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退黨不是政治運動 而是重拾良知

“聲援中國三億三退大潮揭露共產主義終極目的”大型研討會在美國國會佳能大樓舉行(看中國攝影:楊浩)

周三,“聲援中國三億三退大潮揭露共產主義終極目的”大型研討會在美國國會佳能大樓舉行。包括美國國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達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執行主任馬里昂·史密斯(Marion Smith)、全球退黨中心主席易蓉等眾多專家學者到場或通過視頻發言。資深聯邦議員史蒂芬·金(Steve King)等人還特別發來褒獎信,聲援退黨大潮。

退黨意義深遠不是政治運動

根據活動主辦方提供的資料,到場或通過遠程出席會議並發言的專家學者包括美國國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達納·羅拉巴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執行主任馬里昂·史密斯,作家、New Zeal發言人、前紐西蘭行動黨副主席、蠶食美國記錄片受訪專家特雷弗·勞登和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民運領袖魏京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主席、獲獎紀錄片“活摘十年調查”及“鐵證如山”主角汪志遠醫師,美國電影製作人和演說家Mr.G.Edward Griffin,紐約及華盛頓執業律師、自由亞洲電台資深評論員葉寧律師,全球退黨中心主席易蓉,全球退黨中心宣導部主任人權受害人/活動家李祥春醫師,以及退黨義工等。

資深聯邦議員史蒂芬·金(Steve King)、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主席及專員丹尼爾·馬克(Daniel Mark)教授、國務院主管難民/人口/移民前助理國務卿美駐聯合國代表愛倫·邵爾布蕾(Ellen Sauerbrey)大使特別發來褒獎信,聲援超過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史蒂芬·金在褒獎信中說,“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問世,揭露了中國共產黨的殘酷、欺騙、邪惡本質。《九評》引發的退黨大潮,為中國民眾帶來了思想解放,並且以和平的方式幫助中國破除中國共產黨對他們的洗腦。”

“退黨不是政治運動,只是簡單的幫助中國人重拾上帝賜予的良知。退黨運動,作為中國5000年歷史上最大的最長的基層民間運動之一,正在和平地引導中國人更新以中國正統文化和傳統為根基的中國道德基礎。退黨的最終目的,是切割共產黨給每一個人施加的精神枷鎖,這樣人們才能夠回歸正統文化。”

愛倫·邵爾布蕾在信中讚揚那些致力於將中國人民從共產黨的枷鎖中解放出來的勇敢的志願者和參與者。信中表示,退黨“這種和平的非政治的基層運動對打破人民心中的共產主義灌輸鏈條,讓他們自己思考並自由選擇自己的命運和國家的方向至關重要。中國人民宣布放棄他們給中共的誓言並重拾他們的良知自由時,全世界的人民都會受益。這為中國和平的民主未來奠定了基礎。”

共產黨存在的真正目的

“有人認為共產主義的目的是建立理想的社會,許多人認為冷戰結束後共產主義或多或少已經過去了。但事實並非如此。”章天亮博士指出,“共產主義正在秘密地接管整個世界。它不僅存在於中國,朝鮮,越南和古巴,而是幾乎存在於所有國家,包括美國在內。共產主義不是它的唯一名稱,它還有許多其他代名詞,如社會主義,進步主義,自由主義,左派主義,文化馬克思主義,費邊社和法蘭克福學派等。他們的議程是接管世界,不僅通過軍事力量,政治或經濟手段,還可以通過教育、藝術、媒體、法律和世界組織。”

丹尼爾·馬克在信中提到,今年,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剛剛發布的2018年年度報告中發現,中國政府對宗教自由進行了系統的、持續的、嚴重的侵犯,被迫害的包括督信徒、佛教徒、穆斯林和法輪功等各種信徒。信中指出,“中共對宗教的壓制部分與執政共產黨的無神論有關。……因此,USCIRF很高興退黨運動幫助人們擺脫共產主義的控制。”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看中國攝影:楊浩)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則表示,作為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十多年來,在調查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實踐中,深深地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奸詐,到了難以想像地步。

“追查國際經過十多年的持續系統地調查證明:1999年以來,以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犯罪集團操控整個國家機器,包括黨、政、軍、武警、司法系統和醫療機構,在全國範圍內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實施群體滅絕性大屠殺。”

汪志遠指出,“中共在和平年代,在全國範圍,活摘器官屠殺國民,某取暴利!同時,由於中共在世界範圍使用信息封鎖、謊言宣傳,同時利用外交、政治、軍事等手段利誘威逼,從而誘使全球各國政府沉默。甚至,讓國際社會面對近一億大法弟子的道德信仰迫害,裝聾作啞。說白了,這就是對人類道德良知的毀滅,進而使人類走向毀滅。”

“六四”時抗命開槍鎮壓的中共第38軍長徐勤先的司機劉建國(左)(看中國攝影:楊浩)

逾三億人三退

根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的官方數據,截止到5月10日,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超過3億400萬。“六四”時抗命開槍鎮壓的中共第38軍長徐勤先的司機劉建國以親身經歷,分析這一數字的真實性。

據劉建國介紹,去年10月來到美國後,遇到了一位退黨義工,了解了三退後,便同意退黨。上個月,當他前往退黨中心辦理退黨證明時,被要求提供退黨序列號。按照劉建國的理解,即使不提供序列號,退黨中心再給他一個退黨序列號就可辦理退黨證明。但退黨中心的義工表示,一定要找到他對應的號碼,才可以提供證明。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劉建國終於找到當時幫忙退黨的義工,並從退黨系統中查詢到退黨時間,及當時起的化名“老劉”,才成功辦理退黨證明。

“這個事讓我非常的震驚啊!因為他們是一個群眾組織,並且這種退黨手續,並且那麼多的人在操作,他們這麼嚴謹,讓我確實是真的沒有想到”,劉建國表示,“在共產黨體制內,就連審計部門因為各種原因需要作假,你不作假你沒法交代,你也沒法去面對你的上級領導。”

劉建國說,曾經認為三億三退的數字有水分,但是經過這件事以後,可以以“親身經歷證實,這是真實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