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首任總理周恩來的真實鬼臉

文革後一些僥倖活下來的高層幹部及其子女都非常感激周恩來,視他為救命大恩人。但文革逮捕令上,簽字害他們的恰恰是周恩來。

人們知道劉少奇死的極慘,但都不知道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是周恩來。周曾在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

周恩來與賀龍交往長達42年,文革中賀龍夫婦躲到周家避難,不去還好,去了等於是送死。被披露出來的歷史事實顯示,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之死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

我的一位校友小小年紀就失去了父親,後來才知道是飛機失事遇難。這次遇難是個大事件,就是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事件。這次事件本來可以不死人,但周恩來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把所有跟隨他去參加萬隆亞非會議的代表團成員都犧牲了,其中就包括我的那位校友的父親。

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

周恩來犧牲了整個代表團成員,自己坐另一架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安全到達雅加達。

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事件就是個非常典型而慘烈的例子。周恩來原計劃4月11日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後來周得知國民政府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對他的暗殺,於是不動聲色的要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原飛機飛行,結果飛機爆炸無一生還。而周自己坐另一架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安全到達雅加達。

香港警方隨即展開艱苦的調查,一無所獲,後來還是根據中共提供的情報才破了案。中共明確告知香港警方:事件是國民黨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主謀趙斌成,指揮者金建夫,執行者是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使用的定時炸彈是從台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

港警調查人員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來對這事了如指掌,為什麼還要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飛行,去送死呢?原來是為了迷惑台灣香港情報站不再改變計劃,確保自己的安全,周恩來把包括自己司機、香港新華社社長黃作梅(男)和三名外籍記者在內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犧牲掉,保全了自己的生命。據周后來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

周恩來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了掩體,這是那些深信中共媒體宣傳而痛悼他的人所不知道的,甚至知道也不相信。

賀龍文革中被周恩來害死

周恩來(右)引薦賀龍入黨,文革卻把他整死,到賀龍去世兩人有著長達42年的交往。

1966年夏,「文革」爆發後不久,康生在北京師範大學召開的群眾大會上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會議上,誣陷賀龍和彭真私自調動軍隊搞「二月兵變」。同年12月,紅衛兵殺進賀龍家中,揪他的領章帽徽,抄他的文件書籍,揚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門廣場,舉行十萬人批鬥大會。在這種情況下,周恩來偽善的關心他,讓賀龍暫停工作,搬到西郊新六所去休息,表示「家中的事情由我來管」。

賀龍搬至新六所後,造反派立即追蹤而來,揚言要結隊前來揪斗賀龍。為此,賀龍的妻子薛明曾三次向周恩來告急,但都沒有得到答覆。在不得已之下,賀龍決心返回東交民巷的家中,坐等被揪。在路過中南海時,賀龍覺得應該向總理報告一下,就臨時決定去了西花廳。不去還好,這一去就送了命。

當時周不在家,他的秘書經請示後,賀龍夫婦便留在西花廳暫時住了下來。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在《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披露,賀龍夫婦的不請自來,對周恩來來說不啻是一個「燙土豆」。但在當時情況下,無論於公於私都不能把落難的賀龍推出門外。據知情者說,賀龍與周見面後的第一句話就是:「總理,賀龍今日有難,我這次是來求你來了!」在賀龍看來,四十年前,中共最困難的時候,周恩來代表中共黨組織請求他率部參加「南昌起義」,如今自己有難,周理應搭救。周本人當然也不會忘記這一點,況且眼下賀龍確實無處可去,在這種情況下,周只好把賀龍暫時收留在自己家中,但琢磨著如何在賀龍問題上立「新功」。

在此期間,周恩來夫婦對賀龍夫婦在生活上關懷備至,噓寒問暖,不過卻敬而遠之,竭力避免談論賀龍本人的問題。賀龍本希望藉此機會和周恩來談一談,希望周為他在毛面前說句公道話,而周卻始終不給他機會。周的這種迴避態度,讓賀龍感到絕望和傷心。

賀龍在中南海周恩來家中暫避時,周恩來和李富春奉命於1967年1月19日正式與賀龍談了一次話,周說本來「這次談話的還有江青同志,但她臨時說有事不來了」。周恩來告訴賀龍:「林彪說你在背後散布他歷史上有問題,說你在總參、海軍、空軍、裝甲兵、通信兵到處伸手,不宣傳毛澤東思想,毛百年之後他不放心。」「還有,關於洪湖肅反擴大化問題,你、夏曦、關嚮應都有責任。」賀龍想向周恩來說明:這些都是林彪對自己的陷害。但周不耐煩的說:「叫你不要再說了,毛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給你找個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來。」最後,周對賀龍說:「要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凌晨四時,周恩來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京郊西山附近象鼻子溝的一個地方。

中共原空軍司令吳法憲回憶說:「關於賀龍的問題是毛澤東親自決策的。據我所知,1967年1月,毛澤東和周恩來兩個人在中南海專門研究賀龍的問題。後來周恩來告訴我,那天,毛決定對賀龍採取隔離措施,並要他親自去落實。他先在北京西郊的山區找了一所房子,要北京衛戍區預先作了安排。然後,他把賀龍找到中南海,先是問賀龍『聽說你身上帶了手槍?』賀龍說『有一枝』。於是,他要賀龍立即交出身上攜帶的手槍。待賀龍交出手槍後,他便要警衛部隊把賀龍夫婦送到北京西郊的山區。從此,賀龍夫婦便失去了自由。」

賀龍的厄運並沒有到此結束。在他被周恩來送到西山象鼻子溝軍委前線指揮所的所在地,名為「保護」實則失去人身自由。隨後,周逼迫當年派遣說客熊貢卿對賀龍勸降的國民黨南昌行營第二廳廳長晏勛甫的兒子晏章炎,寫假信給中央「文革」,誣指賀龍曾向蔣介石「乞降」,企圖「叛變投敵」。

當年熊貢卿勸降,立即被賀龍處決了,當年湘鄂西中央局為此事寫給中央的報告至今存放在中央檔案館裡,中共領導層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周恩來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更清楚,那為什麼要迫害賀龍呢?因為賀龍曾躲到他家,周恩來怕沾包。

曾經擔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秘書處長的李仲公在中共中央專案組的要求下,偽造了一封賀龍當時「通敵」的「親筆信」,而周恩來是中央專案組組長。李仲公將此信託人送交周恩來後,很快就得到周的答覆,周恩來辦公室派了一個人到李家,很客氣地說:「感謝仲老對革命的支持,仲老的信總理已收到,總理讓我們轉告希望仲老注意保重身體!」

這封偽造的賀龍的信件日後成為賀龍投敵叛變的「鐵證」。誣陷賀龍的整個過程是由周恩來親自處理的。1974年,華國鋒主導複查賀龍案後,證實這封信是偽造的。

另據邱會作回憶,大約在1966年秋天,在北京的各軍兵種負責人被通知到京西賓館,由肖華、楊成武帶隊,乘車去葉劍英家看有關賀龍的材料。周恩來還曾特別交代肖華、楊成武,重點是看賀龍通敵的材料。葉劍英對軍隊幹部說:「總理剛才打電話來,特彆強調要注意看投敵問題。」這些揭發材料大都來自賀龍比較信任的部下;僅有一份是周恩來提供的一封信,此信就是李仲公在威脅下偽造的賀龍通敵信。

原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姚監復曾撰文披露,1980年代在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期間,他與曾經擔任過中共中央專案組的負責人之一紀登奎有過多次談話,談話涉及了文革的一些內幕。

姚監復曾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法小組組長、中共中央軍委領導成員等職。紀登奎作為中共中央專案組的負責人之一,有權力有資格查閱中共中央絕密檔案。

姚監復說:「紀登奎曾經告訴我,有次他去西山的黨史檔案館,查閱賀龍的檔案資料,看完材料出來時,渾身發涼,出了一身冷汗。因為,中央專案組領導的賀龍專案組的定案材料,把賀龍定為『叛徒』。但是,在檔案館裡保存著國民黨派人策反賀龍的全部原始檔案,包括賀龍向上邊的請示及答覆,賀龍槍斃說客的決定等材料。紀登奎的意思是,證明賀龍並非叛徒的原始檔案完整地保留在檔案館裡,他親眼看到了、讀過了。」

但是周恩來負責的賀龍專案組,仍然要將賀龍定性為叛徒。紀登奎從檔案館出來,不寒而慄,驚出一身冷汗。

對過去的歷史結論,作為賀龍的入黨介紹人,周恩來當然一清二楚。但周恩來主管的中央專案組,卻將賀龍定性為叛徒,致於死地。紀登奎看到檔案後渾身冰涼,因為他發現周恩來是陷害賀龍的當事人,是掩蓋真實史實的魔鬼。

賀龍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1969年6月9日,飽經折磨的賀龍病重沒有得到有效治療後慘死;死後,遺體被偷偷火化。

周恩來殺了救命恩人

周恩來的心狠手辣讓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有「顧順章滅門血案」。

1931年,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後,供出中共地下黨的組織成員。消息立即通過隱藏在國民黨里的中共特務通知出去。周恩來聞訊當夜帶了特科的十幾個殺手們去上海顧順章家滅口。為了不驚動鄰居,他們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滅口方法勒死。那天剛巧去串門打牌的斯勵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手下人問周怎麼辦,周沒有心軟。

周恩來命令把年僅31歲的救命恩人

斯勵勒死。

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1927年4月北伐途中,蘇聯顧問及中共在中國境內發動倒蔣,蔣介石(蔣中正)決定取締蘇聯顧問並逮捕、處決中共黨員。在4月12日「四一二」清黨中,斯勵藉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裡救出。名符其實的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

當晚在顧家的親屬,除了顧順章8歲的女兒顧利群和12歲的小舅子張長庚被放生外,其餘13個人都被勒死,其中包括顧妻張杏華、5歲的兒子、岳父張阿桃、岳母張陸氏、小姨子張家寶、小舅子、小姑子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上海探親的農村婦女,根本與顧的叛變毫無關係,但也被活活勒死。死者中還包括顧家客人、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1900-1931)。

那天,周恩來帶著中央特科的殺手們闖進叛徒顧順章家,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不巧顧家朋友斯勵也在場。正因為他認識周恩來,所以周命令連同恩人一起勒死。

吳法憲揭周恩來奢侈生活內幕

周恩來一直被中共的宣傳機器塑造成所謂「道德楷模」,生活極端艱苦樸素。但根據中共前空軍司令吳法憲等人的回憶,歷史真相卻恰恰相反。

2013年11月1日,在一篇題為《周恩來:成為偉人的背後》的署名博文中,作者表示,像毛、周這樣讓一個國家「整個方向錯了」,給國家造成了巨大災難的主要領導人,竟然還被後人「奉為聖人」,這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共炮製的類似「鄧穎超為周恩來縫補睡衣」這樣的虛假宣傳,騙取了大量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的好感。

文章引述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空軍司令吳法憲的回憶披露:有一次,吳法憲半夜去找周恩來,結果發現一個女服務員正在為周恩來「剪指甲」。文章稱,周當年還擁有一輛非常漂亮的專列,據曾任廣州軍區和南京軍區司令員的丁盛回憶,當年廣州軍區為毛澤東、周恩來等人都修了大房子,周住了之後還很高興。中共當局在1970年還為周在老使館區的一處別墅裝修過。只不過這些事情屬於中共高層絕密,不允許外泄,所以不為人知。

大陸《炎黃春秋》雜誌2014年第11期發表了何方撰寫的《劉英談外交部的人和事》。在這篇文章中,中共元老張聞天遺孀劉英回憶說,當年張聞天從事外交工作時曾對陳毅抱怨,說周恩來兼外交部部長時,經常到吃中午飯了才起床。那些分工等周批文件的秘書每天都需要排隊等候,對他的這種作風非常有意見。曾有秘書跟張聞天發牢騷說:「我忙得要死,一個鐘頭還沒輪到我,他(指周恩來)不批我又不能走,我們得等他起床,吃飯。」。

劉英說,張聞天反對大吃大喝,要求宴請要簡單,這就同周恩來有了矛盾。周恩來要講排場,吃得好,吃魚翅海參,每次宴會都要上茅台。

1938年吳國楨任國民政府漢口市長時與南開中學時的同窗好友周恩來在漢口相遇,曾在家花了16元錢宴請周恩來。之後,周恩來在回請他時,身上穿的是緞子狐皮袍,叫了當時漢口最好的酒菜。36元一桌,加上好的花雕,破費大約50元左右。當時有在場者不解地問周「你的薪金是多少?」周恩來回覆稱「5元錢」。在場人都吃驚:他怎麼能付得起如此昂貴的酒席?周笑著說,這頓飯錢由組織出,是組織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

在《面具後面的周恩來》一文中,知情人揭露,即使是在抗戰最艱苦、前線吃緊的年代,周恩來照樣挪用中央撥付的八路軍軍費,在重慶夜夜笙歌、花天酒地。

而周恩來亂搞男女關係更是隱蔽,這個中共樹立的道德楷模,不但在德國有一個混血私生子,在國內還有一個出書聲明自己是周的私生女,這還是知道的,不知道的還不知有多少。

拒絕中共洗腦

70年代,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譚震林在家裡說:「周總理也犯過錯誤」。於是他兒子怒火衝天,大罵老子:「你他媽的老糊塗了,周總理還會犯錯誤?!」譚震林不出聲了,沒有辯解,更沒有藉此教訓兒子。

知道一些真相的譚震林居然沒敢把周恩來的真實面目告訴兒子,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兒子被黨洗腦洗到這種程度,說出真相兒子也接受不了,也根本不相信,所以還是保持沉默為好。其實,譚震林的兒子根本就不了解周恩來,他是被洗腦洗成這樣的。(文/單京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