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女孩留學5年被送進精神醫院 "我恨他們"

“我恨他們,恨他們把我送出去。”

“別人有多羨慕,我就有多孤獨。”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環顧四周是空無一人的寂靜,食物是泡麵,朋友是電腦。而一直反覆說這些話的,是一位名叫小薇(化名)的中國留學生。

她今年剛滿20歲,獨自在美國漂泊了5年。和出國之前比起來,父母眼中的小薇就像“完全換了一個人”

“我恨他們把我送出去”

四個多月前,小薇在母親的陪同下找到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精神衛生中心副主任胡少華副主任醫師。

初次看到小薇,“她中等個頭,一米六左右,只有八九十斤的樣子,氣色很差,兩眼無神,不太說話,完全不像20歲的大學生。”胡醫師說。

面對醫師,小薇漸漸打開了話匣,開始抱怨國外的同學、老師以及住家主人。小小年紀漂泊在外的她,其實很不喜歡國外的環境、食物、交通,周圍的一切在她眼裡都顯得那麼格格不入。

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5年,小薇的言語之中,多了一絲對父母的憎恨,她恨他們把自己送到這樣一個沒有關愛,沒有幫助的地方。看著眼前這個充滿負面情緒的女兒,母親感到十分陌生。

小薇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家庭條件富裕,又只有小薇一個獨生女,很是寵愛。而小薇也是父母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她成績優秀、性格開朗、長得也漂亮。

初中畢業後,小薇赴美留學。剛到美國時,小薇借住在親戚家,由於生活飲食都有親戚照應,多少緩解了她在異國他鄉求學的緊張心理。

一年之後,小薇覺得總是打擾親戚不太好,於是提出要搬出去住。通過當地中介,小薇接觸到了第一家寄宿家庭。但由於巨大的文化差異,小薇在第一家寄宿家庭的生活並不快樂,而且少有溝通,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高中畢業。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後來,小薇順利考上了大學,學服裝設計。大學第一個學期,她選擇了住校。原本以為問題可以得到緩解,但在新學期伊始,小薇就發現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她無法融入課堂,跟不上課堂節奏,也聽不懂同學之間的笑話,漸漸的,這種“被排擠”的感覺越發明顯,她感覺周圍的老師、同學好像都在和她作對,以至於時常被嘲笑。

她從一個活潑開朗的少女變得自卑起來,越發不願和人交談。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第一個學期結束,小薇搬出宿舍,開始了住家生活。

“那是一個四口之家,男女主人,還有兩個兒子,大兒子讀初中,小兒子讀小學,家裡還有一條狗。”

他們都很自私,特別是他們的小兒子,我房間的網斷了,需要重啟路由器,如果剛好碰到他在玩遊戲,他就不給我重啟,要我等著,有一次,我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

小薇過得十分壓抑,但大洋彼岸的父母對此並不知曉。在和父母視頻通話時,小薇總是佯裝開心,“我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直到半年前,小薇的父母來看小微,推開房門的一剎那,他們發現,自己曾經可愛靈動的女兒病了。

“我真的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小薇的母親描述當時的情景,“她穿著睡衣,頭髮亂糟糟的,一點都不像個姑娘家,屋子裡一股泡麵的味道,電腦桌前全是吃剩的快餐面。”

後來,媽媽才知道,小薇已經三個月沒去上課了,這三個月她哪兒也沒去,就待在那個不到20平方米的房間里,餓了就吃泡麵,吃完就上網,玩累了就睡覺。

父母趕緊將小薇帶回國內接受治療,經過四個多月的治療,小薇如今開朗了很多,並有意繼續回美國完成學業,積極地面對生活。

“三次自殺一再求死”

小薇在某種維度是幸運的,設想倘若不是小薇的父母及時發現女兒的“不正常”,並把她帶往醫院治療,後果可想而知。

但就在前不久剛過去的清明節,一位名叫曉磊的留學生卻吞槍自殺。

曉磊自殺當日,遠在國內的母親陳睿還在等著兒子回國度假,萬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兒子的驗屍報告,母親當即買好當天的機票飛到舊金山。然而4月11日,真的來到了舊金山的陳睿,還是不出預料地看到了兒子的屍體。

驗屍官出具的報告顯示曉磊是吞槍自殺,警方還從死者的電腦中發現他生前曾上網搜索自殺的方法。在與警方確認兒子的死因時,陳睿才知道:此前,兒子也曾兩度自殺,一次上金門大橋、一次是吞葯。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自今年4月5日開始,同屋的室友小鄧已經兩天沒見曉磊的蹤影,撥打手機也毫無反應。4月8日,他打開房門才發現曉磊已經倒在血泊中。

曉磊生前喜歡槍械和射擊,通過黑市花了1千多元購買了一把手槍。但誰都沒想到,他最後是用這把手槍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曉磊的校友小方表示,曉磊因為兩次自殺未遂曾求助過心理醫生,醫生懷疑是抑鬱症所致。

其實母親陳睿也知道兒子在服用處方葯,但遠在中國的她根本無力幫助,也未曾想到,兒子的病竟然嚴重到了這個地步。

和很多的單親家庭一樣,陳睿對曉磊寵愛有加,在用錢上從不手軟。出去學費和房租,她一個月還要給曉磊2200美元的“餐費”。陳睿說,送曉磊出來讀書的這七年,她前後花了1000萬人民幣。

但手握信用卡的曉磊並不快樂。

曉磊自2011年來到美國,進入舊金山大學(USF)念書,但因為學習成績達不到要求,曾先後辦理休學及退學。

陳睿也說,曉磊眼看著身邊同期入學的同學順利畢業、或攻讀研究生,自己卻遲遲不見畢業,對此更是耿耿於懷。

學業上的巨大壓力和家庭的投入,很可能就是導致曉磊患上抑鬱症的罪魁禍首。

“為何留學生頻頻自殺”

隨著留學生群體的不斷壯大,留學生的心理問題也日益凸顯。

就在昨天上午,一名紐約大學醫學院的華裔女生在位於基普灣(KipsBay)的學校宿舍內自縊身亡,警方在上午10點多接到報警後前往現場,警方發現該學生的屍體被一根繩子吊住。

當我們將2017年的時間軸倒推,竟發現這份關於中國學生的非正常死亡名單有如此之長…

2017年12月,美國常春藤名校康奈爾大學的中國留學生田妙秀(音譯),在期末考試期間,被發現於在其所住公寓中自殺身亡,自殺原因疑為抑鬱症。

2017年10月,在美國猶他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的唐曉琳,選擇在金門大橋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2017年2月14日,美國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UCSB)就讀的20歲中國女留學生劉薇薇被發現死在宿舍內,曾就讀中國廣東佛山第一高中;

2016年12月,俄亥俄州立大學一名來自中國天津、品學兼優的留學生劉凱風在家中自殺身亡;

2016年11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來自中國上海的留學生楊志輝自殺身亡;

2016年1月,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中國留學生小陸(音譯)跳冰湖自殺;

2015年1月27日,耶魯大學中國留學生王璐暢從金門大橋跳入舊金山灣自殺;

2014年8月21日,加州州立大學富勒爾頓分校中國留學生林旭(音譯)跳樓自殺;

2012年10月26日,素有“MIT才女之稱”的麻省理工大學斯隆商學院中國留學生郭衡(音譯)上吊自殺…

和很多人想像中不同的是,這些飽受抑鬱症摧殘的孩子,不是班級的“吊車尾”,相反,他們往往成績優異,表現出色。

在父母和親戚朋友們的眼中,他們的生活應該像朋友圈裡展現的一樣,積極向上豐富多彩。

一位名叫田妙秀(Tian)的女留學生在自殺前,甚至還在朋友圈若無其事地分享歌曲。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更令人意外的是,每每有留學生自殺的消息傳到網路上,大家給出的往往不是鼓勵,而是嘲諷:

留學生的心理素質就是差,多大點事!

真自私,自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的爸媽?

抑鬱症是富貴病,這些孩子都出生在有錢人家,吃不了苦。

但事實真的如此嘛?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父母們只看到孩子光鮮的成績和未來,又有誰真的關心過他們背後的無助和彷徨?

“我的微笑是我的保護色”

早在2013年,耶魯大學就曾發布過一份研究表明:45%的中國留學生稱曾出現過抑鬱癥狀,29%的人稱有焦慮癥狀,而美國大學中常規的焦慮及抑鬱比例只有13%。

學習障礙,文化衝突,遠離家鄉的孤獨,家庭過高的期望,這些壓力如影隨形,壓的留學生們沒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而在2009年澳洲一項調查報告顯示:留學生的自殺傾向比本土學生高四倍。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學習壓力、語言文化不暢、封閉的留學生小群體,這一切都是抑鬱症滋生的溫床。

跨語言、跨專業所帶來的學習障礙,獨自在外漂泊的孤獨,家庭過高的期望…這些東西,都會像沉重的負擔一樣,狠狠扼住命運的脈搏。

很多中國父母都以孩子能出國留學為傲,但留學也並不是人人適合。如果把性格並不適合留學的孩子硬推去留學,很可能是將孩子的人生之路置於一片灰暗。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曾在兩年前舉辦過一場《我的另一面(Theother side of me)》的攝影展,照片中一張張微笑的臉龐,卻刺痛了不少人的心。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很多留學生們都不能坦然地面對抑鬱,主要還是與長期受到壓抑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關,很多留學生們都不敢把自己的病情告訴父母,一方面是怕父母擔心,還有一方面是怕別人覺得自己矯情。

於是,我們拿起電話,裝作開心的樣子,掛掉電話就會大哭一場。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關於抑鬱症”

“抑鬱是24/7全年無休的,就像是在過膝泥潭裡深陷,只要停止一掙扎,你就會被淹沒。”

抑鬱就像是失去了感知快樂的能力,很少有人能夠把自己抑鬱的事實說出來,這是因為即使是去找朋友傾訴,也會發現向別人解釋本身就是一件精疲力竭的事情。

雖然平時看上去和常人無異,也能參加聚會和活動,並能從中感受到真誠的快樂,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已經走回了灰暗時期的陰影,只是那一刻,那一天,他們贏得了戰役的勝利。

一個知乎上的留學生曾經這樣形容她在抑鬱期的狀態:

生理方面:

1、嚴重嗜睡,且睡不醒,特別容易陷入睡眠,不分時地,即便是剛睡了15個小時,即便是重大考試,甚至公交車站;

2、記憶力減退。嚴重的時候甚至5秒鐘之前剛剛看過的東西都會忘記;

3、語言表達能力退化;

4、感知鈍化。感覺不到情緒的存在,不是悲傷而是一片空白和麻木。

5、特別容易疲憊。學校一會兒就感到筋疲力盡,說上幾分鐘的話就感到自己要被掏空了。

心理方面:

1、嚴重自我否定,自卑。覺得自己不值得,配不上。覺得別人都比自己好很多。

2、過於敏感,會把細節的信息無限放大,尤其是負面的細節和信息,而後在內心世界引起巨大的反饋。

3、過度自責。親密關係中出現一些小爭執,甚至算不上爭執,也許只是對方一個表情和語氣稍微強硬一些,就會開始道歉,即便得到對方諒解,也還會沉浸在自責的情緒中很久。

4、既期待親密關係,又害怕。害怕自己給別人帶來麻煩,尤其是關心自己的人,也怕別人討厭自己而真正離開。

5、傷春悲秋,會陷在一些宏大虛無的命題中出不來。有時候都會嫌棄自己太矯情啦,但是眼淚總是在意外的時候出現。

6、會把不相關的負面的情緒和信息聯繫在一起,從而否定自己和生活甚至生命。經常腦子裡幾個聲音和畫面同時出現,尤其是當陷入負面太深的時候。

7、自殺傾向。每天都很痛苦,總想快點結束,甚至有時候期盼一場無法抵抗的意外。

害怕接踵而至的論文和考試,害怕掛科後同學的恥笑,害怕畢不了業家長的擔憂,更害怕未來找不到工作。

別人眼中燈紅酒綠的留學生活,於很多留學生而言,實則是沒有硝煙的戰場。

圖片來源自網路,版權歸於原作者

我們要告訴自己及身邊患上抑鬱症的朋友,抑鬱症並不是一種羞恥,也並不是懦弱的表現,它就像是一場病毒性感冒,也許治療藥物和方式不太相同,但和其他的病症並無區別。

我們需要做的,不是棄置不顧,順其自然;也不是如臨大敵,緊張逃避,只有孩子和家長都對抑鬱症有一個正確的認知,才能引導患者正確面對和接受引導。

這世上,大家都在拚命過著普通的生活。

對留學生們來說,未來道阻且長,但日子還要繼續。如果你的心生病了,就請稍稍停下腳步,別忘了,即使漂泊異鄉,你也絕不是孤身一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精英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