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文史】明前茶雨前茶品春茶返璞歸真

(國畫賞析明文徵明《惠山茶會圖》卷(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古人喝茶清談雅緻

宋人王十朋在一年清明時節,有好友來訪。兩人談天說地,檐前綠草茵茵無際,芬芳到天涯。聊著聊著清興浩發,何不山中行?!往山裡走,雅興之人、清談之時,怎能無茶呢?

蟹眼煎新汲,雀舌烹春擷。澆君文字腸,掉我清談舌。

人生會面難,歲月易飄忽。君姑為我留,匆匆莫言別。

(《毛虞卿見過》)

古人的想像力很豐富,透過敏銳的觀察、豐富的聯想,創造了許多生活的樂趣、生命的韻事。那煎茶的泉水沸騰起漩渦,形成了“蟹眼”,那嫩芽春茶似“雀舌”;一茶清香滿口、喉吻韻味盤旋,曲折入了腸啟開了一肚子典故。腹笥打開了,那些生命知見續續湧出。

清談壺底起松濤,松濤激蕩氣迴腸,朋友間你來我往的溫語也得到一山的回應。在這樣的談趣中,可能那傾聽的山也要說句話:“君姑為我留,匆匆莫言別。”

明前茶、雨前茶、穀雨茶春茶嘗春

陸羽《茶經》寫道:“凡採茶,在二三四月間”這裡說的是黃曆的時間,換言之,入了春分,就得茶了。二、三、四月間採的茶都是春茶。

自唐朝以來,都是以春天綠茶為美,採茶又以清明和穀雨節氣最關鍵,因為此時節應合了天地的清明精華之氣。清明前後採制的春茶帶著天地清潔明澈的氣質,滌煩悅志,凈化人身、澄澈人心。

古來就有“明前茶,雨前茶,穀雨茶”這些春茶的稱呼,都是從採摘時的節氣來區分的,當然內蘊之韻,也不盡相同。對愛茶的人來說,春茶之韻點滴在心,清代楊汝諧《龍井紀游》詩吟:“明前雨後分槍旗,一碗乍辨色香味”,點破這般心情。

一碗茶,乍辨色香味。(Shutterstock)

明前茶

從春分之後到清明節氣之前採摘的茶葉就稱為“明前茶”,又稱為早春茶、火前茶(清明舉新火),在唐代就有“明前茶貴如金”的說法。那時,茶葉生長時天氣未熱,生長速度慢,茶內含香氣物質豐富、滋味醇和;天不熱所以蟲害侵擾少,芽葉細嫩、飽滿又鮮爽。

節氣的特色造成了“明前茶”稀有、昂貴,在古代是上貢的珍品,一般人很少能得嘗。唐代茶仙盧仝以〈七碗茶歌〉(〈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留名不朽,茶歌以“黃金芽”比喻得到天子專寵的陽羨明前茶,使得如今“明前茶貴如金”仍然膾炙人口:

……

聞道新年入山裡,蟄蟲驚動春風起。

天子須嘗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

仁風暗結珠琲瓃,先春抽出黃金芽。

……

唐代詩僧齊也有詠茶詩〈火前茶〉歌頌火前茶的珍貴:百草讓為靈,功先百草成。甘傳天下口,貴占火前名。

黃金芽(大紀元)

雨前茶

雨前茶則是清明之後穀雨之前採的茶葉,制出的清新春茶,又稱為清明茶。這時節天清地明,氣溫適合芽葉生長,茶樹吸收天地精華釀造的礦物質、維生素,讓雨前茶滋味鮮濃,也比明前茶耐泡。

稀少的早春明前茶雖然享有尊寵,得到清明之氣澆灌孕育的雨前茶,更是春茶的象徵,得到茶人的鐘愛。搶先喝上幾泡雨前茶,也是人生一美!陸遊詩《出行湖山間雜賦四首》吟詠:“蘭亭步口水如天,茶市紛紛趁雨前”,就是雨前茶蒸騰人間的寫照。

穀雨茶

穀雨到就是春天接近尾聲。穀雨節氣里所採摘的茶葉稱為穀雨茶,又稱為二春茶,這也是春天最後的茶葉。穀雨節氣,氣溫漸暖、空氣濕度提高,觸轉茶樹潛藏的氨基酸能量,茶梢芽葉肥碩,香氣怡人,久泡餘味悠長。這就是陸遊詩中誇讚“穀雨茶香院院誇”的情景。顯然,一千多年前的平民百姓,普遍都得到穀雨茶的滋潤。

茶農們說,真正的“穀雨茶”就是穀雨這天採的鮮茶葉炒製成的。一般茶家都搶著在穀雨前采“雨前茶”,傳說喝“穀雨茶”清火、辟邪、明目。

明代江南人士許次紓在《茶疏》中讚揚穀雨茶說:“清明穀雨,摘茶之候也。清明太早,立夏太遲,穀雨前後,其時適中。若肯再遲一二日期,待其氣力完足,香烈尤倍,易於收藏。”也就是說,穀雨茶香烈味厚、易於收藏。

順著節氣生活,最能擷取天地的生機,返璞歸真,品茗飲茶也是一樣的道理。過了這節氣,錯過此時機,忽忽人生更何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