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老侯:從中興危機看中國「國際專利第二」真相

被胡鞍鋼教授贊為“全面超越美國”的中國,一家高科技企業巨頭,只因美國“晶片禁售”,就引來一片驚呼“中興藥丸”,這戲碼讓人一時回不過神來。

中興與華為一樣,在中國人心中已經是國際化大企業,中國的科技巨頭,似乎足可以和思科、高通等歐美科技巨頭比肩,卻僅因一個晶片禁售令,就立馬陷入危機,為何如此不堪一擊?

須知,中國即便不是胡鞍鋼嘴裡的全面世界第一,也是國際專利的“世界第二”。

今年3月,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公布的2017年全球各國申請註冊國際專利資料。“中國的國際專利申請量達48882件,僅次於美國,首次升至全球第二,三年內,更有望趕超美國坐上頭把交椅”(觀察者網2018年3月22日)。

申請者中,華為技術和中興通訊兩家中國通信設備廠商雄踞榜單頭兩名。

一個專利申請量世界第二的大國,竟然因為美國晶片禁售,就陷入停工境地,那些世界第二的中國專利在哪?

我相信媒體報導的數位是真實的,顯然,問題關鍵不在於專利的數量,而是品質。

那是些什麼樣的專利?

首先了解一下專利類型。專利包含三種類型:發明專利、外觀設計專利、實用新型專利。

發明是指對產品、方法或者其改進所提出的新的技術方案。

實用新型是指對產品的形狀、構造或者其結合所提出的適於實用的新的技術方案。

外觀設計是指對產品的形狀、圖案或者其結合以及色彩與形狀、圖案的結合所做出的富有美感並適於工業應用的新設計。

其中,發明專利技術含量高,其申請量、授權量代表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技術發明能力和水準。

業界認為,一個國家專利水準有四個階段:申請量大國階段、發明專利超過實用新型階段、向外國申請飛速增長階段、各項人均指標達到世界水準階段。

申請量大國階段又分為三步:實用新型專利居首,發明專利居首,外觀設計居首。

專家認為,中國處於第一階段的第一步。也就是說,小學還沒畢業。

而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專利申請量中發明類占絕大多數。

而發明專利又有所劃分,為產品發明和方法發明。這二者區別在哪裡?

前一段時間,媒體熱炒中國新四大發明:高鐵、移動支付、即時通信和共用單車。

作為常識,人們都知道,高鐵並不是中國發明,世界上第一條高鐵是日本新幹線,而中國高鐵技術來自“用市場換技術”的龐巴迪,移動支付的鼻祖是paypal,即時通信開山之作是ICQ,而共用單車模式最早出現在英國。

中國牛叉之處不是發明,而是依照本土需求,豐富了它們的功能,就是基於原創技術改進的應用專利,並使之市場化。

明白了嗎?那些世界第二的中國專利,除了外觀、實用新型類,發明類也大多如此——是基於歐美原創技術的改進專利,而核心技術部分依然在歐美手裡。

(作者附圖)

這裡有個例子,就是媒體熱捧的中國芯——龍芯,雖然只是486的水準,但一直以“完全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而自豪,然而,幾年前在量產之前,它悄沒聲地跑去美國給MIPS(MIPS是世界上流行的一種RISC處理器。MIPS公司的R系列就是在此基礎上開發的RISC工業產品的微處理器。這些系列產品為很多電腦公司採用構成各種工作站和電腦系統)交了一筆專利使用費。

晶片的核心技術繞不開MIPS的方法,不交專利使用費,就無法進入生產和銷售。你做了新產品,但應用了人家的方法,產品是你的,而方法是MIPS的,一旦進入市場,仍需交納專利費——這也就是許多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真相。

其實,中國高科技企業界內部還是很謙虛的,他們自稱這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做事”。

“新四大發明”雖然還說不上是高科技,但也著著實實是站在歐美科技企業巨頭的肩上。

站在巨人的肩上的中國企業,在外人看上去,似乎有了可以和國外科技企業比肩的高度,但是,注意,中國企業腳下踩的不是大地,而是外國核心技術的肩膀。

虛榮的民族自尊心讓人產生錯覺,人們堅持認為中國高科技已經比肩國際巨頭,可以抗衡歐美,甚至對抗世界了。

於是,昏了頭的胡鞍鋼斷言:中國已經全面超越美國;於是,就有了充滿狹隘民族主義情緒的《厲害了,我的國》。

作為商人的川普,看破中國科技的軟肋,所以,一個禁售,就讓中興,也讓世界第二的中國專利申請量現出原形。

本來,愛國者預先擬好的劇本是“抵制美貨”,一個禁售,讓劇情反轉,現在似乎要考慮是否“抗議禁售”?

這次美國對中興的禁售制裁,讓人們明白,專利的含金量不同,競爭力也就不對等。

改進的技術專利縱有千百項,如果核心技術從高端源頭卡死你,企業依然立即“藥丸”。

其實,現代社會講的是共贏,企業之間有競爭,有協作,沒有一家企業可以做全產業鏈,縱觀世界,做CPU的也只有美國,沒必要每個國家都去搞CPU,合作才是最佳選擇。

對抗是冷戰思維,這種冷戰思維由於媒體的熱炒,害苦了中國企業。

中興的悲劇,表面是違反對伊朗禁售,但深層次原因可能遠比這要複雜。不過,禁售給頭腦發昏如胡鞍鋼之輩澆了一盆冷水。我的國,厲害了沒有,不知道,中興悲劇了,倒是真是的不可避免。

美國禁售,讓中國企業,也讓中國公眾明白,中國高科技企業腳下踩的不是大地,而是歐美科技巨頭的肩膀。美國政府聳聳肩,中國高科技巨頭面臨的就不是“厲害了”,而是“悲劇了”。

--原載:簡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