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2018違約潮襲來!實體經濟比房地產更早扛不住?

突然一聲驚雷,中國迎來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原以為去桿杠擠泡沫,最受傷的會是樓市,沒想到中國的實體經濟先扛不住了。2018年是公司債償付高峰期。然而,債務違約已規模出現,更多的企業債務炸雷等待排除。一場關於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實體經濟告急!私企告急!

突然一聲驚雷,中國迎來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

原以為去桿杠擠泡沫,最受傷的會是樓市,沒想到中國的實體經濟先扛不住了。

2018年是公司債償付高峰期。然而,債務違約已規模出現,更多的企業債務炸雷等待排除。一場關於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

實體經濟告急!私企告急!

01

不是破產就是自殺

違約潮已悄然形成。

1月25日,中國傳統的春節前夕,35歲的茅侃侃在北京的家裡開煤氣自殺。這位80後的創業明星,由於所領導的萬家電競常年虧損,一直拿不到融資,經營困頓。工資發不出,電費付不起,房租交不了,最後物業還對辦公場所斷電,迫於壓力,聲背兩千萬的債務,他選擇走上絕路。

1月30日,55歲的上虞人周建燦爬上當地一家五星級大酒店,縱身一躍,留下了一間瀕臨破產的上市公司,以及98.99億元的債務。大家都說他是被“高利貸逼死”的。

3個月後,同為浙江繫上市公司的盾安集團被爆出450億元的債務危機。媒體報道稱,因為一隻融資規模只有12億元的債券發行失敗,這根稻草壓垮了這家中國500強企業的資金鏈。

……

在這個春夏之際,不管你是服務於輕資產行業,還是重資產行業,是文化類企業,還是製造業企業,凡是在實體經濟的紅海里廝殺的,都有可能一夜醒來,老闆“不見了”。

剛剛過去的四個月,全國有16隻債券爆出違約,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大連機床、丹東港、億陽集團、中城建、神霧環保、富貴鳥、春和集團、中安消等9家公司,涉及金額高逾130億元。比起往年,速度密集到以令人害怕。

連以往的銀行寵兒——國企都未能倖免。

與此同時,A股也被攪得滿目瘡痍。財經專欄作家向小田做過統計,近期因各種不同名目發生逾期的,有*ST華澤、華信國際等等;涉及到股東股份被凍結,有榮華實業、紅陽能源、大連控股、天業股份、恆康醫療、順威股份、天澤信息等等;涉及股東持有的上市股份已經或正在被司法拍賣的,有華東數控、全新好、凱瑞德、珠海中富、盈方微、中科雲網等。

其實這些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炸雷的企業因為沒上市,或者名氣小而不被外界所知。

02

“輸液管”都被拔掉

為什麼短短几個月內,就出現了如此密集的違約潮?

我們來看一張表就知道了——

2018年的第一季度,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額為55765億元人民幣。由於這個數據包含了境內非金融企業、住戶的融資總和,所以我們再減去住戶貸款,可以大致得到企業的融資數據。

2018年第一季度,這個數字是3.8萬億,比起2017年、2016年同期直接銳減了0.96萬億、1.63萬億元。

1.63萬億是什麼概念,它相當於廣州、深圳、武漢、成都、南京等15座副省級城市,去年的公共預算收入一分錢不花,全部拿出來給企業融資,才能使今年第一季度的融資規模維持在前兩年的水平。

在上一輪貨幣大放水的經濟周期里,錢實在是太便宜。不管是海航、萬達、復星這些史前巨獸,還是稍微有點鴻鵠之志的企業,都紛紛出動。

通過層層槓桿,1塊錢的資金能拿下100塊的資產。就算回報率跟不上也沒關係,反正還有非標和通道嘛,大家借新還舊,一切看上去都很美。

在這場遊戲中,上市公司尤為賣力。出於賺快錢的心態,或者增厚利潤表的目的,相當一部分上市公司熱衷於高槓桿併購,講述一個個堪比樂視“生態化反”的美妙故事,一步步做大市值,最終套現割韭菜。

只是平地一聲驚雷,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襲來。防控金融風險成為國家任務的重中之重,隨著資管新規的逐步推進,表外移表內,分業監管變混業監管……整個市場加速出清。

中國的金融亂象是整肅了,信貸泡沫也刺穿了,但很多企業身上的輸液管也被拔掉了:

債市。大量債券發行失敗,且融資成本不斷提高。截至5月8日,今年取消、推遲發行的各類債券累計已經達到304隻,包括了公司債、企業債、中票、短融、超短融等各個類型,涉及金額多達1839億元。

股市。IPO門檻提高,一過會就被斃的越來越多。根據央行的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企業境內股票融資為1283億元,比起2017年的2596億元直接攔腰砍去一半,只相當於2016年的45%。

定增的條件也越來越高。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5月9日,年內定增預案的融資規模上限合計為1291.86億元,較2017年同期縮水532億元,較2016年同期縮水2443億元。

03

違約潮來了?

在去槓桿擠泡沫中,大家的目光都緊盯著樓市。沒想到,房地產業底子厚,妙招也多。

家裡無糧心裡慌,沒關係,手下員工全部取消所有休假,把命拿出來衝刺業績。吃相是難看了點的,但資金可以加速回籠啊。

房住不炒的緊箍咒還在頭上,沒關係,各地市長們發動史無前例的搶人大戰,變相放鬆限購托底樓市。

雄安、海南被關門打狗了,沒關係,中朝邊境了解一下,丹東小城48小時房價暴漲57%。現在舉目四望,說不準就有大批資金盤旋在珠三角的頭上,坐等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一出台,直接俯衝落地。

不管外界如何風雲飄搖,中國的樓市就跟小強命一樣硬。

隨便你降什麼五指山,終有一天是要翻身做主人的:2018年1季度,全國商品房平均銷售價格為8507元/平方米,同比增加523元,上漲6.6%。

一線樓市堅挺,三四線城市房價還在慣性上漲。似乎唯有實體經濟在去桿杠的過程中最受傷!

更可怕的是,茅侃侃和周建燦的悲傷故事只不過是拉開了一個序幕。從今年開始,中國將正式跨入違約潮元年。

有可靠消息稱,今年中國將迎來公司債的償還高峰期。2016年以前公司債年均償還量不到1000億元,2017年償債規模超過3000億元,2018年將超過4300億元。

第一財經報道說,“現在的違約、流動性危機,僅僅是一個開始”、“過往一段時間,一些企業通過非標、發債做大規模,將告一段落。隨著去槓桿的持續推進,一些擴張過快、槓桿使用較多的民營企業,違約事件會繼續發生”。

04

民營企業最受傷

凜冬將至。中國的企業將一個接著一個地努力排雷。

如果國企還能依靠高貴血統優先從銀行拿錢,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則根本無路可走。這裡隨便摘抄一下卡爾•沃爾特的《紅色資本》:

在整個中國的金融體系中,銀行的借款成本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以此降低中國國有經濟成分的資金成本。這是對體制內經濟的一種人為補貼,中國政府藉此大舉進行基建,並且提供了就業崗位,成為中國穩定發展的一個支柱。

翻譯成人話,就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商業銀行的貸款利率被人為壓低,先是給你一個基準利率,再給你一個浮動空間,貸款利率的高低就被限定死了。由於風險與收益是相一致的,民企的貸款一般風險較高,但銀行的自主定價權又比較弱,很多時候就放棄這一塊業務。而國企卻經常有地方政府隱形擔保,有書記市長們的條子,導致大量信貸以低成本優先配置給國有部門。

2015年,雖然中國全面放開存款利率的浮動空間,但是窗口指導還在,基準利率還在。它就像一條“影子”紅線,引導著商業銀行的定價習慣,偏離太多都會被考核為違規,降檔。

所以民企要麼跪舔影子銀行,要麼求助於民間高利貸。

在此前雷厲風行的去產能運動中,一大批鋼鐵、煤炭等行業的殭屍國企債務炸雷,最後銀行債轉股,做了勇敢的接盤俠。

而在這場轟轟烈烈的去槓桿化運動中,一大批民企只能打斷牙齒往肚子里吞,當年借的債,流著淚也要還完。

這就是中國實體經濟的真相。家養的孩子有媽疼,受傷的總是野孩子們。

05

一場關於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

如果你還不了解違約潮的可怕性,你可以回憶一下2008年引爆美國的次貸危機。

當年的導火線就是居民的住房貸款發生了違約潮。如今這是比居民貸款還要龐大的企業債務炸雷,嚴重性可想而知。

企業的債務穿透到底,就是居民的錢。早前通過層層嵌套的理財產品、資管計劃、信託計劃借給企業,如今已經明確要打破剛性兌付了,一旦炸雷,各種來路的養老錢、棺材錢、買房錢就會打水漂。

只要有一個生態圈裡龍頭企業倒閉,就會引起整個鏈條上的人。一旦防控不好,就可能爆發蝴蝶效應,引起系統系風險。

天雷滾滾,一場比中美貿易戰還要刺痛國運的大變局來了。當然,中國也不是沒有對沖機制。

早在部署去桿杠化的同時,中央也連續出台了眾多措施,萬億降費減稅大紅包幾乎年年發,給企業減輕負擔;持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試點,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到關鍵性作用……

又是一場生死時速。相信中國一定能夠看到明天。

不過,我們也應該趁早做好準備,提前過冬。畢竟,每一個人的自救和防範,都會提前消解一部分風險,幫助這個國家渡過難關:

1、主營業務不突出、盈利能力差,又是高槓桿高負債的民營企業,它們的債券盡量不要碰。

2、誰的高周轉口號喊的越響,誰的資金鏈就可能越緊張。對於這類企業的股票,你懂的。

3、受調控政策影響,不少中小房企現金流緊張。投資中小房企開發的房子一定要慎之又慎。避免錢交了,房子蓋到一半,開發商圈錢玩失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智谷趨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