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大陸年齡最小的貪官 貪腐手段令人震驚

小學校園的欺凌,對應的卻是成人世界。(視頻截圖)

這是典型的官場現形記,與中共官場一脈相承。安徽懷遠縣一小學副班長兼語文科代表,擁有檢查作業、監督背書的權力。他多次以檢查別人作業,學習進度為由,逼迫學生吃屎喝尿,收受其他學生“賄賂”幾萬元。

這個小朋友全班只有七個人,他上網上學,有專門的孩子騎車接送(自行車),他要來的錢,有專門的孩子替他保管……實際上,他個頭矮小,不過13歲,卻把這點權力運用到了極致。他在五年多內硬生生地從六個零花錢十幾塊的小朋友手裡搜刮出兩萬多元,平均下來一年靠此項收入四千餘元,不得不令人嘆為觀止。

這個小貪官的受賄模式是這樣的,老師把檢查背課文的權力交給了他,他說背了就是背了,沒背就是沒背(獲取了可靠的實際權力,並且有把謊言變成“事實”的決定權)。

假設我們把他事件中所有人都換成成年人,這是不是一個“大老虎”?

披露這一事實的許多網文日前在網路熱傳,而有關新聞事實,早在去年底獲諸多官媒報導過。

有關小貪官的新聞事實已經曝光。(網路截圖)

令人沉重的真相

據悉,安徽懷遠縣火星小學位於城郊,此前屬於火星村,多年前因為發展工業區拆遷,火星小學搬到了現在的地方,保留了一個教學點。這些年,很多學生陸續轉學,這裡的學生越來越少。發生“受賄”的班級,從最開始的20多人,讀到六年級時,已經只有7個人。

這七個孩子是:班長小東2003年12月生;副班長小賜13歲;小運2002年2月出生;小然2002年生;小江2000年8月生;小岩2003年6月生;小邢17歲。

“每次背書時,孩子們必須拿錢給小賜。不給,則會喝尿吃屎”,家長們找到學校,把情況彙報到了懷遠縣教育局。學校召集了雙方家長在學校見面,小賜承認六名學生拿錢給他,也承認對方吃屎喝尿的情況,小賜父母表示要歸還孩子們的錢。但小賜及其家長同時稱,一切都系同學們自願。次日,小賜轉到了其他學校。

小賜制定的規則是這樣的:

每次背書時,孩子們必須拿錢。他會根據每個孩子向家裡拿錢得手的難易程度,以及各家的經濟狀況,制定拿錢的數量。如果家裡經濟條件不錯,錢好拿,那就會要求多拿,反之就少拿。

如果不拿錢,作業檢查肯定過不了。這一點,小然的父親賈波曾經有過疑問。因為老師布置了作業,兒子回家後,他們就督促兒子寫字,寫了整整兩個本子,他也檢查了。可次日,就接到了老師的電話:“你家小然作業又沒有寫!200個字,就有180個字寫錯!”

所有的孩子都有類似遭遇:拿了錢,過不了關也能過;不拿錢,過得了也不能過。逼人吃屎喝尿、打人、“專車”接送、指定“會計”、專人買早餐……這個7個人的班級,就像是小賜的王國。

有關小貪官的新聞事實已經曝光。(網路截圖)

誰在背後撐腰?

中共懷遠縣教育局紀工委的調查人員有些不解:喝尿的事為什麼不告訴老師家長?小東回答:“沒有告訴,怕小賜打。”小東的說法,代表了所有的孩子。

從最初的幾塊錢,到後來的幾十塊上百塊,再到上五年級時幾百幾百地要。一位已經轉學的女孩子稱,在五年級時,曾一次從家裡偷了800塊給小賜。

事情敗露後,小賜給小江發來QQ信息稱,你等著,放假弄死你。現在事情真相大白,受害學生的家長開始紛紛自責。

這些年來,孩子老是偷錢,被發現後就對孩子毒打,孩子卻只是咬定錢掉了。

小靜被媽媽打得太兇狠,奶奶還報警過。所有的孩子,都變得沉默,不敢說話,也不敢直視父母的目光。可家長們萬萬沒想到,孩子偷錢的原因,是因為在學校受到了霸凌。

如果發現了孩子偷錢、騙錢,這些家長能及時調查清楚這些行為背後的原因,或許孩子受到班幹部霸凌的事情能更早更快的水落石出,孩子們也不會平白無故遭受這麼多威脅和委屈了。

後來,懷遠縣警方介入調查,教育局很快認定了部分事實,並作出處理:撤銷班主任顧利珍的教師資格,調離火星小學,撤銷校長職務,調離火星小學。

而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安徽電視台記者採訪後,班主任顧利珍還冒充錢惠打電話給記者,稱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是孩子們嫉妒小賜成績好編造的。

在這件事中,真正悲哀的是:“這五年里這些孩子一次也沒想反抗過”。

賄選、收賄、濫權小貪官不是個別

在小學校園裡,班幹部是班主任的直接代理人,擁有著班主任賦予的“最高權力”,這些“權力”包括了檢查作業、背書情況、彙報班級同學學習情況等等,在一個班級小社會,這些“權力”可能讓孩子變成貪官。

武漢一所小學的學生,為了在班幹部競選中獲勝,有學生“刻意”幫助他人,花小心思博取其他同學的“好感”;有的學生為了讓班上的同學投自己一票,不惜買零食來“賄賂”。

還有媽媽發現兒子經常把作業給其他同學抄,她質問兒子,得到的回答卻是,讓同學抄作業是為了在競選學生幹部中獲得更多選票。

更有甚者,為了讓孩子當上學校的學生幹部,孩子家長在校門口幫孩子拉選票,給小評委送禮物或承諾當選後請客。

漢口曾有一名小學五年級男生寫信舉報反映班幹部“濫用職權”的行為,說班上變得烏煙瘴氣的。原來,該男生因為沒有請班幹部吃冰淇淋,上了班級不守紀律的“黑名單”。他還發現:和班幹部關係好,遲到、違反紀律都可以“豁免”;關係不好,稍不留神就會被記一筆。

2001年10月有媒體報導,在福州鼓樓區某中心小學三年級的一個班級,班長及班級委員可以吃整塊的餅乾,小組長只配吃碎餅乾,毫無“職務”的普通同學只能看別人吃而不停地咽口水;班長及班級委員可以時不時得到同學送的漂亮鋼筆或高級水槍,小組長得到的則是橡皮或鉛筆頭,普通同學啥都沒有……

小孩貪官對應成人世界媒體影射中共官場

從賄選拉票“當官”到利用特權斂財,一些小學生熟練運用成人世界的遊戲法則,讓人瞠目結舌,引起輿論熱議。

一般的觀點認為,在這事件中,學校,家長,副班長,社會,這六個孩子自己全都有問題,他們緊緊地糾葛在一起,釀成了這一次悲劇。

但是,有媒體引述觀點認為,是大人世界出了問題,影響了孩子。更有人聯繫到時下的中共官場腐敗。

貴州官方雜誌《貴州改革》的點評極具對當下官場的影射效應:

讀了這條消息,比當年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落馬還感到震驚!

震驚之一,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竟然把權力玩弄得如此淋漓盡致!

震驚之二,一個未成年的孩子,逼迫學生吃屎喝尿,比惡霸村官還惡!

這位小學副班長的腐敗,與官員腐敗有很多相似之處;這位小學副班長的“墮落”,與官員墮落也非常雷同。

一個小學的副班長,大膽妄為,“墮落”到如此程度,到底是誰之過?

看著孩子的腐敗“內幕”與作惡手段,以及獨斷專行,飛揚跋扈等等,實在不可“就要”。他的“墮落”,是咎由自取,其後果,就該由他個人承擔。

但班主任身在其位,不謀其政,依靠親信,作威作福,責任是不可推卸的。

班主任也許會說,自己有失察責任,應該承擔用人不當的責任。果真如此嗎?

《貴州改革》這一質疑,班主任似乎對應著培植了周永康等親信、有“腐敗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

《美國之音》2017年3月29日報導援引美國學者分析稱,中共有一種貪腐的文化,腐敗已經成為中共官場中無處不在的病狀,而這種腐敗文化是江澤民製造的。

2016年5月10日,海外媒體人士姜維平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爆料:“(中國)最大的貪污受賄的正是江澤民,江帶頭貪占,這在上海不是秘密,他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孫子都貪得無厭,1999年,薄熙來以大連百年建市為借口,為了巴結江澤民,把他請到大連,不僅掛出他的彩色畫像,而且還準備數百個銀行卡,贈送江澤民及其隨員,當時一個目擊的官員對我說,俺一看江的孫子收錢的笑臉就明白了:中國玩完了。”

有意思的是,主政干政掌控官場二十多年的江澤民,作為周永康等大老虎的總後台,至今未被拿下,逍遙法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