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報復川普不見劉鶴 中美貿易談判結果明顯

中美貿易談判不歡而散,不出外界預測。無公報、無協議,但過程中卻有意外,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並未親臨談判桌,更沒會見代表團,而習近平也冷待川普特使。也因此可說是這次談判是開啟了談判的談判。而評論指,美國要的是“公平的貿易競爭環境”,而中共的體制決定難以成就。

昨日談判結束,美方代表團直奔機場走人,而中共喉舌新華社日前發出的通稿,歸結起來要點是,第一談判達成了部分成果,取得了某些微小的共識;二,雙方都意識到貿易戰的危險,但至今仍未找到辦法制止這種危險;三,未來雙方還將繼續談判;四,雙方要為談判建立穩定的對話機制。

但就多個方面以及因素看,這一結果是必然。

習近平與王岐山忙著紀念馬克思;報復川普不見劉鶴

媒體早前預測王岐山可能會領導中方談判團隊,但5月4日王岐山出席中共召開的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大會。這使得談判本身失去了懸念。而習近平也忙著在紀念會上講話,官媒沒有報導習王會見代表團。

有猜測指,習近平在今年2月派遣劉鶴赴美,但吃了閉門羹,沒能見到川普,習近平此次對美方明確表示的美國總統特使的冷待,有報復的嫌疑。

而其他媒體也提到,姆努欽此次訪問中國大陸的身份是〝美國總統特使和財政部長〞,他這次的任務應該包括作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傳聲筒〞,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直接溝通〞,但中共發布的消息中,並未提及習是否會見了姆努欽,此事顯得〝十分蹊蹺〞。

量級不同的談判註定沒有結果;中共強硬顯示美方不退讓

紐約時報中文網5月4日當天就有報導指,中共的代表團是新組建、並由劉鶴領導的。“該小組缺的主要是貿易律師”。報導引述一位堅持匿名的與會中共高級官員表示,他的同事們深感沮喪,因為雙方在過去的談判中,美國談判代表一再地提出中國貿易實踐和國際貿易法的細節,而中共方面傾向於討論整合連貫的經濟策略。

報導還說,中共的決策者對參與談判的美國機構之多也感到不滿,中共官員習慣與財政部打交道,“他們不太習慣與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打交道,這個辦公室偏向更加自信的政策,在特朗普政府有著重要地位”。

報導還提到曾經有經驗的官員或者被派往國外,或者在中共的機構改革中去到了其他部門。

報導因此認為,“中方面臨短板:官員經驗有限”。

實際上,中方或許已經“知己知彼”,中共黨媒《新華社》5月3日的評論文章已經把話說到前頭稱,“這是中國以堅定的意志、毅力和強大的實力堅決抵抗美單邊主義、保護主義行為的結果”;“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

談判無果散場之後,今日黨媒《人民日報》刊文總結談判,稱“用互利共贏解開中美經貿‘心結’”,並說“中方堅決捍衛國家利益,絕不拿核心利益做交換,回絕了美方的漫天要價。”

這也暗示了美方要求的核心內容:“中方必須立即停止依照《中國製造2025》計劃發送扭曲市場的政府補貼及其它類型的政府支持”;以及立即將美中貿易逆差每年削減1000億美元、北京停止所有支持高科技產業的舉措等等。

評論人士的兩大點評:

經濟學家清漣對中美貿易談判點評說:第一輪結果在意料之中。

從國共合作開始,中共歷經重慶和談,以及重歸UN、加入WTO,早已形成虛虛實實、邊談邊打,邊打邊談、戰鬥在敵人心臟等整套技巧,功夫在貿易戰之外。

美國的功夫在貿易戰本身,無論鷹鴿,均是如此。

海外評論人士夏小強日前的評論指,美中貿易摩擦的根源,從表面上看,是中共自入世以來,多年來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盜竊美國科技知識產權,加上美中的貿易結構之間存的“結構性的失衡”,造成過去三十多年中共已經從美國抽走了3.5萬億到4.2萬億美元的財富。

夏小強還指出“中共的政治體制,決定了中國的經濟體制”,而美方直擊的《中國製造2025》,其本身“就是偷竊技術、不重視契約與世界文明規則”——中興就是一個例證。

他還指,中共無論派出何人與美國對談,都不太可能影響最終的談判結果。而就川普5月3日推文來看,美國要的是“公平的貿易競爭環境”,而中共一旦給予,整個經濟結構將會亂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