資換到國企,開始看到體制內藏龍卧虎的主流玩家真正在玩什麼,才意識到以前在邊緣化外資環境下膨脹出各種不接地氣的泡沫有多麼可笑;隨後開始接觸到保險、銀行以及其他金融領域的強人們,才知道在整個金融大版圖中,十倍百倍於自己原來折騰的小池塘規模的資金,是在做什麼。

分享了上面一大段,其實我想說的,最重要是如下幾點:

1.就像talich老師在我去斯坦福念書以前贈我的那句話:

到了那兒,不用指望成為牛人,但至少你知道大海有多寬,能看到牛人在做什麼,就夠了。

對烏龜來講,兔子存在的意義在於,至少讓它知道這世界還有‌‌“兔子‌‌”的存在,以及兔子跑得有多快。盜用一句標語:讓你看到更大的世界,這本身就是最大的意義。

2.兔子的存在,能夠讓烏龜直面自己就是一隻烏龜這個事實。有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才能準確的定位自己的位置,也才能冷靜的思考最適合自己的人生規劃。而這,很多時候恰恰是最知易行難的事。

3.其實人越往後走,越會深刻體會到‌‌“階級‌‌”的不可逾越性。憤青的時候會咒罵:‌‌“操他媽這世界為什麼這麼不公平。‌‌”可當你不再被荷爾蒙沖昏頭腦時,也許你會開始思考:既然現在是這種情況,那我應該做點什麼呢?當你絞盡心機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同時,也許你也在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當櫻木花道完成兩萬球的訓練之後,他才知道流川楓有多厲害。

因為在一次比賽中,他看到流川楓的一個中投,這個起跳,這個姿勢,這個弧線,竟然是他訓練中想像的最完美的畫面。

他很氣,緊握這拳頭,又不甘心,他問教練:這隻狐狸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打籃球的?

安西教練:你應該好好的盯著流川楓的姿勢,儘可能的模仿他,然後用3倍於他的訓練量訓練。這樣,你才有可能在高中階段之內超越他。

流川楓是那隻兔子,幸運的是,櫻木大概也是。

題主的困惑在於,櫻木是個天才,尚且如此,而你,可能只是木暮。

有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最近比較煩比較煩比較煩,我看那遠方怎麼也看不到岸,那個後面還有一班天才追趕,寫一首皆大歡喜的歌,是越來越難。

中年危機全都是這樣的:前面比你牛逼的人一眼都望不到岸,後面一班天才,比你有精力,比你聰明,比你學歷高,比你國際化。而你,小孩成績你得操心,老婆吃秘書的醋你也得操心,父母身體逐漸糟糕,最可怕的是你頭髮越來越少,身體越來越胖。

題主的困惑在於,比你天才的那個人,還比你努力;比題主的困惑更可怕的是,這個比你努力的天才,還比你年輕,比你有精力,這意味著,即使你想努力,你也沒有那個精力努力。這就更無力了。

所以,我們能做什麼。

如果你是個絕對的蠢蛋,那我只能說,請你盡量少的認識這個世界,最好一輩子不要離開你生活的地方,有時候知道的越多,越痛苦。當你看到那麼繁華的城市,那麼美麗的女孩,那麼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生活都與你無關的時候,更多的痛苦便會襲來。

如果你是個笨蛋,又不肯努力,那也請你知道少一點。

如果你不是個絕對的蠢蛋,又願意努力,請你參考第一段安西老師的話:盯著那隻兔子的每一個動作,能學多少學多少,然後以他三倍的訓練量訓練。

兔子一定會打盹的,即使牛逼如牛頓,30歲之後也再無建樹;也不是每個像科比一樣的天才,都知道洛杉磯凌晨四點的樣子;你知道洛克李嗎?火影里那個相信笨鳥先飛的熱血少年,他說,努力的天才也是天才。

我曾經在一個答案中說過,勤奮,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被高估的美德。但是對於一個毫無天賦的人來講,可以依仗的就只有勤奮了。

如此,即便你還是追不上兔子,你可以是烏龜里跑得快的那一個。

如此,即便你是木暮,你也能做成一個,每天都比昨天好一點點的木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