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大拒資訊公開激起千層浪 掀二十九年來最大校園抗爭運動

素有中國民主搖籃之稱的北京大學,近日因有學生就離職教授瀋陽涉嫌性侵女學生事件,向校方申請資訊公開受到打壓而引起廣泛關注,外國媒體也跟進報道。當局除了在校內進行全面維穩,還啟動了規模罕見的封貼行動,各地國保也對參與聲援的敏感人士進行恐嚇。有評論人士指出,這是自六四以後29年來,影響最大的校園抗爭運動。

向岳昕施壓的輔導員、北大外院團委書記王艷超(左)。岳昕的公開信和文章(右)披露後,被線民稱為北大精神最後的種子。(知情人、媒體人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2018年4月24日,線民改畫北大校徽,以諷刺北大校方在瀋陽風波中的作為。(媒體人提供)

素有中國民主搖籃之稱的北京大學,近日因有學生就離職教授瀋陽涉嫌性侵女學生事件,向校方申請資訊公開受到打壓而引起廣泛關注,外國媒體也跟進報道。當局除了在校內進行全面維穩,還啟動了規模罕見的封貼行動,各地國保也對參與聲援的敏感人士進行恐嚇。有評論人士指出,這是自六四以後29年來,影響最大的校園抗爭運動。(黃小山/程文報道)

北大校友群周三(25日)發出的消息顯示,向校方申請資訊公開的北大外語學院大四女學生岳昕,被校方和家長聯手控制後,至今沒有與外界聯繫。

此前曾與她有過聯繫的多名媒體人也證實,兩天來,他們也無法找到岳昕,她的最新情況依然不明。

北大校友周三發出公開聲明,呼籲所有的高校學生髮起聲援岳昕的連署行動,以抗議北大校方打壓要求資訊公開的數十名學生。

呼籲書要求北大停止向岳昕施壓,並向其家人道歉;要求北大重新明確回應北大學生要求公開原中文系教授瀋陽性侵事件的會議檔案細節;要求北大及各高校禁止深夜約談,保護學生權利。

該呼籲書還強調︰不能讓大學生表達公民合理訴求的行動,因恐懼而止步。但呼籲書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迅疾遭封閉。

人權觀察者付先生稱,自岳昕周一(23日)發布公開信之後,關於她本人的任何最新消息都已經消失。此外,當局啟動了大規模的刪帖行動,任何關於岳昕的消息,一律遭遮罩。他認為,因為北大、清華這樣的學校具有示範效應,因此官方對其管控嚴厲。

付先生說︰現在最新沒什麼特別的進展。現在大家就是在呼籲她這件事情。封鎖得很嚴,因為像北大、像清華這種消息,它封鎖得都非常非常的嚴。而且他們每個班、包括宿舍比其他那些大學都管理得嚴。所以只是有些比較零星的消息放出來。所以現在整個裡面的情況資訊是很不對稱的。

有媒體人則援引岳昕的自述稱「我實在沒有理由不向前走,也實在沒有理由僅為自己向前走」。岳昕的自述反映了她參與社會活動的心路歷程,該文迅速形成刷屏之勢,與此同時,大量網民湧入北京大學官方微博,在其微博下留言痛斥校方的行為,並要求他們提供岳昕的消息。

據北大校內傳出的消息稱,岳昕的公開信發布後,輿情持續發酵,校方高度緊張。

八九學運期間的大學生季風透露,此次岳昕發起資訊公開申請,除岳昕和另外一位同學,其餘參與申請的幾十名同學,都未有得到書面回覆,校方並禁止所有人將校方的回覆發布到網上,並且幾乎都以恐嚇家人的方式向學生施壓。

季風說︰現在北大也很謹慎。就是為了見這個岳昕,北大系黨委書記、副書記和她的班主任三個人同時約見的。可以給她一份紙質的答覆,但不讓她拿到網上去。其他那些答覆的所有的都收了,只有她和叫張什麼的他們兩個人。這次一共是35個人,有十個人士親自去的,遞交了資訊公開的,但實際上到場了八個。另外25個人是在網上要求公開信息的。北大幹什麼事都擔心成導火索嘛,而且現在北大官方基本上是找學生的父母施壓。岳昕的父母基本上被弄崩潰了。

季風還表示,此次北大學生髮起的資訊公開運動,以及隨後在北大三角地帶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是1989年六四以後,首次具有學生運動意義的維權運動。所以導致各方都高度緊張,擔心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新一輪學潮。連他在網上轉發,都接到了貴州方面國保負責人的電話,要求他們不能在晚上轉發相關的消息,並以為其辦理社保為利誘條件。

季風說︰關於要求資訊公開、關於在校園出現挺他們的大字報,89以後到現在這是絕無僅有的。這個事持續在發酵。就是畢業生剛才有一個群,他們是北大的,就是89一代的、現在開始關注要校方給出答覆。因為我轉發了嘛。國保的一把手親自給我打的電話,然後讓我謹慎發一些東西,然後不要走到第一線去,有時候偶爾發發牢騷可以理解。如果他親自打電話,那不是小事。我轉的文章全部給我屏蔽了。

而北京及河北地區,多位轉發相關消息的人士也向本台記者證實,他們已經接到國保的警告,禁止他們在網上轉發相關消息。

本台記者梳理已披露的資訊發現,此次北大方面直接參与壓制學生的部門,包括校方主體及各學院的黨委、團委、學生工作部、以及專門負責校園網路輿情和學生意識形態的青年研究中心。本台記者曾致電上述部門,希望了解事件的最新進展,但在多個部門之間轉了一圈,沒有一個人願意直接回應。

北大青年研究中心和小團委的回答如出一轍,他們都只有一句話稱,「聯繫黨委宣傳部。」隨即中斷電話。

北大黨委宣傳部則稱,他們不接受外媒採訪,需要聯繫國際中心,但國際中心也拒絕回應採訪請求。

北大學生工作部一位自稱只是學生助理的人士在電話里稱,他們正在舉行運動會,不知道相關情況。如果還需要諮詢就問綜合辦。

北大學工部︰我還真是不太清楚這個,你可能得問了解情況的。這會兒部裡面有活動,我正好是在外面,我們辦公室今天下午有運動會,老師們在外面,然後可能得過一會才能回來。是我們那個綜合辦公室,不知道老師們這會在不在。

本月5日,旅居美國的原北大校友王敖和李悠悠公開舉報原北大中文系教授瀋陽二十年前曾性侵學生高岩,導致其自殺身亡,此事迅速引爆輿情,瀋陽本人則迅速遭現就職單位「建議辭職」。

兩天後,北大學生鄧宇昊發出公開信,要求北大公開瀋陽案相關資訊,但迅速遭校方施壓。此後,數十名學生繼續要求校方公開檔案,也持續遭騷擾。

本周一(23日),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發出公開信,披露其遭校方壓制的詳情,引發廣泛關注,各界紛紛聲援。而校方則以事件背後有境外勢力為由,持續向學生施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