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共產黨宣言》與無產階級的革命魔幻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何清漣:中國:《共產黨宣言》與無產階級的革命魔幻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並不諱言革命是無產階級一本萬利的買賣,他在陳述了無產階級如何「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之後,用這段話為《共產黨宣言》作了總結:「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本文述及的事情並非網路惡搞,均在中國發生。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組織中央政治局委員學習《共產黨宣言》,稱頌中共“選擇馬克思主義完全正確”的同時,中央電視台報導了一則數位無產階級成員一夜上梁山的魔幻故事。

無產階級成員“輕鬆上梁山”

5月2日,中央電視台社會與法講述了一個真實故事:2018年1月21日凌晨,江蘇崑山市警方接到了市民李先生的報警電話,稱遭到三個年輕人搶劫,在李先生報案後三小時,警方又接到了另一起關於搶劫的報警電話。警方通過調取監控錄影,很快確認兩起案件是同一個犯罪團伙作案。偵破結果很魔幻:這個五人犯罪團伙是一夜之間滾雪球般集結起來的:兩個分別來自湖南與四川的男青年,出來找工作,在上海被兩家職介機構騙光所有錢後,決定去崑山搶劫,搶的第一個目標是個剛剛砸車窗的小偷,身上只有偷來的幾部手機。小偷當場要求入伙,三人搶劫的新目標身上只有70多元錢,這個人一直靠貸款度日,正愁貸不到新款,於是也要求入伙,接著尋找新搶劫目標。被這四人團伙搶劫的目標是個白天混在仲介公司拿日結,晚上在網吧過夜的未成年人,身無分文,遭搶後覺得搶劫比工作來錢快,於是也要求加入這支搶劫隊伍,很快就找到了搶劫目標(第五個),但這位奮力反抗,且恰逢晨練出動,五人團伙見勢不好,解散隊伍。接下來就是故事開頭:警方接到報案電話後,五人陸續被抓。

這類被搶者立即成為搶劫者的故事,在中國發生過多起,它的魔幻只在於一夜之間集結了五個人。這個故事讓我想起另一則“重大政治新聞”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共產黨宣言》及其時代意義舉行第五次集體學習。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我們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馬克思主義真理力量”。什麼是“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力量”?中共締造者毛澤東早就總結過:“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根據這個道理,於是就反抗,就鬥爭,就干社會主義。”

毛澤東當年拉杆子上井崗山時,隊伍中多是貧窮無出路的無產者,按中共解釋,這些人之所以“革命”,都是“被地主老財逼的”。

毛的這條“造反有理”語錄,文革時被譜曲傳唱,紅衛兵們放聲高歌時頓感豪情滿懷,接下來就是朗誦“天下者,我們的天下;世界者,我們的世界”。不僅中國紅衛兵有此雅好,西方以巴黎紅五月青年為主的“1968年人”也是如此,好萊塢名導演伍德艾倫執導並主演的《六幕危機》(Crisis in six sences)再現了1968年的洋紅衛兵鬧世界革命的勁頭。

“造反有理”是不是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的發揮?還真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奠基作《共產黨宣言》的主題表述就是“無產階級暴力革命”。依據馬克思主義的解釋,中國改革以來尤其是1990年代以來的社會現狀,中共早就成了無產階級革命的物件。由於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來自於劫奪有產者的無產階級暴力革命,中共只能在意識形態上固步自封,堅持馬克思主義。這一堅持使權貴、官員甚至部分富商都得假裝信奉馬克思主義;而普通社會成員從小學、中學到大學,都得接受中共的革命意識形態灌輸,對階級論、“打土豪分田地”這套革命理論非常熟悉。因此,在中國早就構成了富馬克思主義與窮馬克思主義的對峙,我在拙著《中國:潰而不崩》里專門分析過這一現代中國魔幻現象。如果有人將《共產黨宣言》的精義總結成三條,向中國千禧一代宣傳,這些人一定會成為中國共產主義二度革命的先鋒。

《共產黨宣言》對無產者的巨大魅力

《共產黨宣言》是無產階級革命的聖經,其中要義可以總結為三條:

一,無產者之所以貧困,是因為社會制度不公,是資產階級(在中國則是當官的與富人)通過巧取豪奪剝奪了你們

這是《共產黨宣言》第一部分“資產者與無產者”清楚闡述的革命基本道理。這一段開頭就宣布:“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資產階級時代,卻有一個特點:它使階級對立簡單化了。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日甚一日地消滅生產資料、財產和人口的分散狀態。使生產資料集中起來,使財產聚集在少數人的手裡。由此必然產生的結果就是政治的集中”,這段話還包括西方剝奪東方、發達國家剝奪不發達國家、城市剝削農村等論述,這些說法與富人剝削窮人結合在一起,成為後來一切左派理論的源流。

二、資產階級搶走無產者的財產,無產者應該通過暴力革命搶回來

《共產黨宣言》將工人描繪成各種社會成員的剝奪對象:“擠在工廠里的工人群眾不僅是資產階級的、資產階級國家的奴隸,並且每日每時都受機器、受監工、首先是受各個經營工廠的資產者本人的奴役。……當廠主對工人的剝削告一段落,工人領到了用現錢支付的工資的時候,馬上就有資產階級中的另一部分人——房東、小店主、當鋪老闆等等向他們撲來”——也就是說,除使用機器生產的產業工人之外,其他所有行業的從業者都被馬克思視為剝削者——稍早於馬克思的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理論完成者大衛·李嘉圖,運用勞動價值論研究了地租,他在1817年發表《政治經濟學與賦稅原理》一書,集中地闡述了他的地租理論。認為土地的佔有產生地租,地租是為使用土地而付給土地所有者的產品,是由勞動創造的。沿用至今的是李嘉圖的地租理論,並非馬克思的地租剝削論。

馬克思充滿激情地用不同語句反覆勸諭無產階級成員革命造反:“無產者……必須摧毀至今保護和保障私有財產的一切。無產階級如果不炸毀構成官方社會的整個上層,就不能抬起頭來,挺起胸來。”“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首先是一國範圍內的鬥爭。每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當然首先應該打倒本國的資產階級”。

此類說辭甚多,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共產黨宣言》全文。

三、在這場革命中,無產者失去的只有鎖鏈,得到將是整個世界

這方面的生動教科書,就是列位中共革命元老的發家故事。中共革命元老當中的大多數人,在一個講究門第與受教育程度的階層結構社會裡,肯定毫無出路,但有了革命,境況就大不一樣,比如毛澤東湖南一師這種中專學歷,無論是在民主國家的競選活動中、還是依據中國改革以來講究“知識化”的選拔標準,都不是一張優質政治門票,只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草根暴力革命將他送上了金鑾殿。

因此,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並不諱言革命是無產階級一本萬利的買賣,他在陳述了無產階級如何“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之後,用這段話為《共產黨宣言》作了總結:“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習近平偏愛《共產黨宣言》實屬階級錯位

在中國,所有階層都可以喜歡《共產黨宣言》,但只有中共、尤其是中共領導人不能。原因如下:

1、中共現在是中國唯一的大地主、國家資源的壟斷者、國家資本主義的最終所有者;

2、中國40年前,除統治集團之外,人民全是無產者。改革開放之後,中國以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的速度,創造了數量居世界第一的億萬富翁,貧富差距之大,居世界前列,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富被頂端1%的家庭佔有,而社會底層25%的家庭卻僅擁有社會財富總量的1%左右。這種財富分配極不公正的形成過程,中國人看得很清楚:是中共權貴、官員利用權力形成的政商結合體制,讓自己及部分人迅速暴富起來。

3、按照《共產黨宣言》闡述的馬克思主義真理“每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當然首先應該打倒本國的資產階級”,中國數億無產者應該組織起來,用暴力推翻中國的現存社會制度,當然包括這個制度的守護者中國共產黨。

所以,中共總書記推崇《共產黨宣言》,這種魔幻主義故事只可能在兩種情況下發生:一是中共總書記昧於現狀,錯將他治下的中國當做馬克思作為分析物件的19世紀“資本主義社會”;二是總書記太忙,沒來得及親自閱讀《共產黨宣言》,根本不知道這本“無產階級革命的《聖經》”講了些什麼。不過,如今中國的某些反對者愛寫政治幻想小說,按照他們的思維習慣,也許還有第三種可能:總書記深謀遠慮,在等待時機,這次學習《共產黨宣言》,就是預示他將在時機成熟之時,號召中國的無產階級起來推翻中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