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何與懷:一詞震驚天下及其他

國際交往,看來真的不單靠硬實力,也得靠軟實力,而軟實力中,不經意間,也會出現某國的大人物以一詞震驚天下的奇景。

可不?向來被世人所不齒的金三胖近日就因吐出一詞而大大火了一把。話說9月19日,美國總統川普先生在聯合國大會全體辯論上發表首次演說,嘲諷金某是執行自殺任務的“火箭男”(rocket man),幾天之後,9月22日,金三胖以“單挑”的架勢,在他的聲明中出人意表地用“dotard”一詞回敬川普,立時就讓全世界的國際關係專家以及語言學者刮目相看,甚至嘆為觀止。據好事者考究,“dotard”源於“dotage”,按美國權威辭典出版機構Merriam Webster(韋氏)解釋,意為“一種以精神穩定和思維敏銳程度雙雙下降為標誌的老年衰弱狀態”,可說是“老番癲”的文雅版敘述。這個字已存在好幾個世紀,在莎士比亞作品中露過幾次面,例如《無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一劇中,有此一句:“I speak not like a dotard nor a fool”;它在名著《白鯨記》作者梅爾維爾的一首關於沙魚的詩中,也出現過:“Eyes and brains to the dotard lethargic and dull, Pale ravener of horrible meat”。但“dotard”此詞現今未被廣泛使用。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為例,自1980年以來,這個詞只在該報上出現過十次,且向來是在該報的文藝評論中現身。金三胖選上這個古英語字,證明他英語能力不俗。不過,這還只是其表層淺意。最妙的是,或最要命的是,“dotard”如經稍微想像,可拆成“Donald retard”,意即“川普(Donald Trump)是智障(retard)”;或者,如某脫口秀主持人靈機一動,將總統的姓名由唐納德.川普改為“逗他的.川普”(Dotard Trump)。總之,“dotard”一詞對美國總統大人的挖苦真可謂入木三分了!想來金三胖一定為選上此詞興奮異常,以致認定他必須首次以第一人稱來發表這篇嚴正聲明,底氣十足地警告說,他將採取有史以來最高級別的強硬反制措施,讓“精神錯亂的美國老番癲”(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付出沉重的代價。當今世界上這兩個最受關注的人物的互嗆,就這樣讓許多國家特別是美國的社交媒體互聯網瞬間炸開了鍋,一時間各種笑話紛紛出籠。美國人都不得不為金三胖的英語能力叫好,“起碼比川普好上500倍”;他如此別出心裁,真可謂獨步天下!

不過,如論影響力,按筆者愚見,金三胖的“dotard”,絕對不及大半個世紀前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的“paper tiger”(紙老虎)。

1946年8月6日,其時在延安養精蓄銳多日並因剛在全黨牢牢確立至高無上地位而洋洋得意的毛澤杔,算出天時地利人和皆漸入佳境,在接受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採訪時,用“紙老虎”來形容他的對手蔣介石國民政府等等“反動”勢力。當時負責翻譯的是時任新華社暨解放日報社總編輯的余光生,他使用了現成的代用語“scarecrow”(稻草人)譯之。毛聽了立感不對,當即向斯特朗更正,聲明“paper tiger”才是他心中首選且為唯一準確的譯法。

列寧同志曾以“泥足巨人”形容帝國主義反動派,但毛澤東也是別出心裁之人,他顯然不屑於重複這位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導師無產階級革命領袖也是他的俄國老師這一蹩腳比喻,於是“紙老虎”一詞應運而生。毛同志博覽群書,說起話來好引經據典,大概“紙老虎”一詞也不例外。他應該記得《水滸傳》中有一情節:武大郎捉姦,西門慶慌作一團,潘金蓮不禁大怒道:“見個紙虎,也嚇一交!”他也應該讀過李鴻章寫給曾國藩的孫女婿吳永的信。內中說:“我辦了一輩子的事,練兵也,海軍也,都是紙糊的老虎,何嘗能實在放手辦理?不過勉強塗飾,虛有其表,不揭破猶可敷衍一時。”如此考究起來,或者有人會說,無一字無出處固然可以顯擺學問,但“紙老虎”這個詞本身不足為奇,更不是獨創。那麼,毛奇在哪裡呢?了不起在哪裡呢?奇就奇在初識英文的毛澤東斷然推翻會講英俄日中四種語言的余總編輯的保險是保險了但卻毫無膽色的翻譯,而這個“推翻”絕對卓越非凡,這樣一來,“paper tiger”一詞從此聞名天下,並在帝國主義的字典中佔據了顯赫地位。了不起更在於毛在當日採訪中提出了“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論斷。後來,1958年12月1日,毛在中共八屆六中全會期間又重複並深化他這個十二年前尚未掌國家大權時的預言式的論斷,用以形容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走狗反動派。此等英明論斷肯定就只能出於偉大領袖的雄才大略——不單在中國稱皇而且要“搞地球管理委員會,搞地球統一計劃”。

今天神州大地,遍布毛的頂禮膜拜者,更有人著意模仿之。小者有“紙貓”(paper cat)新詞的出籠。這是出於不時口出狂言並以代言為己任的《環球時報》2016年7月30日的社評,而澳大利亞非常有幸地成其攻擊對象。這份名報諷刺說: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基本是以蠻不講理的方式建立起來的,它自認為是中等強國,它的那點“強”在安全上對中國毫無意義,倒是中國進行警告、敲打的合適對象。它——“連‘紙老虎’都不如,頂多是一隻‘紙貓’”。坦白說來,澳大利亞當然經不起武力敲打,只需《環球時報》幾句冷嘲熱諷,它就已經狼狽不堪了。真是一隻可憐巴巴的“紙貓”!其實,在今天某些強國人眼裡,何止澳大利亞是“紙貓”?天下之大,試問哪個國家在其面前斗膽敢說自己不是?!

從“紙老虎”到“紙貓”,剛好七十年,雖然毛本人也已死去四十年,但看來傳下的餘威絲毫未減。不過,時勢的發展變化也有偉大領袖預料不到之處。正如民間流傳一對所示,“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毛同志怎麼會想到,那個他曾稱之為“紙老虎”反動派的美國,現今竟成為他的黨徒那些大大小小貪官污吏盜國賊爭先恐後藏金藏嬌的最佳所在?!這的確讓九泉之下的祖龍百思不得其解,也是讓他眾多的毛澤東思想衣缽繼承者痛心疾首的。

(2017年9月29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