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沉雁:大國之大 難容學生一句話

學生這麼一嚇,醫生這麼一拘,具有殺雞儆猴的強烈示範效應,於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毒酒可以隨便喝,毒米可以隨便吃,毒水可以隨便飲,但毒話是不能隨便說的。再於是,所有人都成了木頭人。

就在鴻茅事件爆刷自媒體時,另一件事卻在驚悚中從大家眼皮底下溜走了,那就是四川遂寧某中學一高二17歲男生,在聯軍用導彈空襲敘利亞當夜,他在新浪微博一篇關於敘利亞戰況的文章下面,沒頭沒尾撂了一句“希望給BJ來一個”。就這樣,他在微博現場瞬息被愛國群眾的口水圍毆,很快警方介入,再接著,小男生刪除了一句話微博,並重新發布了道歉微博才算平息事端。

人人看了這則消息都會打一個寒顫,幸好是一個未成年的中學生,可以用“無知”取得寬大處理,如果是一個成年人的話,估計要蹲一兩個月,甚至還可以視作發布恐怖信息而嚴辦。醫生髮科普貼被跨境,學生髮一句話就出警,於是,我就想起了敘利亞那15個少年在學校牆壁上的塗鴉。既然是一個無知少年,但為什麼成年人又要用更無知的方式去處理呢?塗鴉也罷,來一個也罷,都是一種毫無實質傷害的表意或語言信息而已,既沒有種族歧視,又沒有惡意毀謗他人,怎麼就惹得很多人不高興,尤其代表國家的機器很不高興?這是一個問題。

也許有一種誤解一直霸據我們心裡,總是認為年齡越小越無知,所以,就認為來一個的17歲少年和塗鴉的15歲少年是無知的。但另一方面我們又喜歡說童言無忌,如果前面兩個少年不是受到了非正常的壓力,我們究竟該說他們是無知好呢,還是該說他們無忌好呢?我想,“童言無忌”才是最好答案吧。都15-17歲的青少年了,再也不是童年了,哪還有什麼童言可言?都是憋在內心不吐不快的一次發泄而已,這才是塗鴉少年和來一個中學生的本質和真相。

來一個事件的問題實質是,不是什麼青少年的胡言亂語問題,而是老百姓究竟有沒有權利用語言發泄對國家不滿的問題。但事實結果是,老百姓沒有權利對國家發泄不滿,只有國家有權利對老百姓發泄不滿。所以,塗鴉少年和來一個少年都挨起了。兩個殊途同歸的少年,兩個不約而同的國家,究竟該讓我說什麼好呢?

讓我感到唯一欣慰的是,17歲來一個少年並非因為無知,而是因為初生牛犢的無忌。對於青少年來說,不存在無知的問題。無知,應該是心智成型以後因為沒有獨立思考而留下的智商後遺症。譬如,“寧願大陸不長草,也要收回釣魚島”,“寧願中國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只要祖國耍流氓,我就放心了”,“美國亡我之心不死”,“俄羅斯是戰鬥的民族”,“美英日法嚇尿了”,等等。這些就叫無知。但17歲少年不是,他沒說“希望給東京一個”,他也沒說“希望給遂寧一個”,如果真說了這兩個,他肯定沒事,但他恰好說的是“給BJ”。當時我看見這則消息,我真的震撼了,零零後已經不簡單,別以為他們只會打王者榮耀,像這個17歲中學生,已經有深邃而宏大的政治思想了,不然不會這麼“隨便”來一個。

美國這樣的國家真是一個奇葩,民眾可以對總統豎中指,可以隨意將總統製成橡皮塑像遊街,可以踢總統屁屁,還可以請艷星做節目將總統緋聞講得有聲有色,民眾可以燒國旗,可以把任何一個政治人物塗鴉成小丑。在911事件發生後,民眾可以隨意栽贓是中情局乾的。只要你的行為沒有實質人身傷害,只要你沒有對具體公民有具體傷害(毀謗、污衊、泄露隱私),無論誰的言論有多麼不靠譜,都是自由的,也是安全的。

按照塗鴉少年和來一個中學生的待遇標準,美國人不知有多少該凌遲處死,監獄肯定是裝不下的。為什麼美國這麼強大?因為任何一個國民可以酣暢淋漓地表達對國家的不滿,將自己心中的塊壘發泄的一乾二淨,帶著舒爽的心情朝迎太陽夜接月亮。沒有什麼不敢說,當然就沒有什麼不敢想,所以,遍地都是創造力,滿國都是科學家,人人都可做馬斯克。幾乎可以想像,這樣的民族沒有什麼奇蹟不能創造,這樣的國家不強大簡直天理不容。

然而,一個985大學醫學研究生因為科普一下鴻茅藥酒就被跨境了,終於在如潮的輿情壓力下出來了,但現在他再也不是曾經意氣風發的醫生,而是目光獃滯成難以靈活轉動的木頭人,他還能幹啥?也許連阿司匹林都不認識了。來一個中學生肯定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隨口一句話就被警方帶去伺候一番,現在可能還是處於驚魂未定狀態,將來也許他要讀研究生,他根本不需要再科普什麼,就自動成為目光獃滯的木頭人。學生這麼一嚇,醫生這麼一拘,具有殺雞儆猴的強烈示範效應,於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毒酒可以隨便喝,毒米可以隨便吃,毒水可以隨便飲,但毒話是不能隨便說的。再於是,所有人都成了木頭人。這是不是一個戰鬥民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一定是一個一臉呆萌萌的民族。

川普的301調查還在繼續,中興和華為已經接到巨額罰單正在哭爹叫娘。華大姐說:如果老美一直這麼慘無人道,中國也要亮劍。我也認為該亮一亮劍了,把一臉呆相的譚醫生推出去亮一亮,就知道為什麼泱泱大國每年要進口2000多億美元晶元的原因,而基站晶元幾乎達到了零自控。貿易戰本質是人才戰是創造力戰,而創造力戰就看哪個國家的國民敢於向元首豎中指、敢於在牆上塗鴉、敢於在微博上來一個,國民敢言的國家就無往而不勝。否則,無論醬茅的嘴嘴有多矮,你的創造力都是鴻茅。鴻毛雖輕但至少沒毒,鴻茅可要命啊,這樣的民族不趴下也是天理難容。

因為隨便一句話、一篇文章、一次塗鴉,抓一個學生就嚇呆所有學生,抓一個醫生就嚇呆所有醫生,抓一個研究生就嚇呆所有研究生,抓上幾次就嚇呆所有國民。嚇呆了就對了,滿國呆萌萌,遍地木頭人,一聲口哨就是方隊,一聲看齊就是統一,一聲令下就是煮熟的龍蝦。龍沒了,蝦入口即化,杯盤狼藉之後,除了滿地的醬茅瓶和鴻茅瓶,還有一地蝦皮。#

——轉自新世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