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妻子墜樓身亡丈夫「悲痛不已」 警察卻發現…..

夫妻吵架,妻子賭氣跳樓身亡,丈夫悲痛不已……

從丈夫的講述、事發現場的狀況來看,這是一起因家庭瑣事引發的自殺事件,一切都很合理。

可是,憑著多年經驗培養出來的直覺,各種細微的疑點,讓刑警漸漸產生了疑問——這個墜樓事件,是不是丈夫一手炮製的?

丈夫說

我們吵架,她一激動就跳下去了

2016年3月21日,桐廬縣公安局接到一起報警,桐廬鳳川街道一居民小區內,一名女子墜樓身亡。

警方趕到現場,在一幢6層居民樓南側陽台下方的綠化帶旁,一名30多歲的女子躺在地上,身上多處出血,120醫生經過現場診斷,女子已沒有了生命體征。

報警人是女子的丈夫小潘。

面對妻子的遺體,小潘表情很悲傷,顯得又痛又悔。“我們經常吵架,但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做。”

小潘對警察說,他和妻子都是80後,平時經常會為了一些小事拌嘴,事發前,兩夫妻在房間里因為一些瑣事又吵了起來,吵完誰也不理誰,他自顧自睡覺了,誰知道老婆突然走到陽台,跳了下去……

欄杆前擺著小圓凳陽台上有指紋

看起來確實很像自殺

這幾年的高墜案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夫妻、情侶吵架,一方情緒激動想不開,而跳樓輕生的。

在小潘家,陽台一側窗戶完全打開,窗前還擺著一張小圓凳。

小潘對警察說,當時老婆就是從客廳搬著小圓凳走到陽台,然後踩上圓凳,縱身跳下,但因為自己當時跟老婆賭氣,矇著被子睡覺,具體過程也沒看到。

警察在陽台上,發現了小潘夫妻兩人的多枚指紋,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這個家是兩夫妻每天生活的地方,留下他們的指紋很正常。

初步勘查,現場貌似沒有疑點,更何況,小潘和妻子還有一個念小學的孩子,他好像也沒有作案動機。

為避免給孩子帶來傷害,警察讓小潘帶孩子先到親戚家休息。

兩個疑點

帶出了一個恐怖的猜測

兩夫妻住的房子是一套普通的兩居室,位於5樓,墜樓的地方是卧室,十多平方米,卧室南側有一個陽台,陽台鋁合金門窗的欄杆高度與成年人齊腰,外側還有一排刷了綠漆的鐵欄杆。

小潘帶孩子走後,桐廬刑大的警察對現場展開仔細勘查。

兩個疑點慢慢浮現出來:

1.假設潘妻是主動跳樓,一般多少會有一個拋物線,可這個女人幾乎是筆直下落,為什麼?

2.那個陽台上的小圓凳上,沒有死者的腳印。

桐廬刑大的警察心裡隱約有了個極為恐怖的猜測。

但僅憑這些疑點,還不能說明什麼,證據不夠。桐廬刑大向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提出技術支援。

讓痕迹“說話”

更多疑點顯露出來

來源:海南特區報綜合

刑偵支隊七大隊的痕迹、法醫、DNA技術人員受命趕到桐廬。

乍一看,整個現場就像普通的墜樓現場,普通人很容易就相信看到的一切,但對刑偵技術勘查人員來講,眼見未必為實。

事發那一刻,只有死者和丈夫小潘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第三人知道。

既然沒有其他目擊者,那麼就讓痕迹“說話”。

刑偵支隊技術人員確認,陽台那張圓凳上,確實沒有小潘妻子的腳印,通過精確計算,從陽台墜落後合理的墜落點和實際墜樓的也不一樣,兩處疑點成立。

經過進一步勘查,更多疑點顯露出來。

事發後有人擦過窗檯

技術人員發現了一條抓痕

其一,在事發陽台鋁合金窗的窗台上,有人為用抹布清理擦拭的痕迹。

而小潘卻對警察說,事發後他馬上下樓查看,隨後報警,那麼,是誰試圖擦掉窗台上的痕迹?

其二,在鋁合金窗外側欄杆上,警察發現一隻手(五個手指)長長的一條抓痕。

這是非常奇怪的一條痕迹,出現在這裡,不像是日常生活留下的,從抓痕方向和深度來看,倒像是墜樓時拚命抓住欄杆留下的。

其三,警察從小潘家卧室里提取到小潘帶有泥土的腳印,而腳印上的泥土,來自墜樓現場旁邊的綠化帶。

也就是說,小潘妻子墜樓後他曾到墜落現場查看,又返回家中,但小潘在之前的筆錄中說,他看到老婆墜樓後就趕了下去,馬上報了警,並沒有再回(家),他為什麼說謊?

之後,警方通過刑偵技術比對確認,欄杆上的抓痕,就是潘妻留下的。

死者丈夫

成了最大嫌疑人

這些疑點,都指向丈夫小潘。他從死者家屬,成了最大嫌疑人。

警察傳喚小潘。

審訊室內,小潘一開始顯得異常冷靜,直到警察把證據放在他面前時,他的防線崩潰了。

“連我都真的以為她是自己跳下去的,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真相的?”

他抱頭痛哭,事情發生後,他一直給自己心裡暗示,她是自己跳下去的,她是自己跳下去的……自我催眠時間一長,他覺得妻子真的是自殺,跟自己沒關係了。

原以為做得天衣無縫,沒想到那麼快,警察就懷疑到他。

他活生生掰開了

妻子抓住欄杆的手

小潘說,他和妻子結婚不到10年,時常吵架,這次吵起來,僅僅是因為一根香煙。

案發當天,小潘在卧室的陽台抽煙,妻子看到後讓他不要在房間里抽煙,搞得一屋子煙味,小潘不以為然,覺得只要開著窗戶就沒事,繼續抽煙,兩人吵了起來。

吵著吵著,小潘突然火就上來了,抱起妻子就要往5樓的陽台外扔,整個過程中,已經半個身子翻出陽台鋁合金窗的妻子,本能地用手緊緊抓住窗戶外的欄杆。

“如果我冷靜一下,這時也許還能挽救!”小潘說,當時他氣瘋了頭,不知怎麼想的,用力掰開妻子抓住欄杆的手,往下一推……

之後,他下樓查看,見妻子口鼻出血,趕緊回到樓上,先用抹布擦拭鋁合金窗和欄杆上的痕迹,然後找來一張圓凳擺在陽台,造成妻子跟自己吵架後跳樓的假象,想好說辭後,才打電話報警。

沒有天衣無縫的案件

任何蛛絲馬跡都會“說話”

警察說,這起案件,就是典型的激情殺人,因為案發是在家裡,整個現場既沒有旁證,也沒有監控,潘某自認為通過偽造現場就可以瞞天過海,其實,在刑偵警察的眼中,案發現場的蛛絲馬跡,都會成為能開口的證據。

在刑警的字典里,沒有天衣無縫的犯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經法院審理,潘某因鑒定患有精神疾病,負部分刑事責任能力,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