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選駿:百年胡話——魯迅沒有人類學常識

在剛剛結束的共和黨大會上,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黑人牧師馬克·伯恩斯帶領全場黨員、群眾為川普禱告祈福。他的禱詞鏗鏘有力,震懾邪佞,蕩滌靈魂,禱出水平,禱出風格,禱出了決不妥協的基督徒精神!我要禱告並祝福(川普),為何,因為我們要推選唐納德.川普,他篤信耶穌基督之名,共和黨員啊,吾輩應精誠團結,因為我們的敵人並非共和黨員,而是希拉里柯林頓和民主黨,讓我們一同祈禱,天父,上帝,耶穌之名……

魯迅不僅怯懦,而且缺乏人類學常識,他因此不知世界各個民族都會經過“人吃人”和“兒童祭祀”的發展階段,而以為是中國的特例。他更不知,唯有聖經的上帝用一個明確的儀式,禁止了這一習俗;所以沒有經歷過這一儀式化的禁止過程的中國宗教,才始終無法進入真正的聖潔。

(一)

《距今550年前秘魯出土全球最大兒童獻祭墓地》(2018年04月28日中時電子報李靖棠)報道:

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新聞網(CBS)報導,秘魯考古團隊日前在特魯希略(Trujillo)郊區,發現一處距今約550年前、全球最大的兒童獻祭犧牲墓地,墓地中散布著140多名兒童與200頭羊駝(llamas)的遺骸,相關發掘結果,也已透過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對外發布。

國家地理頻道表示,據專家研判,從位置和時間推斷,該墓地應屬於南美前印加文化之一、世人相對陌生的奇穆王國(Chimu civilization)遺址。報導中指出,「相比之下,印加、瑪雅、阿茲特克等文明,從西班牙殖民時間至今,就一直不斷發掘多處活人獻祭犧牲的地點;但如今卻在一處我們都尚未釐清細節的古文明發源地上,發現了這處全球最大的兒童獻祭墓地,希望有助於科學家更進一步梳理奇穆文明。」

秘魯考古團隊發現,一處葬有140名孩童和200頭羊駝遺骸的墓地。此次挖掘由國家地理頻道負責,由秘魯的普列托(Gabriel Prieto)和美國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教授范拉諾(John Verano)領軍,從2011年在當地一座3,500年歷史的廟宇旁,發現42具兒童與76具羊駝遺骸開始。經過多年研發與挖掘,考古團隊從遺骸身上的布料與繩索,測定其年代約在公元1,400至1,450年之間。

報導中指出,「孩童遺骸中可發現,幾乎都在胸骨的位置,有錯位的狀況。」學者研判,很可能是被切開和挪動,藉此完成儀式中取出心臟的動作。這批被犧牲的孩童,年齡落在5至14歲之間,下葬全面面向西邊;而一旁的羊駝骸骨,則屬於小於18個月大的羊駝,屠宰後遺骸則全部面向東邊。從墓地的規劃、遺骸擺放和位置,范拉諾教授表示,「這絕對是一場有系統、具備儀式性質的犧牲。」

現代人對奇穆文化的認識,多半來自於一份1604年作者不詳的編年史。記載中,奇穆王國繁榮興盛於公元1,100至1,470年,都城為昌昌,直到1470年,被印加帝國首領圖帕克·印加·尤潘基(Túpac Yupanqui)滅亡為止。共經歷十代國王,主要活動於今日秘魯西北部省份。

《秘魯發現史上最大的兒童獻祭證據》(2018年04月27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莫斯科)報道:

考古學家在秘魯發現了美洲地區、也可能是世界歷史上最大大規模兒童獻祭的證據。

據《國家地理》雜誌報道稱,在據說550年前奇穆文化存在時代的一個儀式上將140多名兒童和大概200匹幼駝作為祭品。獻祭遺址位於秘魯北部萬查科地區一座俯瞰太平洋的懸崖上。據該雜誌稱,本次科研活動自2011年起持續至今,當時科學家們發現了42具兒童和76匹美洲駝的遺骸。迄今發現了140多具5-14歲兒童的遺骸。

如果科學家的研究成果證明是正確的,那麼此地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兒童祭祀地。這一地位暫時屬於大神廟,它建於1325年,位於目前墨西哥首都境內。此處發現有42名兒童獻祭和埋葬的證據。

謝選駿指出:古代中國也有許多童男童女的獻祭記載。例如西門豹治鄴的故事所示。

(二)

印加兒童木乃伊,古印加帝國竟將兒童當成祭品。

在古印加帝國,有個非常殘忍的獻祭方式,印加兒童木乃伊就是哪個時候的產物,就是將兒童活埋,來安撫他們口中所謂的神明。在20世紀末期考古學家在秘魯的安第斯山脈中發現了兩具印加兒童木乃伊,被取名為胡安妮塔。也揭開了古印加兒童木乃伊的未解之謎。

古印加兒童的獻祭方式

在古印加帝國,人們為了安撫他們口中所謂的神明,會將無數的孩子殺死,或者活埋來獻祭,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印加兒童木乃伊就是哪個時候的產物,在古印加帝國兒童的獻祭方式有兩種。

1、將兒童割喉

在獻祭的過程中先將兒童的頭部打破,然後將其割喉,任由孩子的血液流進獻祭台,手段非常殘忍。在那個時候古印加帝國不知道有多少兒童成為他們的犧牲品。

2、直接活埋

古印加帝國兒童的獻祭第二種方式就是直接將兒童活埋來獻祭。有時還一起活埋很多,但大多數的時候是2個一男一女像搭配。(謝選駿指出:古代中國也有許多童男童女的獻祭記載。例如西門豹治鄴的故事所示。)在20世紀末在秘魯尤耶亞科峰通過挖掘出一個古墓發現了兩具印加兒童木乃伊,正是一男一女,此次發現充分的證明了當時古印加殘忍的獻祭手段。

秘魯發現印加兒童木乃伊

在1995年的時候,秘魯境內的安第斯山脈狂風肆虐,導致安第斯山脈中的一座活火山爆發,在山脈中發現了一個被岩漿融化的冰墓,考古學家立即前往墓穴,在墓穴中發現一具印加兒童木乃伊。在2004年的時候在秘魯首都郊區又是發現了很多兒童的骸骨,根據對骨骼的研究,發現這些遺骸都是古印加帝國時期。也是證明了印加兒童木乃伊是他們用來獻祭的祭品。

在對印加兒童木乃伊的研究過程中,科學家最關注的還是這些兒童是怎麼死亡的。通過研究發現,這些兒童木乃伊有些是安靜的死去,有些則是非常殘忍的被殺害。

在有些印加兒童死亡之前,通過對他們衣服上嘔吐物和腹瀉物的檢測發現,他們會被喂一種叫做“胭脂樹”引發幻覺的藥物,然後對其進行捆綁,從而導致這些兒童全身肋骨折斷,骨盆脫臼,導致窒息身亡。

而有些印加兒童則是被活埋的,在他們活埋之前,祭司讓他們服用木米啤酒和可可葉,等到他們昏睡之後再進行活埋。一睡就不會再醒來。通過這些印加兒童木乃伊,我們可以發現,當時的印加帝國的祭司活動是多麼的可怕,這些孩子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都遭受著巨大的恐懼和折磨。

(三)

網文討論說:

【在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故事中,我們通常會有困惑——上帝為什麼下這個駭人聽聞的命令?亞伯拉罕為什麼如此決絕?通過聖經我們看到,上帝最終阻止亞伯拉罕殺以撒,並且為他準備了代替的羔羊,也保存了以撒的生命。而且,上帝阻止亞伯拉罕殺死自己的兒子,但他卻為了愛我們,讓耶穌基督做罪人的替罪羔羊,讓我們通過耶穌基督就領受到上帝犧牲、舍己、絕對、無條件的愛!而亞伯拉罕之所以如此決絕,乃是因為他知道上帝必不會殺以撒,因為上帝曾經應許過,從以撒生的才要成為你的後裔,而當時以撒尚未結婚沒有後裔,所以亞伯拉罕相信,如果以撒在沒有後裔的情況之下就永遠死去,那麼上帝的應許就要落空了;同時他又相信上帝是信實的,說到做到的。因此他的結論是,上帝要麼阻止我殺以撒,要麼讓以撒死而復活。因為他對上帝有這樣的信心,所以才如此決絕。這可以從聖經得到證實:“亞伯拉罕因著信,被試驗的時候,就把以撒獻上;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論到這兒子,曾有話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他以為上帝還能叫人從死里復活,他也彷佛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希伯來書》11:17-19)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故事,重點在上帝藉此事來磨練亞伯拉罕的信心與順服,就像他今天也常磨練基督徒的信心與順服一樣。上帝是如此愛他的百姓(包括亞伯拉罕和以撒),他要讓他們經歷考驗之後,能夠活出聖潔、喜樂、滿足、豐盛、榮耀、感恩、仁愛的生命出來。如同聖經所說的:“上帝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如熬煉銀子一樣。你使我們進入網羅,把重擔放在我們的身上,你使人坐車軋我們的頭。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篇》66:10-12)。另外,因為耶穌基督已經一次獻祭就平息了上帝的怒氣,所以上帝已經不再要求我們獻祭了。而且上帝在聖經中的啟示已經完全,不再有新的啟示出現,更不再啟示要求人殺自己的兒子。】

【沒什麼區別,以兒童獻祭是當時閃族各部落的普遍做法,獻祭是本分,不讓你獻了反而是種恩典(貴族特權),而且結合出埃及前希伯來人的上帝擊殺了埃及所有長子這個段子可以看出,這幫閃族蠻子不僅拿本部落的兒童獻祭,還喜歡殺敵人兒童獻祭。即使到後來閃族的另一支腓尼基人移民北非建立迦太基依然死性不改,迦太基城裡的兒童人祭把見血眼開的羅馬人都噁心到了。

編輯於2016-11-16】

【亞伯拉罕獻祭以撒,僅僅是因為他信仰上帝,知道上帝是至善又是全能的,他的應許不會落空。亞伯拉罕從上帝得到的應許是,就是這個要被獻祭的以撒的後代會承受迦南地。以撒這個童子,被殺了燒了,他怎麼還會有後代去承受迦南地呢。亞伯拉罕堅持相信上帝,以為至善全能信實的上帝能讓以撒從死里復活,所以他就去獻以撒,他也真的領回了如同從死里復活的以撒。亞伯拉罕以信心的行為,表示他以上帝為義,於是,上帝也以亞伯拉罕為義。把兒子獻為祭物,死里復活,都是在很多年後上帝的兒子耶穌身上成就。上帝和亞伯拉罕誰更殘忍?誰更有義?誰更有愛?迦南人也是挪亞的子孫。他們本有敬虔的祖先,領受獻祭的儀式,甚至對人祭就是預表上帝的羔羊耶穌有模糊知識。但他們把上帝的榮耀變成虛慌,丟棄上帝去拜諸巴力假神,就是用石頭木頭金銀所雕刻的偶像,又貪婪要得土地的出產,為了豐收而去拜摩洛巴力,甚至殺害自己的兒女。他們所作的是出於自己的邪惡,故意不認識上帝,也是出於撒旦的虛慌。他們所獻的與上帝的話無關,與上帝的應許無關。而是罪人的邪惡,以及他們後代對邪惡因循的罪惡傳統。你若有一定社會經驗,就會知道,最邪惡的東西,往往是從最神聖的東西而來,惡人出於惡意扭曲一下就會造成最大的邪惡。關於這方面有不少名人名言(恕我暫時不能記起這些名句,你若經常讀東西,以後一定知道我所言不虛)。發佈於2016-11-12】

【樓上說亞伯拉罕知道神不會讓他殺死自己兒子的,那麼我就看不明白這個事兒。這個事件讓我概括一下:首先號稱全知全能的神要試探亞伯拉罕,於是神讓亞伯拉罕殺死自己的兒子,但是亞伯拉罕知道神不會讓他殺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就把自己的兒子帶到山上去了。當他要下手的時候,神派天使阻止了他,並為他準備了羔羊。我的問題是:1、神為什麼要試探亞伯拉罕,神不是全知全能的嗎?2、神為什麼要用他不會讓亞伯拉罕做,並且亞伯拉罕也知道神不會讓他做的事情來試探他。更看不懂的是:雅各書1:13"神不能被惡試探,他也不會試探人。創世紀22:1"這些事以後,神試探亞伯拉罕。編輯於2016-11-16】

【在剛剛結束的共和黨大會上,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黑人牧師馬克·伯恩斯帶領全場黨員、群眾為川普禱告祈福。他的禱詞鏗鏘有力,震懾邪佞,蕩滌靈魂,禱出水平,禱出風格,禱出了決不妥協的基督徒精神!我要禱告並祝福(川普),為何,因為我們要推選唐納德.川普,他篤信耶穌基督之名,共和黨員啊,吾輩應精誠團結,因為我們的敵人並非共和黨員,而是希拉里柯林頓和民主黨,讓我們一同祈禱,天父,上帝,耶穌之名,主啊,我們滿懷感恩,感謝唐納德川普的誕生,我們感激您對他的指引,您將他賜予這個世界,來凝聚這個世界,這個黨,這個國家,我們團結一心,必可戰勝民主黨自由派,避免分崩離析,因為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我們是上帝指引下的保守黨,吾輩必將挫敗所有對我們的攻擊,請保守唐納德川普,賜他以聖言,賜他以安寧,賜他力量與權柄,讓他成為美利堅合眾國的下屆總統,以耶穌之名,如你篤信不移,請跟我念,阿們!】

【1、主要區別一:就是結局不同。上帝阻止了亞伯拉罕獻祭。迦南的神沒有阻止迦南人獻祭。這兩個相對的結局說明了,上帝不願犧牲人類來獻祭。2、主要區別二:上帝讓亞伯拉罕獻以撒為祭的目的,是為預表上帝要用自己的兒子——耶穌來獻祭,以此拯救人類。迦南人獻祭目的是為了自己獲得更大的(作惡)能力。發佈於2016-11-13】

【活人獻祭,足以讓人毀掉三觀。亞伯拉罕獻以撒,結果雖然虛驚一場,但的確是信仰經歷中最令人恐懼與戰慄的事件。

神最終沒有讓亞伯拉罕獻祭他的兒子。然而,神的兒子卻確鑿無疑地被棄絕在了十字架上。這個事實比亞伯拉罕獻子更加驚心動魄。發佈於2017-06-12】

【讀過經文。亞伯拉罕的神是向他顯現的神,指導他的人生,切實保護了他,與他有言語行為的交流,他獻祭以撒是神對他的指示。迦南人的神與迦南人是什麼樣的互動我不了解,主觀認為是宗教崇拜,他們獻祭孩童是什麼原因什麼目的更不了解。細節上亞伯拉罕是老來得獨子,迦南人不知道。亞伯拉罕是真實的意欲殺以撒獻祭,迦南人的獻祭,孩子是死了還是舉行某種儀式而不死不知道。個人看只有情勢緊迫的時候人才用這種極端的方式企圖挽回,平安穩妥中生個孩子燒了,這太難理解,尤其古人長子有特別的意義,人求神賜下子嗣,這與拿人獻祭的邏輯存在矛盾,除非特別的情況吧。發佈於2016-11-13】

謝選駿指出:亞伯拉罕獻祭以撒被上帝阻止,可以看做“上帝禁止了兒童祭祀”。這個故事的功能就在於它的儀式性——下面我會說道,類似的儀式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所以人殉的傳統始終無法徹底斷絕。

(四)

以魯迅的《狂人日記》為例,它收錄在魯迅的短篇小說集《吶喊》中,諷刺了滿清禮教和華人陋俗,被認為是較早的現代白話小說,首發於1918年5月15日4卷5號《新青年》月刊。更早一年的1917年5月,陳衡哲白話小說《一日》已經發表在《留美學生季報》上了。

其中魯迅透過一個“狂人”的日記,揭露中國社會的家族制度和禮俗毒害,指出中國社會每頁都寫著“仁義道德”,但字縫裡卻都寫有“吃人”兩個字。最後,日記說:“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因而喊出“救救孩子”的口號。魯迅自己說:“《狂人日記》很幼稚,而且太逼促,照藝術上說,是不應該的。”“我自己知道實在不是作家;現在的亂嚷,是想鬧出幾個新的創作家來——我想,中國總該有天才,被社會擠倒在底下——破破中國的寂寞。”

但是魯迅不敢直面慘淡的人生,所以小說內容大致上是以一個“狂人”的所見所聞來表達的。日記前言以文言文書寫,為日記作者的一位友人所寫,說日記作者之前患了“迫害狂”的病,他已痊癒。日記則以白話文書寫,為作者患病時的所見所聞。作者寫道古書上的“仁義道德”,字縫裡卻是“吃人”兩個字,也寫道古書中(或扭曲歷史傳說、憑空想像出來的)人吃人事件。作者畏懼村上的人,以為他們要把他吃了。接著他也認定他大哥準備和村人合夥吃他。他想起才五歲就逝世的妹妹,認為是被大哥吃了,而自己也無意地從大哥準備的飯菜中吃了妹妹的肉。——“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日記的結尾為“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許還有?救救孩子······”

謝選駿指出:從上述不難看出——魯迅不僅怯懦,而且缺乏人類學常識,他因此不知世界各個民族都會經過“人吃人”和“兒童祭祀”的發展階段,而以為是中國的特例。他更不知,唯有聖經的上帝用一個明確的儀式,禁止了這一習俗;所以沒有經歷過這一儀式化的禁止過程的中國宗教,才始終無法進入真正的聖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