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鳴:我一生教學苦求質疑的經歷

在我的大學教學生涯中,我的這個習慣性行為,卻總是碰壁。在一般院校教書是碰壁,到了所謂名牌大學依舊碰壁。無論你怎樣啟發,怎樣誘導,人家就是不肯說話。有一度,我甚至提出,你們提問題,如果有誰提的問題好,非常尖銳,哪怕把我質疑得體無完膚,我下課請他吃飯。不幸的是,在我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這樣的飯,我只請過一回,實質上還帶有將就性質。

我這個人有個固執習慣,上課喜歡學生提問。對我的講課,對教科書,對我開列的參考書提出問題,排在首位的,就是質疑。如果實在不好意思質疑,就某個問題展開討論也歡迎,實在不行,提出哪個部分你還不大清楚,哪兒我沒講明白,也是可以的。反正你要問,不問,就沒有學問,不質疑,就談不上創造。如果一個學生,對老師講的,書本上說的,全盤接受,那麼,創造從何開始呢?

然而,在我的大學教學生涯中,我的這個習慣性行為,卻總是碰壁。在一般院校教書是碰壁,到了所謂名牌大學依舊碰壁。無論你怎樣啟發,怎樣誘導,人家就是不肯說話。有一度,我甚至提出,你們提問題,如果有誰提的問題好,非常尖銳,哪怕把我質疑得體無完膚,我下課請他吃飯。不幸的是,在我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這樣的飯,我只請過一回,實質上還帶有將就性質。

很多高分的學生,問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難道老師講的,書本上說的,還能有錯嗎?學生們,尤其是那些好學生們,最關心的,是大學沒有統練了,他們怎麼學?老師不給標準答案了,他們怎麼背?當我告訴他們,對於所有的問題,我都沒有標準答案時,他們感到非常的困惑。

我發現,在現行教育體系成長起來的學生,他們似乎不關心所學的內容,明白還是不明白,本無所謂。只要老師把答案給出來,他們能把這個答案背熟,考試分能上去,就一切OK。至於這答案合不合理,答案背後還有沒有問題,人家連想都不想。想多了,會影響分數。

我不會帶研究生,帶博士和碩士,就是跟他們一起開讀書會。每周大家一起讀一本書,堅持了十幾年。好多研究生,最初開讀書會的時候,帶來開會的讀書筆記,一張嘴,就是這本書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一、二、三、四。我說,這樣讀不行,你得讀出問題來。如果沒本事質疑,至少你得把書中你所不明白的地方點出來,書中對於某些問題的論述,為何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同樣的問題,此書的說法為何跟別的書不一樣?

不質疑,就沒法討論,就沒法探討,更無從深入。當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問題意識。那麼,他們以後做論文,也就不會有創新。

然而,學生從小到大,身臨其境的,卻是一個沒有質疑,不許質疑的體系。問多了,老師會煩,已經給出了答案,照著背就是,想多了,肯定會影響成績,不僅老師不喜歡,回家家長也不高興。

進了大學,哪怕是所謂的名牌大學,也沒有質疑兩個字。即使是專業課的老師,也喜歡乖孩子。漫說質疑老師,就是質疑書本,也是不被鼓勵的。理工科我不知道,文科的研究生論文,從碩士到博士,有很大的比例就是無病呻吟。現在所謂論文的最大問題,還不是抄襲,而是低水平,甚至沒水平重複。不信,好事者可以查閱一下我們重點大學的文科博士論文題目,就會清楚,那是些什麼樣的研究論文!

我已經退休了,不用再碰壁了。大學裡,否定質疑,居然還是理所當然,有什麼辦法呢?人家名叫大學,實際上是個衙門。衙門的首長,怎麼懂什麼叫做質疑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張鳴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