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好友突然死去 留下偽造的身份和一串謎 12年後他開始調查 背後的一切無比唏噓

2014年,加拿大渥太華附近的Beechwood公墓,

電影製片人Dylan Reibling正低頭,對著一塊墓碑若有所思…

這座墓里埋葬的,是他最好的朋友,名叫Michael De Bourcier的哥們…

然而,這位Bourcier的好朋友,在12年前就因心臟病神秘死亡,

不但死因有些怪異,連他的姓名,身份都是偽造的,

Bourcier就這樣帶著一連串秘密長眠於地下,讓把他當作最好朋友的Reibling,這十多年來活在無盡的困惑中,一直在苦苦追查他的真實身份…

這個“神秘朋友的”故事,得從頭說起….

2000年6月,Reibling在一家技術型創業公司找了一份兼職,

工作平淡無奇,Reibling卻在這裡收穫了自己最好的朋友Michael De Bourcier。

Bourcier對人熱情,充滿幽默感,很快就和Bourcier熟絡起來。

Reibling更是驚喜地發現,原來兩人都來自Goderich,有著共同的童年記憶。

兩人還有不少相同的愛好,甚至愛喝同一款啤酒,

很快,Reibling便和Bourcier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2002年,Bourcier所在的公司不景氣,宣告破產。

Bourcier給Reibling發來一封郵件,說自己要參加對外英語教學測試(TESL)認證,準備去日本或德國教英語。

在填報信息時需要兩個非親屬聯絡人證明自己的身份,Reibling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聯繫方式填上了。

之後Bourcier又給Reibling發了一封郵件,表示:

“如果有人聯繫你,你給予及時回復,我會不甚感激,兄弟。”

讓Reibling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封無比平常的郵件,竟然成了Bourcier跟他的訣別….

2002年4月10日,Reibling接到多倫多警局打來電話。

警方告訴他,Bourcier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公寓里,初步鑒定是死於突發心臟病。

33歲的年紀死於心臟病,包括警方在內的人都覺得有些怪異…

而最奇怪的是,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一張喪葬服務卡,上面寫著:

“一旦我死了,請打這個電話(喪葬公司聯繫電話)…..”

警方調查之後表明,一周之前,已經預付了關於他自己葬禮的所有費用…

之後,警方對Bourcier的案件細節進行調查後,發現一個無比驚人的事實:

Bourcier的駕照,社保卡,所有有關他身份的資料…

竟然全部都是偽造的…

甚至,他根本不叫Michael De Bourcier!!.

得知這一消息的Reibling無比震驚,這個幾年來他最信任,最看重的朋友,竟然連名字都是假的!!

回想認識的Bourcier的一切,Reibling覺得自己被徹底戲弄,欺騙,和背叛了…

自己一直當作朋友的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做過寫什麼?為什麼要偽造身份?在他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然而,因為Bourcier的欺騙而無比憤怒的Reibling選擇了迴避,他關閉了關於Bourcier的一切記憶,把那個他曾經視為最好的朋友,卻最終欺騙自己的人,徹底塵封在記憶中…

這一場記憶的塵封,一封就是12年….

這12年里,對Bourcier的恨意漸漸褪去,Reibling總是不經意想起Bourcier的事,他感到,自己沒法逃開這一切,不查清楚Bourcier的真相,他內心永遠不得安寧…

由於當年警察始終沒能解開Bourcier偽造身份的謎底,於是,這個案子也成了冷案…

12年後,Reibling重啟了對老友Bourcier案子的調查….

他從手頭上開始,每一張照片,每一個封郵件,他都仔細尋找蛛絲馬跡,一個也不放過…

他還求助於當年Bourcier的幾位同事,然而遺憾的事,12年過去,

大家的記憶越來越淡,關於Bourcier的很多細節,他們甚至不如Reibling本人清楚…

找了一個著名的私人偵探Dave Perry,他是過去屢破大案的退休警察,在警界有良好的關係,這對Reibling調查這種陳年冷案很有幫助。

Perry出手不凡,剛展開調查,就查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

他查到,真正的Michael De Bourcier已經在1973年的一場交通事故中死去了,

他死的時候,是個年僅4歲的男孩….

Perry建議Reibling去找真正的Bourcier的父母打聽情況,因為那個自稱Bourcier的人,Reibling的朋友可能認識真正的Bourcier,因為某種原因,盜用了他的身份,這樣看起來是很合理的,因為交通事故死掉的孩子是大家最不關心的,也是最容易被冒名頂替的….

Reibling去British Columbia找到了真正Bourcier的父母,真正Michael的父親表示從來沒見過這個人,也不知道他是誰,他認為很可能是Reibling的朋友偶然讀到了關於他兒子的新聞,隨機盜用了這個名字….

調查又陷入了僵局,Reibling卻不打算就此放棄…

這時Perry又帶來了好消息,他找到了當年給Bourcier驗屍的法醫…

法醫表示:

Bourcier的確是因為嚴重的心臟病而死的,因為他作為40歲以下突發心臟病死亡,情況比較罕見,因此,他們甚至懷疑Bourcier可能被下毒,但之後的醫學檢驗表明,除了體內在正常範圍以內的酒精,沒有中毒的跡象…

那麼,Bourcier為什麼提前一周預付了自己的葬禮費用呢?

法醫表示,Bourcier很可能是先天性心臟病,並且他自己對病情非常清楚,就此做好了準備….

關於Bourcier的死因看起來是清楚了,不是自殺也不是謀殺,確實死於心臟病突發…

但是,他本人究竟是誰?要怎樣才能查到他的真實身份?

法醫建議,最可靠的是DNA鑒定,但是DNA比對鑒定要很長時間,要先鎖定和他DNA想近的親戚,之後慢慢縮小調查範圍,可能要花幾年時間…

調查似乎又回到了起點,說來說去,還是只能用DNA鑒定追蹤這個耗時費力的辦法….

Reibling回想Bourcier曾經跟他說過的點點滴滴,尤其是關於家鄉Goderich的記憶,那些細節和故事,如果不是出生和生長在那裡,是絕對講不出來的,

憑著直覺,Reibling決定賭一把…

或許Bourcier曾經因為意外而改變身份,這個意外,很可能就是離家出走或者失蹤!

於是,Reibling打開加拿大失蹤人口資料庫,在Goderich失蹤登記人口裡開始挨個兒查找….

Goderich多年來的失蹤人口不多,只有779人,

Reibling一個一個看下來,突然,一個年輕的面孔震驚了他….

這個出生於1965年,於1992年8月失蹤的,名叫James Walton的哥們,雖然樣貌比他熟悉的Bourcier瘦出一大截,但他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這不就是自己一直追查的,曾經最好的朋友,Michael De Bourcier嗎?!

Reibling很快跟Perry打了電話,兩人聯繫了Walton的家人,Walton的父親早已過世,只剩下82歲的母親和一個姐姐…

Perry告訴兩人,他們可能找到了Walton,但不幸的是Walton已經在12年前突發心臟病死去了…

之後,電話那頭是長久的沉默,緩過來之後,四人在電話里約定,當面辨認Walton的照片,講述過去發生的一切…

幾經曲折,Reibling和Perry終於見到了疑似自己好友的母親,

82歲的老人家用顫抖的手打開Reibling帶來的照片,

老人家看完含著眼淚說到:

“照片上他老了一些,但我100%肯定,這個人就是我兒子James Walton…”

原來,朋友的真名叫做Walton…

隨後,Walton的姐姐講述了Walton當年失蹤的情形,

那是無比平常的一天,Walton告訴她要去拜訪一位美國的好友,便開車走了,

之後不久,Walton的姐姐接到了來自英國的電話,他們在英國再婚的老爸突發心臟病去世了,Walton的姐姐趕緊給Walton那位美國的朋友打電話,美國的朋友卻表示沒有見到Walton…

48小時過去了,Walton的家人只好報警,

第二天,警方在一座高架橋下發現了一輛車,裡面有錢包,駕照,體恤,褲子,所有和他身份有關的東西…

Walton就這樣人間蒸發,從此杳無音訊,直到他以Michael De Bourcier的身份再次出現,開始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

對於他為什麼要突然消失,之後以另一個人的身份過上完全不同的生活,

Perry和Walton的姐姐共同推斷:

或許是因為他的先天性心臟病,和他當時在職業上遇到的瓶頸,他迫切想重啟生活,開始不同的人生,

總之,他做出了最極端的方式,從過去的生活徹底消失,盜用另一個身份,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只是,他到死都沒能來得及通知自己的家人…

對於Reibling契而不舍的追查,最終讓一切真相大白,還找到了老友的家人,Walton完成了身後事。

Walton的姐姐和Reibling都無比感動,他們總算為自己最牽掛的人,找到了一個完美的答案。

2015年5月6日,DNA鑒定結果出來,一切證實,Michael De Bourcier就是James Walton,

這個故事總算划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雖然,

曾經的名字和身份都是假的,

但當年那份友誼卻是真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