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墜落的奧數天才有話要說

昨日,某媒體發布的一篇題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的文章,在網上引發起一番熱議。

文章中的主角,是曾摘得IMO(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2002年和2003年連續兩年的滿分金牌,憑藉出色的競賽成績被保送至北大數學科學學院的付雲皓。然而,他卻因在大學期間大部分科目‌‌“掛科‌‌”而無法順利畢業。

得知無法畢業後,付雲皓獨自度過了自甘墮落的兩年。隨後,時任廣州大學計算機教育軟體研究所所長朱華偉‌‌“拯救‌‌”了他。後來,付雲皓考上了廣州大學數學系的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現於廣東第二師範學院擔任數學老師,似乎淡出了學術界。

然而,在上述文章後,這位奧數天才因著網路大潮,又再次進入到公眾視線……

今天,付雲皓在知乎專欄發表了題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在腳踏實地處付雲皓自白書》的文章,用略帶自嘲的語氣,表達了其對某媒體所作報道的看法,以及時隔多年‌‌“第一次說出‌‌”自己的‌‌“天才‌‌”往事。

‌‌“對我進行約10個小時的採訪在文章中展現出的東西少得可憐,反倒是對我的學校老師、同學的採訪以及作者自身的觀點佔據了絕大多數的篇幅。‌‌”在自白書中,付雲皓說他並不理解文章中所表現的價值觀:‌‌“該文章的作者筆下傳遞的觀點是:優秀的人從事基礎工作,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得過IMO冠軍的人,如果不出意外,他們的征途就一定是高等數學的星辰大海,而不是給一群‌‌‘二本師範生’教初中數學知識,如果成了付雲皓這種去給‌‌‘二本師範生’講課的人,那就是天才墜落了。‌‌”

‌‌“現在的我是一名普通師範院校的教師付雲皓。‌‌”在文章中,付雲皓反覆用這句話介紹自己的目前狀態。

學術和教育方向沒有關係

文章一出,有人怒罵,有人惋惜,有人氣憤,也有人‌‌“傷仲永‌‌”。但是付雲皓並沒有覺得自己在隕落,或者是已經隕落。他認為如果從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來衡量,他和很多本科時期同在北大的同學確實有不少差距,但是現在的他,正踩在基礎教育的路上,在廣東第二師範學院這所以培養中小學老師為目標的學校。

‌‌“我們一屆算100個師範生(實際上一百多人),80個去中小學,每個學生平均帶10屆學生,每屆算兩個班60人。若真能幫助這些師範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學裡能間接幫助多少小孩子呢?我的理想沒有什麼星辰大海,沒有太多高遠的學術理想的宣揚,我只想盡自己的力量,讓初等教育越來越專業化,越來越有水平,提高師範生的教學能力讓盡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確的引導。‌‌”

‌‌“文中有這樣一句話‌‌‘教育方向的碩士也意味著,付雲皓可能從此都和學術研究無緣了’,似乎暗含著一種專業歧視,教育方向和學術研究是兩條平行線,似乎優秀的研究者都不能從教師中產生,當了教師就沒辦法做研究了?我想國內外大部分學術大獎得主可能會表示很遺憾,因為他們推動了自己所在領域的學術進步,同時他們也是被作者和學術隔離了的這個群體——老師。‌‌”

並非除了數學其他都不會

作為‌‌“過氣墜落天才‌‌”,付雲皓還作了一些補充說明,就是文章中關於他除了會數學其他都低於正常水平的暗示。付雲皓說,他在初中的學習中,一直是班級前五名,是由中考正式考進了清華附中高中部,在高一的期中期末考試中,他在全理班也都排在前五名。高二在冬令營(1月)得到保送資格及拿到北大的保送協議後,他才正式停止了其他科目的學習。‌‌“讀過高中的都知道,高三一整年都是複習階段,所有的新課在高二第2個學期剛過期中沒多久就結束了。停止不足半年的新課學習便被作者視為不全面發展,還要和我在大學的學習掛上鉤,這是不是過於牽強呢?‌‌”

對於大家都關心的,付雲皓在北大掛科的往事,他認為自己佔主要責任。那50多分掛科的經歷對他的人生究竟有沒有影響?他舉了兩個例子來回答這個熱點問題。

‌‌“一個該畢業但有課沒過的同學選了我的課重修,平時成績打滿後,期末成績還差幾分才能總評及格,我就在試卷上給他加了幾分,畢竟若是掛他,他要再等一年去重修這門課才能拿到畢業證;在某次數學競賽結束後,一名參賽選手及其家長對成績不滿意,找到了主試委員會,在徵得領導同意後,我拿出試卷為那名選手講解給分和扣分的原因,解釋到那名選手滿意為止,畢竟孩子參加一場競賽,最需要得到的是公平對待。‌‌”

‌‌“也許曾經的‌‌‘好運氣’讓我漂在空中,後來的‌‌‘壞運氣’也讓我飛流直下,然而現在的我就是穩穩地在平地耕耘的我。沒有所謂的自甘墮落,沒有所謂的‌‌‘傷仲永’,關心我的人,請不要擔心,我在以自己的步調努力和這個時代一起前進著。最後想說一點:任何志存高遠的學術理想,都是干出來的,而不是想當然想出來的,只有腳踏實地,才能擼起袖子加油干,為這個社會,這個國家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在自白書的最後,付雲皓這樣寫道。

絕大多數的網友‌‌“聲援‌‌”付雲皓。網友們聲稱,做什麼職業是自己的選擇,旁人不應該過多的評價,無論做頂尖科研還是普通教育,都值得尊重。

與此同時,有一些網友還表達出感激之情,他們表示,當前的普通教育還有很多不足,缺乏一些優秀的教師,有付老師這樣的人願意躬耕普通教育,十分感謝。

不過也有一些網友表示記者多方採訪的稿件本身沒有問題,文章呈現的人物與受訪者內心的自我有一定距離也實屬正常,不應該苛責記者。而且付雲皓代表國家隊征戰IMO,享受了常人所無法享受的良好資源,應當在科研上走得更遠,國家當然需要優秀的教師,但同時也需要頂尖的科研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南方plus客戶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