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關停倒計時:上海15所農民工子女學校最後的學期

今年,上海非滬籍學生一年級入學辦理將在8月10日結束。然而,上海青浦區的所有農民工子女學校(官方現稱‌‌“納民學校‌‌”)在7月就會正式關停。關停之後,區教委將安排符合條件的孩子們到公辦小學就讀。

學生人數逐年下降,有的學校現學生總數甚至不過百人。這批農民工子女學校關停似乎是理所當然。不過,我們需要清楚,在入學門檻提高的大背景下,下降的只是符合條件的孩子數量,需要在上海上學的孩子仍不少。

​‌‌“民辦學校信息地圖‌‌”,目前全國只有上海市推出這一電子地圖。通過地圖可以了解到上海市民辦學校校名、舉辦者、辦學內容等信息。可惜的是,或許對不少家長來說更重要的學校聯繫方式信息,這份地圖卻沒有。

青浦區是上海市15個區中最西邊的一個。上海市民辦學校信息地圖上,青浦區有15所‌‌“以招收農民工子女為主‌‌”的民辦小學。根據地圖信息,它們的辦學許可證都將在2018年6月30日到期。NGOCN了解到,這一天也將會是學校的最後一天。今後,這15所學校都要關停。學生會被安排進入公辦學校。

關停的消息是校長們從教委口中得知的。這15所學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以招收農民工子女為主。

‌‌“青浦區是走得比較快的。‌‌”上海市農民工子女教育專業委員會主任周紀平跟NGOCN說。目前,上海各區的農民工子女學校數量在逐漸下降。周紀平說:‌‌“我預計到2020年,上海就只有50所(農民工子女學校)左右。‌‌”

‌‌“‌‌”的農民工子弟學校

‌‌“從納民那天開始,我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天。‌‌”將要關停青浦聯合民辦小學校長馬思國告訴NGOCN。他口中的‌‌“納民‌‌”,指的是2008年上海市教委頒布了‌‌“農民工同住子女義務教育三年行動計劃‌‌”(下簡稱‌‌“三年行動‌‌”),計劃在2010年底前關閉所有中心城區農民工子女學校,郊區的農民工子女學校一部分關停,其他的以‌‌“政府委託辦學‌‌”的形式全部納入民辦教育管理體系。

根據國家統計局定義,農民工是指戶籍仍在農村,進城務工和在當地或異地從事非農產業勞動6個月及以上的勞動者。戶籍的問題是農民工子女上學最大的阻礙。‌‌“三年行動‌‌”目的在於‌‌“大力保障農民工同住子女義務教育權益‌‌”。

在馬思國看來,‌‌“納民‌‌”之後,他的身份就從學校的舉辦者變成了委託辦學者。此後,學校的硬體以及教師、安保等納入政府統籌的範圍。學校的經濟主要來源變成了政府提供的生均經費補貼。

​上海市教委數據顯示,2010年,上海投入到農民工子弟學校‌‌“扶持資金‌‌”達到2.8億元,約佔民辦教育政府專項資金51.2%。

根據官方數據,2010年底,上海市一共審批通過、納入到民辦教育管理體系的農民工子弟學校有162所。此後,這162所學校有了另外一個稱呼——納民學校。

上海市這個舉措被外界看來是解決流動兒童上學問題的創新嘗試。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為探究‌‌“納民‌‌”對流動兒童受教育情況影響,曾對上海20所學校,近3000名學生進行跟蹤調研。

他們調研發現,‌‌“納民‌‌”後,農民工子女學校具有六年以上教學經驗的教師比例超過了50%;2010年時近80%農民工子弟學校的教師月收入低於3000元,到2012年超過半數的農民工子弟學校教師收入超過3000元(2010年近八成民辦學校教師收入低於3000元);另外,家長對農民工子女學校的評價整體提高了。

2008年至2013年,有媒體把此時的上海稱為流動兒童教育‌‌“福地‌‌”。

‌‌“攆走‌‌”的外地人

好景不長。青浦聯合民辦小學的侯老師告訴NGOCN,學校在2009年被納入政府管理後至2013年,學校每年都有700-800名學生。2014年前後,上海市出台‌‌“控人‌‌”的舉措後,學校9月開學時學生人數降到了500左右。此後學生人數逐年下降,2017年9月開學時候,青浦聯合民辦學校學生僅有100多人。

對比上海市教委2007年後每年發布的《義務教育入學招生工作指導意見》,2011年,即‌‌“三年計劃‌‌”後第一年,意見中開始強調‌‌“有效的居住證件、務工證明‌‌”——無論在公辦還是民辦學校讀書,學生以及其父母均需要有居住證;父母一方有1年或以上的社會保險繳費記錄。

當時上海實行的是《上海市居住證》制度暫行規定。申請居住證的條件僅是‌‌“具有本科以上學歷或者特殊才能的國內外人員,以不改變其戶籍或者國籍的形式來本市工作或者創業的‌‌”。相對於後來的門檻來說,這並不高。

2013年7月1日,上海市開始實施《上海市居住證管理辦法》。居住證申請條件變成了‌‌“在本市合法穩定居住和合法穩定就業‌‌”

看似合理簡單的要求卻成為了不少人的攔路虎。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傅蔚岡曾撰文分享過他的觀察:在實際運作過程中,基於各方面的考慮,租賃住房群體的房東往往不願意配合租客進行房屋租賃登記備案。於是這部分群體儘管有‌‌“合法穩定居住‌‌”,也無法獲得住所證明。

根據自2013年《上海市居住證管理辦法》實施後首次公布申領居住證的數據,截止2014年8月初,上海全市現有非當地戶籍人口1100.09萬人。其中未辦證者達到536.93萬人,接近一半。

沒有居住證,非滬籍孩子要在上海接收義務教育還有一個辦法。根據《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入學政策》,父母一方屬於‌‌“持有效期內《上海市臨時居住證》滿3年,且連續3年在社區事務受理服務中心辦妥靈活就業登記‌‌”情況的,其子女有機會在上海接收義務教育。

靈活就業證明是上海市在2013年3月出台的政策。然而,靈活就業證明也並不好辦。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陳媛媛告訴NGOCN:‌‌“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辦到。從事農民專業合作社中農業勞動的、家政行業的等幾類情況才可以辦到。‌‌”根據資料,2018年上海擴大了靈活就業證明辦理範圍人群,但也僅有五類而已。

‌‌“這一下,學校的生源減少了。而民辦學校的收入是按照學生人頭來的算的。生源少了之後,從政府那取到的補貼就很少。‌‌”陳媛媛說。

這批農民工子弟學校生源的減少除了入學門檻提高,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學生的父母在上海越來越難待下去了。一位安徽家長對NGOCN說:‌‌“廠房拆,小孩又在這裡讀不了書,肯定都要走啊。‌‌”

她所說的‌‌“廠房拆‌‌”指的是上海自2015年開始的‌‌“五違四必‌‌”運動。‌‌“五違‌‌”分別是違法用地、違法建築、違法經營、違法排污、違法居住‌‌“。公開報道顯示,從2015年9月至2017年8月底,上海市拆除違法建築1.5億多平方米。

在青浦區華新鎮2017年度義務教育階段招生工作會議上,鎮黨委委員、副鎮長鬍永青曾強調‌‌”將‌‌‘五違四必’工作納入到隨遷子女招生工作中,對審核不通過的採取一票否決制‌‌“。

NGOCN也留意到,在華新鎮的楊家莊村電子宣傳欄循環播放著一段‌‌”五違四必‌‌“運動宣傳視頻。上面有一句話:‌”大量流動人口群組聚集,造成治安形勢不樂觀。‌‌“

一位家長說到:‌‌”現在都被攆走了‌”。

上海青浦區育才民辦學校去年7月份已被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NGO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