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杜彼得:應以仁為己任 臨大節而不可奪

福壽‧傳承

中午在華策會總監何永康主持下,皇后區福壽老人中心將於5月24日舉行30年籌款餐費,就像老人中心主席羅媽媽說的,主任王能從黑髮服務到了今天的白髮,遠遠的超過了他年紀該有的進度,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老人中心在五度的搬遷之後,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家。福壽老人中心的社區大樓,又何嘗不是象徵著,整個法拉盛地區華人的成長和茁壯,因為一磚一瓦都來自於各行各業華人的一片心意。

至少陪伴著老人家走過這20年,我們體會到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實踐,更了解到任何機構都必須守法,才能使一切的“希望”水到渠成。我們在應邀致辭時特別提到,沒有華策會(CPC)就不會有福壽老人中心,沒有福壽老人中心,就不會有華策會皇后區的社區大樓,兩者之間的關係難能可貴。尤其是近20年,隨著華人移民的增長,使得銀行、醫師、律師、會計師、醫療保險公司、大型連鎖店、開發商不斷的僱用許多的華裔員工,紛紛駐足於法拉盛大展宏圖,看中的就是華人龐大的市場,換句話說;這個價值是屬於華人群體的。

有多少的華人,不屈從、不苟合、剛直不阿、清醒處世的品格,凝聚著每一分財力與愛心,來成就皇后區唯一合法正式的純華裔的老人中心,從文化的角度,它正面的代表了法拉盛華人的基本精神與惜福的態度。事實上,崇敬孝道的華人,能讓家中的長者有一處活動的地方,也解決了為人子女的困惑,不會面臨如何安排父母的尷尬。在“志”與“道”面前,形、利、心皆取代不了父母的“養育之恩”。至善是“孝”既是華人文化的道德最高境界,也是生活在美國,足以令華人鼎天立地的驕傲。

最近和友人論“傳承”,說起現在年輕一代的華人,引出一個值得深思的議題,究竟他們比起長一代人是更好還是更差?得出的結論是英文能力更好,做人處事就冰寒於水而不是青出於藍,每況愈下。我們的看法是,責任在於家長而不是子女,因為華人常自稱中華民族歷史文化悠久,那為什麼在海外,沒有適當有效地把好的文化傳承給下一代?這樣說也許太殘酷,卻是不爭的現實。今天我們鼓勵更多的人重視合法的福壽老人中心,其實是在亡羊補牢,希望經由活動中,給年輕一代的人做一個好的示範。

“團結”更多新舊移民,我們年復一年,月復一月福壽的30年,敘述著華人的故事,無非是想讓更多人明白,這一步一個腳印來的有多麼不容易,希望幸運在行業中有成就的華人了解,如果沒有前面的人投石問路,就不可能有你今天的開花結果。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只考慮一枝獨秀,而是應該懂得點、線、面形成的可貴,彼此求同存異、相互成就、唯有團結才會更美。

在美國,我們已別無選擇的必須讓自己身心全方位融入主流,華裔女子(Cristina Chen-Oster)控告高盛集團性別歧視,她形容自己過去13年挑戰華爾街,只是希望為女兒營造公平的職場環境,使孩子將來無需受委屈。從麻省理工經濟系畢業的她,在1997年加入高盛,本可以妥協,但今年47歲的(Cristina)決定要與高盛在司法上爭口氣,一向獨立可信的美國司法,法庭裁定,原訴人可以透過集體訴訟追究責任。(無法預測未來訴訟的輸贏,但是Cristina的勇敢和堅毅,應該得到華人同胞的掌聲與祝福。)

今年是美國國會的期中選舉,這對川普政府的共和黨與在野的民主黨而言,每州每一個席位都牽一髮而動全身,沒有人敢掉以輕心,它不只悠關美國未來的重大政策,對黨派的福利分配,更是全面覆蓋。做為少數族裔的亞裔,在亞太裔人口多數的選區,幾乎不少人都投身於選戰中,當然能否贏得選舉的概率也各有不同。我們也開始發現這些早己融入主流生活美國化的候選人,開始強調自己外國的背景,用文化來證明優秀的成分。

2018年可能成為公民參政的分水嶺,佔美國人口6%的亞太裔由於傳統上不太投票,以2016年總統大選中的投票率而言,大約只有40%的亞裔出來選舉投票,因此亞裔候選人,必須得到主流的認同,至少在選區中,要有30%以上的非亞裔認同你,方有可能當選。原本主流白人的選票就遠遠的超過亞裔,非裔與西語裔亦是如此,白人的投票率為65%,非裔的投票率也有60%,亞裔的投票率只略高於西語裔,但總人數卻不成比例。

過去有人問,在法拉盛以華人居多,是否代表只要華人出馬競選就一定擁有勝算?這是一個值得認真嚴肅對待的話題。依我們20年的經驗累積,不見得是這樣,首先候選的華人本身,要累積相當長的社區服務經歷,且服務的項目本身必須是奉獻而不是“職業”,且有受惠的人可以出面證明事實。再者候選人在過往的生活上,必須是品行端正,在有關利益方面未曾與人有重大衝突與糾紛,若在地方上家族成員眾多,肯定是加分。最後是對政治的參與、了解是否足以代表社區,爭取到該有的福利,且能做到有效公正的分配。(最後這一項,是近10年我們才發現,任何有意參政的華人,注意自己的品行比什麼都重要。)

所以在“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實踐中,“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顯得格外重要,兩者都是華人文化的可貴之處,尤其是今天的美國,華人族群如何去扶持年青有為的華人,而不論其是否是你家族的成員,是我們提升族裔地位的不二法門,受益的將是一代接一代的美籍華裔。敬老是美德與傳承,扶幼是智慧更是“傳承”。

物極必反

目前在美國的主流政治亂象中,華人幾乎都可以從歷史或成語中去找到合理的代名詞,甚至也可在歷史的陳跡中,找到類似的排列組合。唯一不同的是,歷朝歷代往往在組合中興亡,美國在建國之初,已建立了健康立國的憲法,且人人都能珍惜與遵循,即便兩大黨鬥爭的你死我活,美國的強大並不會改變。媒體的推波助瀾,也許會使人有不安的情緒,不同的政府執政,只會使“強大”二個字的定義“弱化”與否的差別,本質上不會變。

紐約州檢察長7日的宣布辭職,一向維護女權的史樹德下台的理由是對女性變態的施暴,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這和紐約州前州長史匹哲,基本上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特別是史匹哲也是由州檢察長轉戰州長而獲得勝選的。我們只能從人性的角度去理解,檢察長也是人,他們的職責是在執法上一絲不苟,一旦他們穿越了道德底線,人們的公審,也一定絲毫不留情面。

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一陣子受聘加入總統川普的律師團隊,卻因口不擇言的接連爆料,不到幾天的時間已引得總統川普大動肝火。不過白宮幕僚私下指出,目前朱利安尼仍可撥打川普的直線電話,反映川普對朱利安尼耐性仍未消磨殆盡。朱利安尼在反駁外間的批評也直言,自己對司法部的認識勝過任何人,“我不勝任的話誰能勝任”。

5月11日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突然辭去原律師事務所的職務,他在聲明中表示,辭職的原因是為了更好地專註總統的律師工作。5月10日律師事務所曾發表聲明,稱朱利安尼9日已不在該事務所上班,並謂朱利安尼的辭職,對他而言是最好的選擇。前一陣子在不斷的爆料中,該事務所也曾出面對朱利安尼在媒體上的講話加以澄清,(Greenberg Trauring)是美國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之一,其合伙人對朱利安尼的言語頗為不快。

朱利安尼在被問及川普是否在委任柯恩律師上另外有其他付款時,他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但我認為,如果有必要的話,會有的。據我所知,川普與柯恩的協議是一個長期協議,可以處理類似這樣的情況,然後在某個時間點獲得償還。”結果媒體接著問,是不是在總統大選後付的,朱利安尼才支吾以對的說:“我不能證實這件事,我只可以說,那是傳言。”(我們深深體會大嘴巴的朱利安尼不斷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言多必失的又一亘古不變的定律。)

正在被FBI調查,且可能被起訴的律師柯恩,他的處境最為可悲,前一陣子甚至傳出,為了自保他可能會成為檢方的污點證人。柯恩多年來一直是川普的御用律師,在各方面頗得總統的信任,壞就壞在總統大選後,他到處宣稱自己能接觸到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雖然使他一筆筆利潤豐厚的諮詢生意滾滾而來,光是在選後幾個月,柯恩從美國境外的大公司,至少獲得了上千萬美元的合約。

據一位熟悉柯恩與川普關係的人土透露,川普從未和柯恩談到柯恩客戶所關心的那些具體問題。柯恩在過渡時期與川普的親密關係,在川普就任總統後,就逐漸的淡化了,川普的女兒伊萬卡早已把他擋在白宮的門外,柯恩早已失去進出白宮的特權,只是他仍然聲稱自己是川普的“心腹”。(就這一點上,任何國家從古至今都沒有差別,往往過去和帝王親近的人,如果口不擇言,都將意謂著,會遭受到不可預料的處境。)

我們也想藉這個機會提醒華人的姊妹兄弟,不要動不動就把和政治領袖的照片秀給他人看,還要加油添醋的繪聲繪影一些不可考的情節,因為你可能是在給自己找麻煩,而非添加香料。就拿美國政治而言,一些首長和你照相,他們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是誰,因為除了支票,對他們而言你並沒有那麼重要和影響力,選後見到你,只是陌生人甲或乙而已。(為什麼我們常提醒捐錢給政客的華人,一定要先了解政客的主張是否合乎你的意願和理想,不要盲目的捐錢,而只是因為某某人告訴你,那個政客是下屆的什麼首長。見光死!先說是首長的永遠都不會是,華人不可盲目的做冤大頭。)

總統川普5月8日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並重啟因伊核協議而豁免的對伊制裁。川普在白宮發表電視講話說,伊核協議是一項“糟糕”的協議,對伊朗發展核項目的限制“很弱”,卻令伊朗得以免於制裁。川普也聲明,重啟的制裁將針對伊朗能源、石化和金融等關鍵經濟領域。(川普的重大決定公然不理踩歐洲盟友有關堅守該協議的呼籲,同時也是對歐巴馬過去偷偷用巨額美金付給伊朗換取被捊美軍士兵的反彈。)

共和黨在3州舉行聯邦參議院席位的初選,其中引起我們注意的是,在西維吉尼亞州,總統川普成功遊說選民,拋棄曾發表反華言論的媒礦公司前高層(Don Blankenship),使該州檢察總長(Patric K. Morrisey)勝出。(我們很高興川普對反華言論的執著,也樂見他在共和黨內的初選中,表現其一定的影響力。)

外交上要立竿見影

新上任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日結束二度訪問朝鮮,並乘專機帶回3名遭朝鮮關押的美國人(均為韓裔),10日凌晨2時抵達馬里蘭州的安德魯空軍基地,川普與夫人並親自到場迎接與慰問,在發言中川普特別提到感謝習近平的協助和金正恩的釋放人質。(這也是過去20年歷屆政府做不到的指標,我們也為這3名被關不見天日,甚至不曉得美國總統已換的美籍韓裔慶幸。)

川普總統10日宣布,他與朝鮮領袖金正恩的“川金會”將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這也將是美國的現任總統和朝鮮領導人歷史上的首次會面。從政治上,新加坡被認為是“中立國家”是雙方都能接受的,而且新加坡與兩國都有邦交,當地的使領館也能給元首提供後勤安全保障。(美國近10年在外交上已失去太多的威信,從烏克蘭到敘利亞的化武,從伊朗到菲律賓,我們想;大家都樂於要立竿見影的外交實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