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國家還不富裕 所以人民都愛賤貨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我們的國家還不富裕 所以人民都愛賤貨

一群沒有自由的人,或者說一群放棄追求自由的人,一群不知自由可貴的人,是創造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的,他們只愛便宜貨。正如一篇文章所言,‌‌「中國最需要關注的‌‌」核心技術‌‌「,不是晶元,而是寬鬆的創新環境,自由的思想空間。‌‌

小時候我看過很多書,大部分都是革命先烈、高級領導人、愛國科學家的故事,我印象中他們都很愛語重心長地說同樣一句話:我們的國家還不富裕,………。五十幾年過去了,國家好像依然不富裕,人民仍然熱衷於廉價的東西,特別是廉價的民族自豪感和九塊九包郵的陽澄湖大閘蟹,我一直很奇怪,他們是如何說服自己相信這些賤貨的。有一點是明確的,喜歡廉價而劣質民族自豪感的人,跟有著脆弱而敏感民族自尊心的人,是同一撥人,他們現在正為中興操芯,正為美國阻礙中國騰飛憤憤不平。

民族自豪感這東西,我覺得無論價值取向如何,價格都應該很貴才是,但現在卻越來越便宜,‌‌“看了《戰狼2》,深深被感染,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請問你這個民族自豪感多少錢?九塊九一張電影票錢。還有更賤的,有些人的民族自豪感從抗戰神劇中而來,你們這是把民族自豪感當免費的毒品吸了啊?難道現實生活中就沒有一個正兒八經的真實存在的東西能讓你產生民族自豪感嗎?

你們這種廉價的民族自豪感只會淪為他人笑柄,而且還給你出版成冊,對了,出版人就是日本人,那些我們都不忍直視的抗日神劇,被日本人發現了,然後他們把所有奇葩的劇情編成了一本書,書的名字叫做《中國抗日神劇讀本:出乎意料的反日.愛國喜劇》,正在滿世界傳播,這下你們滿意了吧?手撕鬼子、褲襠藏雷、一掌拍死一個日本鬼子,八百里外一槍取上將首級……,給你們民族自豪感的民族英雄讓全世界在看笑話,按照你們的邏輯,這是民族罪人啊,而愛看這些的也得稱之為民族敗類。

一百多年過去了,那些曾陶醉在義和團‌‌“呼風喚雨、撒豆成兵、把板凳當馬騎、高粱葉當刀使‌‌”的神奇故事裡的觀眾,依然活躍在現代文明社會裡,依然在我們耳邊叫囂,搞得現在的互聯網上一片階級鬥爭的景象。以前,他們是低智的代表,是嘲笑的對象,而現在,他們好像成為了主流,你不僅不能笑,還得配合著一本正經滿臉嚴肅的點頭稱讚。號召大家熱愛祖國沒有問題,但能不能搞個分級制度准入制度啊,智商太低的人就別出來讓人看笑話了,此外,相關部門也得提升自己的審美水準,別是條會叫的狗都要為己所用,有些癩皮狗不嚇人,噁心人。

在《甲午》里,梁啟超老師有番話是這麼說的,‌‌“李中堂知有洋務而不知有國務,知有兵事而不知有民政,知有外交而不知有內治,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國民,不知國家之為何物。不知國家與政府有若何之關係,不知政府與人民有若何之許可權……‌‌”,這番話以前是說給洋務派聽的,現在還可以說給愛國賊聽,你們利用民族主義情緒打著民族品牌的旗號,把廉價的民族自豪感賣給那些民族自尊心脆弱的人,你們跟鴻茅藥酒有什麼區別,簡直是民族敗類民族罪人。

美國當局是收拾了中興,中興自己都心服口服,該交的罰款交了,該認的錯認了,有些人卻來勁了,‌‌“美國用晶元扼住我們民族復興的咽喉‌‌”、‌‌“美國妄圖用晶元阻礙中國的崛起和騰飛‌‌”……,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次他們的大腦發揮了作用,沒有高喊抵制美貨,因為這次就是人家美國不賣貨給我們了。需要強調的是,美國只是不賣給中興,不是說不賣給所有中國企業,所以這並不是什麼國與國之間的問題,也不是什麼列強對弱小中國的又一次下毒手,受迫害妄想症者大可收起臉上的屈辱表情,你們內心的屈辱感指不定是進口的還是國產的呢。

中興這事的來龍去脈不難理順,網上很多實錘:中興違規非法向伊朗和朝鮮出口電信設備(包括列入限制出口名單的美國產品),並作出虛假陳述和妨礙司法,中興被罰11.9億美元,並同意暫緩執行‌‌“7年的出口特許可權制‌‌”,後面中興又違規操作和撒謊,所以激活了這一限制。你們先別著急各種陰謀論,什麼害怕中國崛起,什麼阻止中國研發5G,即便真是這樣,那你違規被抓撒謊被抓,也是自己活該,而且還丟臉。中國的企業多少也應該要點臉了,別一出事就用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忽悠自己的同胞,生產些廉價的民族自豪感商品,一旦膿包戳破,就說自己在扛民族品牌的大旗,拿民族利益當擋箭牌。

反過頭來講,正是因為那麼多人喜歡這種廉價的民族自豪感,所以才有那麼多說謊成性、貪婪無信的企業和個人靠販賣廉價劣質的民族主義商品,而活得那麼滋潤,例如周小平這樣的便宜貨,在當今世界早已經是互惠互利、開放共贏的合作關係下,這人滿嘴謊言,滿腦子陰謀論,動不動就喊打喊殺,一會要幹掉這個國家的政府,一會要幹掉那個國家的元首,實在是丟人現眼。就連人民日報的微博也看不下去了,‌‌“保持信心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因遭遇屈辱式的制裁而產生極端偏激的情緒……那種把封鎖當作‌‌‘重大利好’‌‌‘自主研發春天來了’的偏激聲音,把擴大開放與自力更生對立起來,反而不利於高科技的技術攻關。事實上,封閉最終只能走進死胡同,只有開放合作,道路才能越走越寬。‌‌”

對於很多人而言,掌握核心技術就像掌握核技術一樣重要,對於一個個體而言,什麼是核心技術,自由的思想,這是很貴的東西,它並不便宜,但是很多人把它看得可有可無。一群沒有自由的人,或者說一群放棄追求自由的人,一群不知自由可貴的人,是創造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的,他們只愛便宜貨。正如一篇文章所言,‌‌“中國最需要關注的‌‌”核心技術‌‌“,不是晶元,而是寬鬆的創新環境,自由的思想空間。‌‌”

我們熱衷於‌‌“自主研發‌‌”,但這不是喊喊口號擼擼袖子就能完成的,它跟一個國家的政治生態、經濟生態、文化生態密切相關,而這些生態條件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創造出來的,以晶元研發為例,晶元靠研發,研發靠人才,人才靠教育,教育要靠學區房……,這雖然是個段子,但也反映了現實的生態鏈。可惜很多人並不明白這一點,他們總是沉浸在大國崛起的宏偉藍圖裡,對真實現狀不自知,自以為是。對內,他們漠視個體的自由和權利,把苦口良藥當成別有用心,動輒就搞階級鬥爭那套,對外,他們不講規則沒有契約精神,安然託大,忘其所以,既丟人又現眼。他們不知道,‌‌“過去三十多年,中國經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過去300年發明創造所積累的技術的基礎上,支撐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每一項重要技術和產品,都是別人發明的,不是我們自己發明的。我們只是套利者,不是創新者,我們只是在別人建造的大廈上搭建了一個小閣樓,我們沒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當一個人把可貴的自由精神都丟掉時,那麼他只能是個便宜貨,一群便宜貨,你又指望他們能創造出什麼寶貴的東西嗎?自由跟創造的關係不言而喻,‌‌“當心靈不自由的時候,行動不可能自由;當言論不自由的時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創造。‌‌”張維迎教授在2017年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畢業典禮上說,‌‌“推動和捍衛自由,是每一個關心中國命運的人的責任,更是每個北大人的使命!不捍衛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稱號!‌‌”聽張教授的話,北大的岳昕同學就在做著這樣的事,她與其他幾名同學一起向北大校方申請公開20年前處分涉嫌性侵致女學生高岩自殺的瀋陽教授的相關文件。結果不難想像,校方傲慢的態度之下,隨之而來的是對學生‌‌“關心式‌‌”的維穩施壓,喊來了學生的家長,輔導員在談話中還懷疑提交信息公開申請的同學背後‌‌“有組織有預謀‌‌”,懷疑這一行動受到境外組織的資金支持……,這要是當地派出所乾的,我也能理解,這是一所中國著名高校的校方所為,這所高校一百多年前還是以‌‌“思想自由,兼容並包‌‌”著稱的,一百多年過去了,他們的學生還是那麼優秀,校方卻配不上學生了,也不知過幾天哪來的臉面和勇氣搞校慶。

4月21日,北大官方微博發了一段林語堂的話,‌‌“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和敢做我自己的膽量‌‌”,這大概是北大的學生再給北大的校領導上課吧,北大的學生有這樣的自由和膽量,而享受各級行政待遇的領導們則好像嚇破了膽。網上有篇寫這次事件里北大學生的文章叫《那些珍貴的年輕人》,在這樣的一個時代里,這些年輕的北大學生當然顯得可貴,他們不像那些便宜的老師一樣,幾塊大洋就賤賣了自己的自由和勇氣。不過是不是也該誇讚下那些珍貴的中年人,他們牽絆更多,他們追求可貴的東西時,需要付出和承擔的更多,比如說在處理瀋陽這件事上,南京大學文學院現任院長徐興無教授,‌‌“在北大含糊其辭、上師大劃清界限、南大校方本意息事寧人的情況下,以令人欽佩的原則、勇氣和擔當,與學院行政領導班子共同公開發布了建議瀋陽辭去教職的通告,並向南大校方表明了態度。‌‌”在如此烏煙瘴氣,奴才滿地的高校里,徐院長風骨猶在。我還有幾位中年朋友,他們付出的更多,他們為了追求自由而失去自由,他們沒有什麼身價,但他們身上有可貴的品質,你買不起。

在廉價的、劣質的便宜貨橫行的時代,我們更要堅持追求那些可貴的事物,我不知道那些沉浸在共享單車、快遞外賣並引以為傲的人是如何想的,它們哪裡值得激起你的民族自豪感?你的民族自豪感就這麼廉價?不過還好,總比那些沉浸在‌‌“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製造晶元‌‌”里的人要正常一些。我們的國家雖然還不富裕,但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應該保有可貴的東西,不能輕易丟掉,更不能賤賣。我們的國家雖然還不富裕,但我們的國家精神病院很多,有病早治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王五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