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顏丹:中國小學生淪為「小貪官」誰之過?

更可怕的是,人一旦喪失了是非、善惡標準,其後果就是無惡不作。與這一說法十分相符的是,如今中共治下的「無惡不作」,已從官場延伸到了各領域,已從成人世界延伸到了孩子的世界。都說孩子是國家的未來,那麼這些學會了以權謀私的「小貪官」們又將讓我們看到一個怎樣的中國未來?

安徽懷遠某小學出了一名惡霸“小貪官”,他利用副班長的身份、老師賦予的“檢查作業、監督背書”的權力,竟在五年多內、從六個只有十幾塊零花錢的孩子手裡搜刮出兩萬多元。(網路截圖)

中國小學校園裡上演的現實版“官場現形記”雖令人感到震驚,但卻並不罕見、新奇。日前,網路上再次披露了官媒於去年報導過的一樁舊聞。安徽懷遠某小學出了一名惡霸“小貪官”,他利用副班長的身份、老師賦予的“檢查作業、監督背書”的權力,竟在五年多內、從六個只有十幾塊零花錢的孩子手裡搜刮出兩萬多元。

孩子們紛紛表示,每次背書和檢查作業時都要拿錢給他。不給,就被他逼著喝尿吃屎,如果告訴老師、家長,還得挨揍。為了賄賂這位班幹部,不少學生只能從家裡偷錢、騙錢。對此,貴州某雜誌點評道,“震驚之一,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竟然把權力玩弄得如此淋漓盡致”;“震驚之二,一個未成年的孩子,逼迫學生吃屎喝尿,比惡霸村官還惡!”

面對著“小學班幹部也會斂財”這一惟中共治下的中國所獨有的奇葩景象,人們感到震驚的同時,或許並不感到意外。俗話說,孩子有樣學樣。他們相比成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正是超強的模仿能力。從孩子的咿呀學語到起初對世界的認知,無一不是父母言傳身教的結果。要問成人世界的遊戲規則,孩子怎會應用的如此嫻熟,答案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看多了,自然也就學會了。

從多年前“加油!努力!為了人民幣!”、“夢想將來有很多錢”等話語出現在小學生的畢業留言簿上,到後來一位三年級小學生表示“我未來的理想是當‘網紅’”以及擁有這一理想的孩子在北京多所小學中佔比八成,再到現在,一名小學班幹部遊刃有餘的用權力索取賄賂,如此一脈相承,正是中共治下的成人世界在孩子身上的投射。

尤其是,當孩子們逐漸發現,相比當“網紅”之類的一夜成名,擁有權力才是發財致富的捷徑時,他們就會先在“如何能當上班幹部”上用心。比如武漢一所小學有學生為了當班幹部,竟使用“賄選拉票”的手段。如今連孩子都懂,當官就是為了撈錢、發財,這不就是中共言傳身教的結果嗎?

中共“一切向錢看”,在任何時候都表現的淋漓盡致、毫無遮攔。就在前不久,河北邯鄲城市廣場佇立起的一座巨型“大白菜”雕塑再次向世界展現出中共對錢財的無限貪婪。這座寓意為“百財聚來”的雕塑堪稱為“世界最大”,所凸顯的恐怕不是官員們樸素的審美情趣,而是他們對“巨菜”,諧音“聚財”的極度渴求與嚮往。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然而中共愛財,卻是無所不用其極。網上有人戲謔,“在中國能買官、買官司輸贏、買工程招標、買出生證、結婚證、離婚證,買畢業證、碩士博士證,買工齡、買年齡、買職稱,買國際朋友、買慈善,就連網上輿論都是五毛五毛買過來的”。

不難看出,這些在中國大行其道的買賣,竟沒有一項是正經、合法的。僅是“買官”這一項就足以證實,權力本身已淪為可用來獲利的商品。試想,在中國當官若真得以公僕的身姿來服務大眾,只能老老實實的賺點辛苦錢,又有誰願意買官來當呢?買官的人顯然是算好了投入、產出,才會對當官趨之若鶩的。

長久以來,在權力的庇護、甚至授意下,製造假冒偽劣成為了中國的支柱產業,坑蒙拐騙、黃賭毒變身為時下最賺錢的行業。非法、害人的買賣與交易之所以在中國如此盛行,且形成了頗有規模的產業,其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共在其中有利可圖,甚至還能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不幸的是,就在如今的小學校園裡,我們也同樣看到,班幹部拿了錢,其他學生沒完成作業、沒背書也能過關;和班幹部關係好的,遲到、違反紀律也都可以被“豁免”。在這種扭曲的規則下,班幹部、乃至孩子們的是非、善惡標準,都開始變得跟貪官一樣模糊不清。

更可怕的是,人一旦喪失了是非、善惡標準,其後果就是無惡不作。與這一說法十分相符的是,如今中共治下的“無惡不作”,已從官場延伸到了各領域,已從成人世界延伸到了孩子的世界。都說孩子是國家的未來,那麼這些學會了以權謀私的“小貪官”們又將讓我們看到一個怎樣的中國未來?

中共幾十年的貪腐不僅導致國庫虧空、民不聊生,並且已使整個中國社會亂象橫生、道德敗壞、危機四伏。更重要的是,中共以毀滅人類為目的,正試圖搗毀中國的未來。於是,中國要想擁有光明的未來,就得先剔除中共這個毒瘤才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