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中國還有哈維爾說的知識分子嗎?

中共以它的邪惡培養了一支龐大的「工於心計」的各色「人才」。他們在社會的各個層面,各行各業自如地使著心計,以適應中共罪惡統治的需要,他們不知廉恥地十分得意。其實「心計」、「心術」的真正含義是管子說的「六字決」。管子把它定為「實」(忠實)、「誠」(誠懇)、「厚」(寬厚)、「施」(施捨)、「度」(度量)、「恕」(容讓)。這是一個忠厚老實人的基本品質,為人之「心態」。在「腐敗治國」,為官者人人腐敗的國度里。再也不存在「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知識分子就是必然的了。

中共建政後,通過歷次政治運動把知識分子整得一敗塗地、氣息奄奄,整死的整死,整殘的整殘,還整的一些知識分子跪地求饒,出賣靈魂,苟且偷生。這都是中共以邪惡的手段殘酷鎮壓的結果,它對推進中國朝著世界潮流的發展,或是對中國的經濟建設其損失是巨大的,無法彌補的。從此,承傳幾千年優秀的中華文化和社會優良傳統停滯不前;從此,中國社會的精英和中堅——中國知識分子整體塌方,難以回復元氣。中共統治的中國已不再有產生“知識分子”的社會基礎和氛圍。(當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也必然會產生少量的真正的知識分子。)知識分子作為一個階層,一個龐大的社會群體已不復存在。

什麼是知識分子?各說不一。康德和哈維爾說得正確。其內涵和外延表達了知識分子天生的特質和作用。康德說:知識分子是“自覺為人類和社會的進步承擔道義和責任的人們。”哈維爾說:“知識分子應該不斷地使人不安,應該作為世界之苦的見證人,應該因獨立而引起異議,應該反抗一切隱藏著和公開的壓力和操縱,應該是體制和權力及其妖術的主要懷疑者,應該是他們謊言的見證人。因此一切知識分子就不能去扮演分配給他們的角色,也不能屈從於勝利者所寫的歷史。”

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能夠延綿不斷,正是曾經出現過無數的仁人志士,他們前仆後繼,承傳和發展中華優良傳統。上世紀初葉至四十年代,更有一批優秀的“讀書人“,用他們的知識、智慧、情感和意志,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中共建政初期,許多有骨氣有膽魄的知識分子,為實現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中國與中共當局展開了殊死的鬥爭,拋頭顱,灑熱血。”但見丹誠赤如血,誰知偽言巧似簧”,上了中共“陽謀”的當。通過“反右”,“文革”,中共殘酷地舉起屠殺的大刀,將知識分子斬盡殺絕,斬草除根數百萬之多。作為一個階層,一個“讀書人”的龐大群體,已不復存在。

當今中共統治的社會,有數億之多,各行各業由“讀書”而產生出的,決不能再叫做“知識分子”的各色人等。其中包括工程師、教師、記者、作家、演藝人、科技人員、企業及公司的管理者、白領以及黨政部門的大小官吏。他們的現狀及其特徵離真正的知識分子相差十萬八千里。這些人一方面被中共的殘酷打擊嚇破了膽,另一方面中共用改革開放後人民創造出的果實的千萬分之一來犒賞和收買他們,與中共沆瀣一氣就不足為奇了。要警惕要揭露這龐大的群體,對中國未來的危險不可小覷,而且當今的和今後的時期正是這些人統治中國。

我曾長期觀察和研究其中的一些代表人物。幾十年來,我的學生已是數以千計。其中絕大多數要按以前的情況劃分應該算作知識分子。但今日暫且叫做讀過書的“讀書人”,更準確只能稱呼其職業職稱。有中共黨政機關的官員,公務員;有大學的校長、書記、教授、院長、系主任、“學術帶頭人”、“長江學者”;有國企的老總、工程師,還有集團的頭目等等。我回國時,他們常邀我聚會。他們之中數以百計被我勸其“三退”。開始我顯得十分樂觀,在我接觸的“學生”中,沒有一個“反對我的”,我講中共的邪惡,沒有一個“反駁我的”,都連連說“我知道,我知道”。一些不願退的,也只是說“我還得吃共產黨的飯呢”,我勸說“又不要你找組織退,自己心裡退就行了”。他們說“心裡不會安寧,總會表露出來的”。在勸三退過程中,我曾暗暗喜悅過,認為我的學生畢竟還沒有失卻人性,待我把觀察和研究的範圍擴大後,我才發現我的“學生”的另一面,只是礙著老師沒有在老師視角範圍出現罷了。

中共以它的邪惡培養了一支龐大的“工於心計”的各色“人才”。他們在社會的各個層面,各行各業自如地使著心計,以適應中共罪惡統治的需要,他們不知廉恥地十分得意。其實“心計”、“心術”的真正含義是管子說的“六字決”。管子把它定為“實”(忠實)、“誠”(誠懇)、“厚”(寬厚)、“施”(施捨)、“度”(度量)、“恕”(容讓)。這是一個忠厚老實人的基本品質,為人之“心態”。在“腐敗治國”,為官者人人腐敗的國度里。再也不存在“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知識分子就是必然的了。“欲生於無度,邪生於無禁”,“罪莫大於無道,怨莫大於無德”。中共把知識分子整體打壓垮了,小恩小惠收買了,這是中國的數世之患!

走筆到此,作為曾經的老師,雖已退休20年,還是念念不忘初衷,看到現今大大小小的官員,各行各業的老總、公務員、白領階層以及一切腰纏萬貫的高賈,哪個不是從各類學校畢業由老師教出來的。“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們又如何呢?最近曝光的曾任北京大學和南京大學教授的瀋陽大耍流氓無賴強姦女研究生事件,轟動全中國。何止沈禽獸,在中國大陸教育界此類多有,已司空見慣。甚至中小學、幼兒園的老師虐待學生更是曠古絕倫!中國大陸歷稱“靈魂工程師”、“太陽底下最光輝的事業”的教師存在否?古人云“師之不存,道亦不存”。中共造孽已久,國家將亡,必有妖孽,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只有喚起民眾繼續“三退”,解體中共,中國才有希望,真正的知識分子在華夏大地才會蓬勃而生!

結語:為現今中國大陸稱不起知識分子的一大群人做一個心理和操行鑒定,並將另文展開論述:人格分裂型即精神分裂型人,無獨立人格意識,依附於權勢;心裡陰暗不知廉恥,無君子大節,自甘墮落;崇尚權欲步步向上爬;投機信仰,把入黨與利益劃等號,賣身投靠,鑽營官場;揚惡棄善,欺善怕惡,同行相欺;狂妄自大,信口開河,賣弄學術權威;謊話連篇,偽學歷假文憑滿天飛;暴戾恣睢,驕橫放縱;小罵大幫忙,嘩眾取寵,毒害青年學生;天老大,他老二,不顧國家民族,唯我獨尊,濫發狂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投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