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忌:竄改歷史殺到香港

中共近年不斷收緊香港的言論、新聞自由,他們也不知道嗎?這些人有如土共般,把頭埋在沙堆之中,幻想一國兩制的防線,可以把中共的邪惡之手,擋在深圳河的對岸;然而實情是中共早已把手伸入校園,而竄改歷史已成為現在進行式,這些人卻好似看不見,聽不到,什麼行動都沒有;對於日本個別右翼教科書,就要反對到底,偏偏對香港教育局的官方行為,就完全視而不見。

有線電視的《新聞刺針》節目,披露有香港出版社的歷史教科書,今年突然被香港教育局課本評審小組退回要求修改,包括“中國收回香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被指為“措辭不恰當”;“近代歐洲的崛起……造成今日西方優勢的基礎”被評為“觀點值得商榷”、“1937年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被評為“用詞不當”。“中共一黨專政”、“黨與政府關係:黨政不分,在中共一黨專政下”被評為“用字不當、概念不清”;“1949年中共建國,大量大陸人移居香港”被評為“事件沒有因果關係,容易導致錯誤理解”。

賊喊捉賊如同日本右翼

從上述被香港教育局要求修改的段落清楚可見,這些都是有關於中共,或者中共觀點的段落,甚至是已經矮化香港,甚至自我審查的部份,如用“移居”而非“逃難”,也不能倖免,說明港共政府為配合中共政權,在香港推行全面竄改歷史,已殺到埋身。多年以來中共不斷賊喊捉賊,自己在大陸全面竄改歷史,卻指摘日本有右翼分子竄改歷史,香港也有一班自稱“愛國不愛黨”的人士,就此不斷前往日本領事館示威,例如有個別教科書,使用了“終戰”而非“戰敗”,就被指是不願面對戰敗的事實;又例如用“進出中國”而非“侵略中國”,就被指不願面對自己過去侵略的事實;如今香港的教科書,連“逃難”也不敢用,要用“移居”,竟也會變成“事件沒有因果關係”?這不是比起日本教科書的問題嚴重千萬倍?

當連土共頭目譚耀宗,也親口承認中共是一黨專政時,今日香港的教科書,竟反過來要禁止說出中共專政的真相,要出版社自我審查,反過來說中共有“八大民主黨派”,是全球最民主的國家嗎?更可笑的就是中日戰爭的年份問題,雖然嚴格來說,使用“二次中日戰爭”可能不對,因為1894年的是日清戰爭;退一萬步說中國要包括清國,那麼《馬關條約》割台灣給日本,與1931年918事變日軍強佔滿洲,為何前者不算入抗戰,而後者要算入?然後明朝與豐臣秀吉開戰,又為何不是中日戰爭?蒙古人的元朝侵略日本,又為何不是“中國侵略日本”?滿洲人的大清算中國,蒙古人的元朝又不算中國了,我們的歷史標準究竟是什麼?

但把八年抗戰配合中共官方改成“十四年抗戰”,那麼就要問1931的918事變後,中共在做些什麼?1931年11月7日,中共在江西瑞金分裂國家,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而這個蘇維埃共和國,卻在1932年4月15日,才開始對日本宣戰。因此中共變相自行承認,中共當時成立“偽中蘇國”,等同日本的戰友,在“國難當前”與日本開戰後,竟趁火打劫,收受外國勢力資助與指揮,去分裂國土資敵,要大半年後才“對日宣戰”,這些內容又為何不要好像“八大民主黨派”般,清清楚楚把概念向學生說個明白?

那些支持把中史科再獨立成必修科者,如今何在?對於中共一直在大陸竄改歷史的事實,他們不知道嗎?對於中共近年不斷收緊香港的言論、新聞自由,他們也不知道嗎?這些人有如土共般,把頭埋在沙堆之中,幻想一國兩制的防線,可以把中共的邪惡之手,擋在深圳河的對岸;然而實情是中共早已把手伸入校園,而竄改歷史已成為現在進行式,這些人卻好似看不見,聽不到,什麼行動都沒有;對於日本個別右翼教科書,就要反對到底,偏偏對香港教育局的官方行為,就完全視而不見。所謂“愛國不愛黨”,原來就是對中國的所作所為視而不見,卻只謹記已經倒台了73年的日本軍國政府,這豈不是不合情理之極?為何要甘於被中共所利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