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媽」蔡美兒教育的孩子成啥樣?7年後聽聽她的女兒怎麼說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虎媽」蔡美兒教育的孩子成啥樣?7年後聽聽她的女兒怎麼說

“虎媽”蔡美兒教育的孩子成啥樣(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還記得虎媽么?2011年,她因為出版了《虎媽戰歌》一書,引起一場關於中西教育大討論。她得到很多稱讚——嚴格管教,孩子才能成功。她也收穫很多質疑——書中說的成功,多為外在功名,如學習成績、上名校、高收入等,過於世俗功利。七年過去了,她的子女教育究竟有什麼樣的成果呢?

面對媽媽的高壓,兩個女兒出奇地團結,她們經常竊竊私語,指責媽媽:“她真是神經錯亂”,然後一邊偷著樂。

虎媽毫不在乎,她說:“我的目標,是做一個為你們的未來著想的媽媽,不是要討你們的喜歡。”

7年過去了,當年團結「對抗」媽媽的兩個女兒也已經長大。

她們怎麼樣了?真的像媒體評價的那樣一敗塗地嗎?虎媽的教育究竟有什麼樣的成果呢?

虎媽的大女兒索菲亞(Sophia)在哈佛畢業之後,攻讀耶魯法學研究生,同時加入美國陸軍。虎媽的小女兒露露(Lulu)今年22歲,考上哈佛大學藝術歷史系,是哈佛大學四年級學生。今年即將畢業。

不久前,《紐約郵報》報道了她的小女兒露露現在的情況,而露露是蔡美兒(Amy Chua)兩個女兒中比較叛逆的一個。文章的標題是:《我是“虎媽”養大的,她的方法是成功的》。我們來看看這篇有趣的報道。

雖然她今年即將畢業,但是她對學業毫不放鬆。目前她已經完成了一個90頁的關於美國猶太人身份的論文,以及10頁的關於伊朗的前王室政權的論文。當她母親蔡美兒出版她的《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一書的時候,她才14歲,在康州上中學。

這本書講述了她嚴格的教育子女的方法。露露和她的姐姐索菲亞在童年的時候,完全不準看電視,不準跟其他小孩約著出去玩,不準去其他小孩家裡過夜。書里寫到,蔡美兒拒絕收下露露四歲的時候給她手工做的生日賀卡,因為卡片的樣子看著太差勁。

露露每天必須練習小提琴六個小時。還要練鋼琴。如果彈得不好,蔡美兒威脅說就燒掉她們的動物玩具。犯一點錯誤就會挨罵,姐姐索菲亞是“垃圾”,露露是“讓人丟臉的女兒”。不完美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現在,22歲的露露即將從哈佛大學畢業,她的GPA是3.9。她說,自己已經準備好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她感謝虎媽的教育。露露說,“那時候的日子的確跟書里寫的一樣緊張。必須是這樣的。堅持好幾年每天練琴六個小時。絕對是煎熬。”“她是一個很厲害的媽媽。如果我能在練琴和跟朋友看電視之間選擇,我肯定不會選擇練琴。”

在書中,露露在一次去俄國的旅途中終於爆發了。她在餐廳里砸碎玻璃杯,大叫道,“我不是你想要的——我不是中國人!我不要當中國人。你怎麼聽不進去?我恨練琴,我恨自己的生活。我恨你,我恨這個家!”露露回憶說:“我覺得媽媽很震驚,對她來說,這是所有的壓力和爭吵最厲害的頂點。她從那以後就開始寫這本書,就是在莫斯科,作為她傾訴宣洩的方式。”

但是露露依然堅持下來了,她繼續練琴,成績一直是全優的A。她拿到了耶魯大學的提前錄取,但是最終選擇了哈佛大學(“在波士頓我不會在酒吧里碰到我父母——虎媽是耶魯教授。”)然而,讓她吃驚的是,自從踏進哈佛大學的校園,她的父母就完全不再管她。

露露回憶說,她父母把她送到宿舍就告訴她,“我們不會幹涉你的生活了。”“現在她完全不干預我的生活。我想她根本不知道我都上什麼課。她認為她的工作已經完成,我已經學到了她認為重要的人生教訓。我現在得靠自己。”雖然獨立是“讓人歡快”,但是也有煩惱。

在第一學期,她就因為一篇關於康德的倫理理論的論文而不知所措。她恐慌到坐在洗手間地板上哭,然後撥通母親的電話。“她很嚴厲。”露露回憶,“她說,你自己振作起來,你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的,從洗手間地板上起來開始寫。”最後露露的這篇論文拿了A。

很多同學得知她的背景以後對她感到好奇,但是她並不覺得生活在母親的陰影下。“我覺得自己完全正常。”她說,“我不認為我自己重要到很多人會注意的程度。”“我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小提琴演奏者。在哈佛,我任何事情都不是最好的。這裡到處都是天才。但是我不會去假裝什麼。我覺得我得到了我應得的,因為我自己非常努力了。”

她說,中學的磨練讓她準備好了哈佛的生活。她在哈佛可以睡到自然醒,隨便交朋友。“現在的生活比中學更放鬆。”她現在沒有男朋友。“我出去玩。我有很多朋友。這裡絕對是拚命學習,拚命玩的狀態。”回顧她的大學生活,她對她母親的嚴厲教育有了新的理解。

“人們認為嚴厲的家長教育會讓小孩缺乏自信,因為沒有父母不斷的讚揚。但是我覺得我自己比一些人自信很多,因為我的自信是自己爭取來的。我的母親給我了贏得自信心的工具。”她現在還不確定畢業以後做什麼。她在考慮考法學院,搬到紐約去住。但是她確信一件事:“我將來一定會是個虎媽。做要求高的父母並不總是壞事。

有時候這只是意味著你真的對自己的孩子有信心。”從小被嚴厲管教的女兒,長大後非但理解了母親,而且打算自己也成為這樣的母親。其實很多人還不了解,虎媽本人,也是被虎媽帶大。她的父親蔡少棠被譽為“非線性電路之父”,擔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母親曾以全班第一的優異成績畢業於聖托馬斯大學,並獲得了化學工程學位。

他們是典型的中國式家長,要求女兒們:“成績單一定完美無缺”;“哪怕在全A中僅有一個A-都會令父母難堪”;“絕對不要怨天尤人找借口。如果在學校發生的事情看起來對你不太公平,你就要用加倍的努力獲得加倍的成就證明你自己!”一方面嚴格要求孩子,一方面對自己高度自律。蔡美兒在書里寫道:父親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凌晨3點。他是那樣的專註,甚至常常無法察覺我們走進了房間。

即便如此,父親應盡的義務,他一樣都沒落下:我至今記得他興奮地向我們推薦墨西哥玉米面豆卷、邋遢喬辣汁肉末三明治、奶品皇后等各種美食……帶我們去坐雪橇、滑雪、捉螃蟹和野營……在父親的帶領下,我們甚至把足跡留在了遙遠的北極。

儘管在同齡人眼中,蔡美兒的家教是嚴厲的,可是這個家庭給了她們四姐妹奮發向上的力量和信心,更為她們樹立了鮮活的榜樣:不僅事業要成功,對自己高要求,更要以家庭幸福為人生宗旨。所以虎媽懂得如何培養孩子成才,更懂得怎樣做一個媽媽。

從小被嚴厲管教的女兒,長大後非但理解了母親,而且打算自己也成為這樣的母親。

這個現象,大家怎麼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