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震撼!彭德懷 以大老粗示人的精明政客 此文帶來20個月刑期

——毛澤東在廬山會議是如何斗垮彭德懷的

在廬山批彭時,毛澤東也極力訴說彭的狡猾,甚至向全體會議代表發出威脅,說:我不相信解放軍就聽你彭德懷的。如果解放軍真的都聽你的,大不了我和林彪重上井岡山打游擊去。一方面,毛澤東是赤裸裸的向黨內高幹們攤牌,又不然你們站在我這邊,要不然站在彭一邊;另一方面也說明彭在軍中的勢力已經大到讓毛澤東已有所忌憚的地步。

在中共官方史學對於1958年廬山會議的記述中,彭德懷一直是以為民請命的正面形象出現的,而在傅志彬在其由台灣達觀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洗腦的歷史》中,從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角度重新解讀了廬山會議的歷史。

彭德懷和張聞天在文革中被批鬥

官史上一直把廬山會議作為一個偶發事件。說本來毛澤東是想改正錯誤的,彭的萬言書激怒了毛澤東,結果錯誤沒改,越發嚴重,直至引起大饑荒。官方這樣說,無非就是要把大饑荒歸結於毛澤東個人的性格,極力把這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巨大悲劇與體制撇清關係。

從毛澤東在廬山會議前後,以及在整個60年代,70年代的表現來看,毛澤東從來就沒有準備承認錯誤,而且他在1958年的方針一直延續到他的死亡,沒有絲毫改變。大饑荒造成的真正原因是毛澤東領導的體制窮兵黷武,用無數人的生命換取了原子彈,換取了軍事工業和軍隊。這和蘇俄,北朝鮮的大饑荒的原因如出一轍。

廬山會議弔詭之處就在於,毛澤東的幾個秘書,田家英,李銳,還有湖南省委書記周小舟(也是毛澤東的前秘書)都捲入了此次風波。彭在寫“萬言書”前和這幾人經常長談。以我的了解,毛澤東是相當提防自己的秘書和別的領導人交往的,以毛澤東對情報系統的掌控,又如何會不知道他的秘書和他從來不喜的彭混在了一起。最為弔詭之處就是在毛澤東身邊混了十幾年,深知毛澤東心胸狹窄的田家英居然也趟了這趟渾水。最後田在毛澤東的保護下過關,沒有追究,但最終在文革前夕被撤職,感覺大禍臨頭的他知道毛的手段,也知道自己的下場會很慘,索性一根繩子弔死了自己,倒也免了許多羞辱。李銳和周小舟下場都很慘。李銳坐了十幾年牢後熬到了文革結束,寫了一本《廬山會議回憶錄》,提供了很多有用的資料,但中間有很多地方語焉不詳,有意無意隱藏了很多秘密。周小舟則在會議後被撤職,後死於文革。毛澤東的秘書及前秘書集團為反對毛澤東的對手提供炮彈,真是匪夷所思,而後其中的人還有能逃過此難不予追究,更是讓人不可想像,這裡面必然有貓膩,大家可以深究,一定能挖出很多猛料來。

官方史料上把彭樹為民請命的硬漢。這就像極力把周恩來樹立成愛民如子的好總理一回事,不過是告訴大家這個團伙里還是有好人的。現在我們知道在60年代初,貴州大量餓死人的時候,周提供給茅台酒廠上千噸糧食釀酒,60年初茅台酒產量不降反升。從眾多的回憶錄中我們知道這茅台是中共高官們的最愛,這血茅台給誰喝了咱們都心知肚明。(閑話一句,在皇帝時代,大荒之年,官家會明令禁止釀酒,以省出糧食救命)。

從這彭一生履歷看,從打土豪,肅反,內戰,朝鮮戰爭一直到整肅劉伯承及粟裕,對人命也從來沒愛惜過,對待自己的同志也是大下狠手的主,對權力也有著強烈的興趣。

如果僅僅是因為對老百姓的憐憫而奮不顧身反對毛澤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彭不過是一個經常以大老粗示人的精明政客,不然他如何能打倒毛澤東欽點的粟裕而換上自己的心腹做總參謀長以圖把握軍隊呢?

在廬山批彭時,毛澤東也極力訴說彭的狡猾,甚至向全體會議代表發出威脅,說:我不相信解放軍就聽你彭德懷的。如果解放軍真的都聽你的,大不了我和林彪重上井岡山打游擊去。一方面,毛澤東是赤裸裸的向黨內高幹們攤牌,又不然你們站在我這邊,要不然站在彭一邊;另一方面也說明彭在軍中的勢力已經大到讓毛澤東已有所忌憚的地步。

綜合上述,這彭德懷上書之事,絕不會是一時的心血來潮,後面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沒有一定的支持,彭是不會走這步棋的。彭的自信,一方面肯定來自對軍隊的掌控力,雖然他來了廬山,他的親信,總參謀長黃克誠還留守北京,手握軍隊的實際指揮權;另一方面,肯定有其它黨內大佬的支持,這些大佬們除卻周和劉,我很難想像會有其它人。彭本身與劉在紅三軍團時共事,關係一直不壞,周本來就是彭的老領導,三者在1959年的利益相關,不合作的理由很少。彭的上書,可以看著是一次劉周彭趁著大躍進遇到挫折,試著向毛澤東提出的一次挑戰。毛澤東的秘書們集體為彭提供攻擊毛澤東的子彈這件蹊蹺的事情是不是毛澤東故意安排的?如果是的話,毛澤東為什麼要這樣干?劉和周在這裡面扮演了什麼角色?通觀1959年廬山會議已披露的材料,基本上和廬山一樣,總是罩在雲霧之中,藏著太多的機密,還需要後來人解密。

毛澤東化解這次挑戰的辦法是,首先將黃克誠調離北京,上山開會,使軍隊的實際指揮權從彭的手裡拿開,然後急調林彪上山,與賀龍一起圍攻彭和黃克誠,讓彭,黃嘗到了一年前劉伯承,粟裕吃過的苦頭。(彭因為在1946年到1949年統領原賀的部隊,產生了很多矛盾,也是毛澤東灑下的種子)。同時,與劉周攤牌。

記得看過一篇回憶錄,毛澤東連夜召集劉,周開會,劉吃了安眠藥正準備休息,是被人扶著搖搖晃晃進參加會議的。在這個會議後,劉,周積极參与了對彭的批判。他們二人甚至出面動員別的高級幹部對彭進行揭發批判。劉在後來的會議中就揭發過當年和彭在紅三軍團長征中共事的一件往事,以示彭表面憨厚,實際精明算計。劉還出面做紅三軍團同事黃克誠的工作,示意黃批判彭,以換取前程,被黃拒絕。

毛澤東是如何向劉周攤牌,以使得劉周拋棄與彭的結盟轉而擁護毛澤東我不得而知,相信隨著史料的慢慢披露,真相一定會大白於天下。但劉周為了保護自己,放棄了和彭的聯盟,轉而擁護毛澤東,使得毛澤東能夠打倒彭,撤銷了彭的軍委常務副主席的職位,代之以毛澤東的親信林彪,總參謀長的職位也換上了毛澤東的心腹羅瑞卿,至此,劉,周,彭鐵三角被打破,毛澤東在軍隊控制方面開始佔據優勢,劉,周的命運逐漸被毛澤東所掌控,直至被各個擊破,死無葬身之地。

當然,此時的劉,周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軟弱,自私,短視將會給自己帶來的殺身之禍,仍然積極奔走在批判彭德懷的第一線,為早已準備好屠宰他們的劊子手呈上洗剝好了的羔羊,以洗白自己,顯示忠心,雖然若干年後他們自己也變成了洗剝好了的羔羊!

廬山會議以毛澤東的全勝結束,彭及他的親信們被撤職,接下去毛澤東在黨內及軍內掀起了抓“右傾分子”的浪潮,藉機清洗了一批與彭親近的幹部。在經濟上執行更瘋狂的大躍進政策。但這種瘋狂主要表現在農業方面。工業方面雖然號稱完成了鋼產量1300萬噸,如何完成的卻語焉不詳,至少沒有了全民鍊鋼的搞笑場景。農業方面仍然執行高徵收,大辦食堂,大修水利的政策,甚至變本加厲,比1958年更加嚴酷,很多地方基本上是秋收剛完,交完各種徵收,農民手裡就已經沒有了糧食,就要向上面要救濟糧。而各級官員怕以前吹的牛皮被戳穿,影響自己的前程,大都默不作聲,並不向上級反映農民的要求,致使很多農民從1959年秋天就開始斷糧,加上不準自己開伙,收集到的野菜,野味也要交到食堂,再加上大修水利等重體力活,在1959年冬至1960年春,大批農民被餓斃,據楊繼繩先生在《墓碑》中的考證,這一年至少有超過兩千萬人餓死,佔了大饑荒時期餓死人總數的一半以上。(楊經過詳細計算,認定整個大饑荒時代中國死亡人數至少3千7百萬以上,而且是很保守的計算)

阿波羅網附背景介紹:

江西學者《洗腦的歷史》作者傅志彬被判入獄(圖)

china-dissident-fu-zhibin-book-800.jpg2014年7月,傅志彬(左)出版的書籍《洗腦的歷史》。(傅志彬微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洗腦的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