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斯大林最忠實的打手臨死前說了一句話...

懲罰的時刻終於來到了。貝利亞被邀請參加政治局例會。“你想發動政變嗎?以什麼方式?”馬林科夫當著全體與會者的面問道。隨後他按了一下鈴,幾位軍官端著手槍走了進來。馬林科夫建議表決:“誰贊成逮捕貝利亞?”所有的人都舉起了手。“蘇聯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宣布:判處貝利亞、麥爾庫諾夫、傑卡諾佐夫、科布洛夫……等極刑,實行槍決,沒收其私人財產,取消其軍銜及各種獎勵。此乃最終判決,不得上訴。”

斯大林和他的馬弁們網路圖片

列寧死後,斯大林便展開了清除異己的行動,拉開了前蘇聯血腥大屠殺的序幕。大凡專制暴君欲逞其欲,必要仰仗幾個為虎作倀者,亞戈達、葉若夫、貝利亞便充當了這樣的角色。

亞戈達(網路圖片)

斯大林最忠實的看門狗亞戈達臨死前說了一句話:“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斯大林最忠實的看門狗亞戈達是猶太人,長得很墩實,領導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前身)長達十五年。

1932年-1933年間,有近七百萬人死於饑荒。一名在當時饑荒最厲害的烏克蘭工作的黨內活動家後來回憶說:“1933年的春天,我目睹了人們在飢餓中死去。我看到婦女和孩子們肚子浮腫,皮膚髮青,儘管目光已失神無采,但他們還沒咽氣。到處是屍體、屍體,裹著破羊皮的死屍,腳上是骯髒的氈子,在農舍里的死屍,在正在融化的雪中的死屍”。

當烏克蘭饑荒橫行的時候,國家政治保衛總局說饑荒的主要原因是“階級敵人”和“反革命陰謀分子”的破壞事件。繼續抓“階級敵人”和“反革命陰謀分子”。

亞戈達雖然為斯大林立下了各種各樣很有份量的汗馬功勞,但他的主要“價值”卻在於他曾殘忍地迫害斯大林的政敵,一心要把殘存的反對派和列寧的老近衛軍從地球上趕盡殺絕。他領導了“大清洗”的前一半。從1933年開始並持續到1934年末的黨內清洗,號稱是為了根除腐敗。到了1935年,清洗便呈擴大趨勢,並開始蒙上了一層政治色彩。斯大林宣稱:“對基洛夫同志惡毒的暗殺”。

一九三六年,亞戈達的紅運達到了頂峰。春天,他撈到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總政委這一相當於元帥的頭銜,穿上了為他特製的將帥服。

罪行慢慢地開始曝光,基洛夫的死越來越可疑。形勢所迫,1937年3月18日,亞戈達的一幫工作人員,主要是各部門的領導被逮捕了。斯大林把亞戈達推上被告席並指控他殺害了基洛夫。

亞戈達在被告席上的出現轟動了整個世界。正是這個亞戈達,豢養了一大群醫生,以便將那些他不敢殺害的人“醫死”。一年半之前,即一九三六年八月的一個夜晚,就是這個亞戈達,與葉若夫一塊兒親臨內務部地下室監“斬”,槍斃在第一次莫斯科審判中被判處死刑的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人。而現在,根據斯大林的命令,亞戈達自己也被推上了被告席,成了同一個陰謀組織的參加者,成了被他嚴刑拷打併槍斃了的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斯米爾諾夫等老布爾什維克的“同案犯”。

亞戈達從權力頂峰掉進那陰森恐怖的,幾年來折磨過成千上萬名無辜者的牢房中時,他有何感受?曾幾何時,在執行斯大林的恐怖政策時,在簽署那些無辜者的判決書時,他亞戈達是何等得意,甚至連判決書的內容都不屑一顧。可如今,他自己也要象被他殺害的無數犧牲者一樣,走向死亡之路。

剛被捕時,亞戈達活象一頭受驚的困獸,無論如何也習慣不了鐵籠。他無休無止地在牢房裡轉來轉去,既不吃飯,也不睡覺,嘴裡不停地自言自語。

一天傍晚,當例行探望一結束,前下屬斯盧茨基正打算離去時,亞戈達突然對他說:“你在給葉若夫寫報告時,能否為我捎上這麼一句話: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亞戈達的解釋既認真,又象是開玩笑:“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僅僅給了我嘉獎,其他什麼也沒給。我本來就應該受到上帝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我屢屢破壞他的戒律。現在,你看看我這下場,自然就能判斷出,上帝在,還是不在?”

在此後的一年間,大多數亞戈達時期曾任處長的人都被逮捕槍決了。

葉若夫

1936年接替亞戈達的斯大林的寵臣葉若夫是一個極端殘暴的、無原則的人面野獸。他是第一個成為克格勃頭目的俄羅斯族人。從此,蘇聯人民開始了令他們談虎色變的“葉若夫恐怖”時期。他領導了“大清洗”的後一半。

1937年6月至1938年6月間,葉若夫殺害了蘇聯三萬五干多名軍官,這幾乎是蘇聯軍官團總人數的一半。

從1934年到1940年這段時間,有大約一千九百萬人被捕,很多人在勞改營中死去。犧牲品的準確數字已永遠無法弄清。

在幾次莫斯科公開審判中,亞戈達、葉若夫、貝利亞等人先後動用了幾百名原反對派囚徒,對他們進行整治,逼迫他們屈服後誣告他人,出假供詞,最後再把他們和被誣告的人通通槍斃。

這個傢伙最後也落了和亞戈達一樣的下場。1938年12月,人殺的差不多了。葉若夫還不知道他的使命已完成。他被撤換並於1939年4月10日被捕。現在“人民的慈父”斯大林同志必須找一個承擔“劊子手”惡名的人,並把他像狗一樣槍斃。

曾經被全蘇聯譽為“斯大林同志的好學生”的葉若夫在法庭上訴苦說:“由於體弱,我任何時候也經受不住對我採取的暴力手段,因此我寫的都是胡言亂語。他們十分兇狠地毒打我。”不過他承認:“我利用職權與一些男人和女人發生過性關係。……我與一位下屬及其妻子搞了不正當關係,雞姦了那位下屬。”

在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中說:“葉若夫與國外情報機關以及敵視蘇聯的國家有間諜關係,並領導了內務人民委員部內部的陰謀活動。”斯大林慷慨地把這些葉若夫曾經強加給別人的罪名還給了他。當然,葉若夫的罪狀里還有一條:準備和被他害死的人一起謀害“各個時代與各民族人民的最偉大天才”和“科學泰斗”斯大林。

1940年2月他從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了。不知道他有沒有記起亞戈達臨終前說過的那番話:“畢竟還是有個上帝的”。

貝利亞

在1938年3月進行的戰前最後一次公審之後,蘇聯的大鎮壓開始有所收斂。7月,外高加索內務人民委員部的領導人貝利亞,被任命為葉若夫的第一副手。到12月8日葉若夫被撤換前,實權已掌握在貝利亞手中。

斯大林的女兒斯韋特蘭娜描述貝利亞:“夾鼻眼鏡後面一雙鼓泡眼,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我記得,我周圍的婦女們在報紙、畫冊上看到這張臉時,無不膽戰心驚。當時首都接二連三傳出一些年輕漂亮的姑娘失蹤的消息,說她們都是在貝利亞的汽車獻媚地緊貼著人行道停在她們身旁後失蹤的。我就遇到過這種事。有一次,我和一位同年紀的女同學沿著阿爾巴特街散步,突然一輛汽車在不遠的地方停下來,從裡面下來兩個高大健壯的青年,飛快地向我們走來。不容我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他們已抓住女友的手強行將她塞進汽車。為什麼帶走她?帶到哪裡去了?一想到這些,我就感到難受。喊叫、哭泣、控訴?我們知道,在當時,這些都無濟於事,充滿著危險”。而他們的丈夫或父母要是膽敢上告,一般都得進勞改營。

許多革命前入黨的黨員、伊里奇的戰友和年青時代的夥伴、共青團工作者、大學生、知名學者、文藝大師、婦女和孩子們都成為毀滅機器的犧牲品,甚至連他的家鄉喬治亞也未能幸免於難。這個共和國的所有黨的優秀分子、知識分子的精華都遭到了殘酷的迫害,無一倖免。可以說,類似情況遍及國內每一地區。被鎮壓的不僅是“人民敵人”本人,而且還有其家庭、遠近親屬、同事和朋友。

至今還活著這樣一些人,在他們跟前只要一提到貝利亞的名字,他們的雙手便開始顫抖。那些曾作過貝利亞的犧牲品,或者不由自主地成了其罪行見證的人們,每每回憶起他們同貝利亞的見面,總是義憤填膺,怒不可遏。一位前內務人民委員部成員回憶道:“貝利亞時期,內務人民委員部的許多工作人員遭受的迫害並不比軍人少。他們是些不願違背自己的良心,并力圖解救那些無辜者的人。為了拯救別人,他們自己卻犧牲了,或是被處決,或在集中營里慢慢死去”。

斯大林卻授於他蘇聯元帥軍銜並呈請授於英雄勳章。

1953年獨裁者斯大林死了。

懲罰的時刻終於來到了。貝利亞被邀請參加政治局例會。“你想發動政變嗎?以什麼方式?”馬林科夫當著全體與會者的面問道。隨後他按了一下鈴,幾位軍官端著手槍走了進來。馬林科夫解釋了事情的原委,當時建議表決:“誰贊成逮捕貝利亞?”所有的人都舉起了手。朱可夫元帥走近面無表情地坐在那裡的貝利亞跟前說:“舉起手來,您被逮捕了。”

“蘇聯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宣布:判處貝利亞、麥爾庫諾夫、傑卡諾佐夫、科布洛夫……等極刑,實行槍決,沒收其私人財產,取消其軍銜及各種獎勵。此乃最終判決,不得上訴。”

1953年12月23日當天執行了槍決。貝利亞曾跪著央求寬恕。行刑的人都為此感到噁心。害了那麼多人,幹了那麼多卑鄙下流的勾當,卻拿不出一點點勇氣去接受懲罰。

獨裁暴君的打手們沒有一個能逃脫歷史的嚴厲懲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