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周蓬安:不受理81歲老人「討薪」 我的臉發燒了

80歲的老人被生計所迫而工作,被“欠薪”,還申訴無門,這是怎樣的社會?(網路圖片)

4月25日,陸媒《八旬老人被拖欠工資討薪被拒勞動監察大隊:不受理》一文報道,江蘇省阜寧縣81歲老人薛春勤因沒有養老保險也沒有退休養老金,為補貼家用,2014年開始在江蘇富建集團公司做門衛,每月工資1000元,但2016年被欠薪10個月。因討薪未果,找到當地勞動監察大隊,但卻被告知其由於超過了退休年齡而不予受理。

看到這則報道,我們不得不再提農村高齡老人的境遇。因為基本生活保障體系沒有建立,老人無法做到經濟獨立,必須依賴子女養老。而經過“文革”、批林批孔、鬥私批修等教育後,社會道德體系近乎崩潰,傳統“養兒防老”模式在農村正在發生快速退化,特別是外出打工者越來越多,他們在城市就屬於弱勢群體,一些子女根本顧不上老人養老,因此,農村高齡老人尤其是高齡病人,生活境遇相當不好,有的甚至相當凄慘,故而才會出現老人故意“犯罪”,為的就是能在牢裡衣食無憂、看病不難。

如江蘇的這位81歲老人,若是城裡的退休職工,怎麼著也是每月幾千塊錢的退休金。那些職務較高的幹部、國企高管,還能享受免費醫療,退休工資根本就花不掉,因此才會出現醫院裡有患者身上長期插滿各種管子,或者已成植物人,親屬也不同意拔掉呼吸器的情況。

看到這位81歲老人為了每月1000元工資而去企業做門衛,我的臉是莫名地感到絲絲髮燒。本該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年齡段,這位老人卻為了生存而不得不打工,說明我們的社會保障體系太弱,弱到與“世界第二經濟體”完全不相稱的地步。

2009年就有報道,中國1.06億60歲以上的農村老年人,都將有機會每月領取一定數額的養老金。每個適齡農民即使不繳納參保費用,也每月都能領到國家發給的55元養老金。2010年10月,在參加“人文浙江專家博客主題筆會”的時候,我是親耳聽到浙江省委主要官員告訴大家,浙江60歲以上農民可以享受到每月70元的養老金,隨後將逐年提高。雖然每月70元還是太少,但逐年提高還是令出生於農村的筆者相當羨慕。但多年後發現,浙江省逐年提高的幅度還是太小。此前有報道,從2017年1月1日起,全省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由每人每月120元調整為135元。

我理解,浙江或許不願意在全國過於“冒尖”。而如今絕大多數地區仍是每月70元的養老金,還不夠買1斤鹵牛肉的錢,何談“老有所養”?更無法奢談老有所樂了。

看到這位81歲老人被欠薪10個月共計1萬塊錢工資,討要一年多未果時,我的臉再次發燒。我不知道江蘇富建集團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企業?即便企業頻臨破產,管理層僅從道義上講,也該從私人荷包里掏這麼“一頓飯的錢”給老人吧?道德滑坡到如此地步,令人驚訝!

看到81歲老人為“討薪”而維權,職能部門卻以種種理由不予受理時,我的臉就燒得發燙了。當地勞動監察大隊以老人超過退休年齡不予受理,我不知道是否有法律依據?《江蘇省勞動人事爭議疑難問題研討會紀要》對此問題已有規定,只要雙方之間用工情形符合勞動關係特徵的,應按勞動關係特殊情形處理的規定。如今相關人員扯皮“勞動監察”職責還是“勞動仲裁”職責,可說好了的“首問責任制”又跑哪裡去了?

再說,即使有法律依據,即使沒有“首問責任制”,勞動監察大隊作為職能部門,僅從道義上講,是不是該主動以其他方式過問一下“81歲老人被欠薪”案?

該案再一次體現了輿論監督的力量。該文報道,此後,薛春勤開始撥打政府熱線、聯繫媒體來反映問題。記者稱,江蘇富建集團一嵇姓負責人回應“我們打算這周就把錢給他。”

我就在想,該案之所以被弄到媒體上,無非是政府熱線不管用,相關部門尸位素餐。面對政府的不作為,我們就該將問題反映到網路上,讓相關人員的臉面“掛不住”,讓他們領導的領導與我一樣,感到臉紅甚至“臉燒得發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