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北大中興的愚蠢給中南海添堵

類似北大和中興處理問題的模式,實際上在中國隨處可見。也是,作為各行各業高高在上的主子,它們只學會了俯視,而沒有學會傾聽;只學會了強權,而沒學會民主之道解決問題。毋庸置疑,這也是中共當局處理各種問題的模式。顯然,在一個專制的國家裡,這樣的愚蠢絕不會杜絕,而自食惡果的中南海即便添堵也奈何不得。

北大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沉簡刊發《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文章後,立即引發中共的恐慌,當局在網上大肆刪文。*

一場本來可以用溫和的方式解決的並非是政治事件的事件,就這樣被北大愚蠢的處理方式一步步鬧得滿城皆知,並且為其校慶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其聲譽同樣受到了嚴重的損害。甚至有網友還借用清末慈禧太后之語來加以諷刺:“誰要是讓我這個生日過的不舒坦,我就讓他一輩子不舒坦。”

北大的愚蠢首先在於對於20年前教授性侵女學生並導致其自殺的慘劇的漠然。在該慘劇被自殺的女生閨蜜曝光後,教授先後呆過的三所大學以南大的表態最顯大學風骨,坦然承認了相關的責任,而北大則在有限公布了處理決定後,對當年的會議記錄卻避而不談。

於是,在北大八名學生依照規定申請信息公開但遭到北大校方以貌似合理的理由拒絕後,北大做出了第二個愚蠢行動,即以恐嚇手段逼迫參與的學生之一、外院的岳昕刪除手機、電腦中所有與信息公開事件相關的資料,並於天亮後到學工老師處做出書面保證不再介入此事;此外,還向其母親歪曲事實,導致其母親受到過度驚嚇,情緒崩潰,使其在女兒面前“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至於另外七名同學是否受到了同等待遇目前並不知曉。估計校方的統一行動,他們也避免不了。

極度的憤怒使岳昕發出了“致北京大學師生的公開信”,此時的北大不是想方設法補救、安撫學生,反而做出了第三個愚蠢行動:不間斷地大量在微信、微博和網路上刪除公開信以及所有力挺岳昕的評論、文章,導致輿論反應激烈。北大還出現了支持岳昕的匿名大字報。

在北大一再愚蠢的舉措下,北大打壓學生的新聞成了熱點,同時為海外媒體所關注,這自然也應引起了高層的關注。4月24日,官媒《人民日報》發表了評論文章《如何聆聽“年輕的聲音”》,雖然含糊其辭,但實際上間接否定了北大的愚蠢行動。

試想,對於這樣一個並非涉及政治的事件,即便北大不願公開相關瀋陽的會議記錄,但如果可以採取和緩的方式向申請信息公開的學生解釋,而不是強迫學生刪除信息並向其家長歪曲事實,又何至於導致其母女倆關係緊張?又何至於有公開信出爐?在公開信出爐後,如果北大亡羊補牢,公開道歉,而不是動用公權力大量刪帖,又何至於引起群情激憤?何至於聲譽受損?因此說北大校方愚蠢並不為過。

北大校方的愚蠢不僅使自己成為眾矢之的,讓世界再次領略專制社會下的大學的可怕,而且讓北大清華等高校的未來精英們,亦體會了北大精神已死,在這個沒有自由的社會中生存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沒有人可以預料,有多少精英們最終會選擇逃離中國。在中南海一再宣講要吸引人才建設國家之際,北大的愚蠢實在是給發出對外大力開放、擁抱世界的高層們添堵。

給高層們添堵的自然還有中興通訊公司。剛剛被美國制裁的中興,先是違反契約精神,與明確被美國禁止出口產品的伊朗暗通款曲,其後在被美國政府發現並接受處罰後,又繼續撒謊,被抓了正著,於是被重罰。被重罰後的中興依舊沒有意識到錯在哪裡,感情牌和民族主義牌一起打,其愚蠢由此可見。

據網路上流傳的一份文件顯示,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對該事件狠批稱,“中興通訊公司一系列應對都十分愚蠢和被動”,甚至影響“外交布局和國家形象”。文件是真是假估計不論,但其言辭卻一點不為過。

類似北大和中興處理問題的模式,實際上在中國隨處可見。也是,作為各行各業高高在上的主子,它們只學會了俯視,而沒有學會傾聽;只學會了強權,而沒學會民主之道解決問題。毋庸置疑,這也是中共當局處理各種問題的模式。顯然,在一個專制的國家裡,這樣的愚蠢絕不會杜絕,而自食惡果的中南海即便添堵也奈何不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